第5章 凝元 - 探天记 - 煮文岛 第5章 凝元
(探天记)
  翌日。离石村很远的一座山中,树木丛生,雾气笼罩。

  就在这座山顶上,清晨时不时传出一阵鞭斥****的闷响之声。

  在一处平摊小树林中,擎天四肢被绑在两棵大树之间,牙关紧咬,额头之上,冷汗横流,赤luo的身躯上,一道道血痕,密布其上,让人触目惊心,不了解的人以为这是在施酷刑。

  在擎天身后,石远手里拿着皮鞭,正站在不远处。

  此时,他正满脸肃然的望着那咬牙坚持的擎天,不断甩着皮鞭。

  随着石远手掌的挥动,一道血色的鞭影猛的自石远掌中暴甩而出,然后狠狠的砸在了擎天肩膀之上,顿时留下一道道狰狞的血痕。

  “孩子,坚持住,要成为甲士,你就必须承受脱胎换骨的疼痛。今天是锻体的第一天。也是最难熬的一天,是个男人你就得给我忍住,哼都不要哼……。”

  石远一边暴甩着皮鞭,一边给擎天吼道。

  鞭子抽在擎天的身上,擎天的嘴角一阵剧烈的哆嗦,牙齿缝间吸了一口冷气。

  忍着那种钻心疼痛,小脸几乎有些扭曲,擎天倔强的吼道。“512!”

  望着那直挺挺的咬牙不惧疼痛的擎天,石远那肃然的脸上,露出了一抹欣慰的笑意,微微点头,又甩了几鞭子,喊道:“差不多了,开始煮了。”。

  擎天听后,挣开绳索,一脸黑线。

  林中的空地上,早已摆放好一个大缸,下面柴火熄灭了,但缸内的水还在沸腾,黑乎乎的煮着很多草药以及吓人的蜘蛛、蜈蚣……。

  擎天站在缸前脸都绿了,“靠,这就是石叔的‘秘法’?分明是要我的小命啊!”。擎天有些逃掉的想法。

  好一会儿,鼎中的水不再沸腾,但水汽依然袅袅蒸腾……

  一声惨叫忽然传出,擎天被石远一脚踹了进去。

  “啊,叔,你……痛啊……叔!……我的皮……啊!肉裂开了……,啊……啊……钻心啊……。”

  擎天呲牙咧嘴,惨叫连连,手抓脚蹬,他很想马上结束这苦逼的修炼,但这种想法刚一浮现,他就想起瑶儿,便狠狠的咬着牙,忍住了。

  “没事,第一次就这样,我当初也和你一样……!”石远对擎天龇牙咧嘴的表情丝毫不予“同情”。“孩子,今个这根本不叫‘煮’,只是‘烫’而已,你没见柴火早就熄灭了吗。”

  “我靠!”擎天嗷嗷直叫,直翻白眼。……

  在缸里泡了两个多时辰,擎天被泡的惨兮兮,泪水哗哗流,直到缸里的药液完全变冷,才终于解脱。从缸里被拎出来,擎天跟醉酒般,摇摇晃晃都稳不住身形。

  “感觉如何?”石远笑问道。

  擎天迷糊的忍着疼痛,直翻白眼:“叔,你不是尝过吗,还问我……。”

  “哈哈!臭小子!”。

  “瞌睡了。”擎天歪歪扭扭,轻轻嘟囔了一句,倒在地上顿时陷入熟睡中。

    然而,他还未和周公谋面,一声惊雷在他耳边响起。“臭小子,偷懒啊,给我起来,……”

    “啊啊啊!我起……”擎天赶忙摸摸疲惫的眼睛,暴跳而起。

    如此反复残酷的折磨,一直持续至深夜。

  第二日,醒来后的擎天盯着自己的身体哇哇怪叫个不停。

    他原本娇弱的身上竟然脱落下一块块老皮,脏乎乎,甚是恐怖。

  “去,河里洗洗去,然后把石锁给我拎起来跑十里山路。”石远对于擎天的“怪叫”置若罔闻,突然严厉喊话。

  “为了瑶儿,本公子拼了……”

    一早,擎天被石远逼着不是举石锁、就是扎马步,叫苦连天。而且他刚一停下,石远的大棒就上来,一阵猛捶,擎天忍着疼痛,不得不完成各个训练项目。

  不过,效果真的很明显,一夜之间他发现长了不少力气,体质显著增强。

  炼体的日子虽然苦逼,但过的很快。

  一周后,擎天经历了跳马步练下盘、举石锁练臂力、顶石袋长跑练耐力、挞体煮躯增体质的地狱式修炼,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体能大幅提升,下盘稳如磐石,两臂之力举手之间可将一头壮牛掀翻。

  如此功夫,连石远都自叹不如,认为擎天在炼体方面的天赋绝对前无古人。

  特别最近,日夜的疼痛浸泡,擎天虽然感觉比死还难受,但每一日下来他感觉自己的肉身比往常更加具有活力。

    不知不觉之中,他的骨骼肌肉,悄悄的神一般强化着……

  十日后。

  和往常一样,擎天从早到晚接受“鞭刑”,和以往不同的是,今日擎天明显感觉到犀利的辫梢击打在他****上的疼痛感越来越小。

  一直坚持到太阳落山,擎天抹去额头上的汗水,艰难的裂嘴笑道:“石叔,怎么样?可以泡药液吗?”

