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炼体术 - 探天记 - 煮文岛 第3章 炼体术
(探天记)
  擎天边跑边想着事情的严重性。

  可以肯定的是,瑶儿之所以被老杂毛抓去,是因为他的缘故。老杂毛一定气炸了,才来石村抓人。

  一口气跑回村,推开瑶儿家的大门,瑶儿娘正爬在瑶儿爹石远的肩膀上梨花带雨哭泣着……

  石远大概有三十多岁,浓眉大眼,身躯魁梧。他以前在外面当过佣兵,力气极大,周边村庄能打过他的人不多。

  石婶是一个朴实的农家妇女,虽然一身布衣,但容貌娇美,窈窕动人,听瑶儿说,她娘以前是王城下大户人家的姑娘……。

  擎天出现在他们面前时,石远愣了,满脸惊骇之色。

  “臭小子,你……你怎么跑回来了,不要命了吗,我不是让石秀告诉你跑吗?”

  擎天眼睛红红的,直挺挺跪倒在地:“石叔、石婶,都是我不好,连累了瑶儿,我对不起你们……”

  见擎天这幅架势,石远吓了一跳,赶忙将他扶起。

  “孩子,你这是干什么,老杂毛对瑶儿觊觎已久,要不是瑶儿的舅舅在郡里当差,他有所忌惮,否则他早就下手了。这不,她舅舅刚出了点事,老杂毛听到了风声,就来下手。“

  石远说完这句话,叹了一口气,忽然攥紧拳头,胸口仿佛有一口闷气无法发泄似的,恨声道:“我要不是那次任务伤了经络,早就是兵王了,还用受这种鸟气……。”

  石远曾在王城脚下当过差,是一名名副其实的甲士,因为一次任务受伤,才退役回村的。

  “石叔,你说我们现在有什么办法救回瑶儿?”擎天泪眼朦胧的看着石远。

  石远摇摇头,叹道:“能有什么办法呢,老杂毛虽然留下了话儿,但我怎么可能那样做……,怎么说我和你爹曾是好兄弟,你爹和你娘临终将你托付给叔我,叔更不可能那样做……”

  “怎样?老杂毛要我换瑶儿吗?”

  石远皱着眉头摇摇头,不说话。

  这时,石婶忽然大哭道:“孩子,老杂毛就这么说的……”

  石远听老婆这么说,有些生气,斥道:“芸芝,你胡说什么!”

  石婶娇躯颤抖了一下,不再说话,默默的低泣着。

  石远一双虎目看着擎天,斩金截铁的道:“孩子,石叔丢了一个女儿,不会再让你去送命了,老杂毛那明明是一石二鸟之计。我们千万不能上当。”

  “不行,石叔,我一定要救瑶儿去,我宁愿和她一起死,也不愿看着瑶儿被老杂毛欺负。”擎天握紧拳头。

  擎天此语让石远身躯一颤,虎目忽然露出一丝光芒。

  他知道这个臭小子和他的宝贝女关系密切,万没想到他们的情谊这么深。擎天这孩子他是自小看着长大的,虽然有些调皮,但还是非常聪明的,他非常喜欢。眼下女儿被老杂毛所掳,他何尝不想找老杂毛拼命,但以卵击石,一点用处的没有。

  “孩子,暂且不能冲动,石叔何尝不想救瑶儿。老杂毛不是给了限期吗?我们慢慢想办法。”

  “限期?”

  “叔也不知道老杂毛心中是怎么想的,他撂话说,如果一个月后你还不现身,他就会强迫瑶儿做炉鼎。”石远皱着眉头,也无法理解老杂毛”限期“的用意。

  擎天自然知道炉鼎是什么。女子最珍贵的就是真阴,做了炉鼎,经男修多次采补,很快会香殒玉消。

  想到这些,擎天不禁咬牙切齿,暗骂老杂毛可恨之极。

  “叔,你说,我们就没有办法救瑶儿吗?”

  石远想了想,的确没有什么好办法,老杂毛是修仙者,如果有人法力比他高,自然能逼迫他交出石瑶。但眼下那有如此厉害之人。

  石远这般皱着眉头,忽然眉头一松,两眼冒光的看着擎天,激动道。

  “孩子,我想到一个办法,但是不知道能不能行。”

  “什么办法?”擎天双眸放出光彩。

  石婶此时也止住哭泣,美眸露出一丝喜色,看着自己的丈夫