  “唔,很不错,今日你接下了三万鞭,比前两天,强了许多倍……”石远肃然之中,有着一抹难以察觉的惊叹。

  这十日的时间,擎天所表现出来的韧性,他非常满意,特别今日,本来他认为二千鞭便已是擎天的极限。

    可这小家伙生生的坚持了三万鞭。这让他不得不惊叹小家伙的忍耐程度。

  听着石远的话,擎天松了一口气,挣开绳索,跳在熊熊大火烧沸的药缸里,凝神静气不断引导药液洗涤他躯体的伤痕。

  两个时辰后,擎天舒畅的深吸了几口热气,直挺挺的躺在滚烫的药缸之中,动也不动,假寐起来。

  软软的靠在木盆的边缘上,此时闭目感觉那水液微微晃荡和那一丝丝淡淡的能量,那丝丝能量顺着他周身血痕,开始洗除着那一道道狰狞无比的伤痕,同时,他感觉他身体在不知不觉之中徐徐的不断得到强化……

  石远看着擎天如此模样,满意的点点头。

  这种草药浸泡身体的秘方,其实是擎天父亲在世的时候专门为擎天炼体研制的。这个秘方浸泡过的身体,比一般草药浸泡过的身体韧性更好,更结实。当年石远修炼甲士的时候,作为实验用了,本来需一年的修炼时间,没想到半年就修成了,而且身体的强度比一般的甲士强很多倍。

  “唉!爹爹为我修炼功法煞费苦心啊。”擎天得知此秘后无不感叹。

  “你爹是药道高手,这个你应该知道的,他知道你仙修无望后,便研制炼体之法,这种‘煮’体炼躯之法就是他独创的,孩子,你爹的确对你很疼爱。”

  擎天听到这里,脸上忽然显出黯然,又陷入深深的沉思和悲伤之中,每次石远在他面前提到他爹娘,他都会非常感伤。

  他爹的确是一名药师,当年在方圆周村的名气大着呢,谁不知道“药天”的大名。

  可是就是这么一名药道高手却在八年前的那场罕见的毒瘟中,因为奋不顾身救全村人的性命,和擎天的娘因不甚中毒双双去世,这才留下孤苦伶仃的擎天。

  ……

  半个月的日子一晃而过。

  这天,擎天从浸泡在药缸中醒来的时候。他懒懒的伸了一个懒腰,直感觉浑身骨头猛地噼里啪啦的响了起来,抬起头颅,感受到浑身上下那股说不出的活力与充实,擎天忍不住的失声:“好爽啊!”

  从药缸中站起身子,擎天有些欣喜的将眼眸缓缓闭上,细心感应着体身体变化的状况。

  片刻之后,他睁开了双眸,轻轻的笑声中,难掩惊喜之色,看着不远处休息的石远:“叔!是不是成了?我感知道丹田内似乎有东西……”

  “啊!,不会吧?……来来,试试……”坐在地上的石叔,先是一愣,随即指了指不远处一颗手臂般粗的小树,脸上满是震惊之色。

  擎天嘿嘿一笑,吸了一口气,突的一纵身,轻如灵猴,凌空跳出木桶,一个鹞子翻身朝那棵小树狠狠劈去。

    在这个过程中,擎天感觉丹田内那“东西”随心被灌入掌中。

  只听见“喀嚓”一声,小树应声而折,齐口断裂。

  擎天望着被自己“斩掉”的小树,呆了,木木站在原地。

  “靠!”石叔惊叫了一声,大喜道:“孩子,恭喜你,成啦。”

  “叔,真的吗?”擎天激动的看着石远,眼泪都快淌下来了。

  石叔拍了拍擎天的肩膀,笑道:“你沉神感觉一下,看是否有一股元气在你丹田里浮着。”

  擎天依言闭着眼睛仔细感觉,果然感知到在自己的丹田里有一丝薄薄的元气浮游着,如云雾一般。

  而且让他惊喜的是,他的意念竟然可以随意指挥这团“云雾”随意流动。

  “孩子,这就是你刚刚修成的元气,现在只是一丝,以后随着你的体质精进强化,这股元气会不断壮大,慢慢凝成一颗元气珠,才得圆满。”

上一篇 返回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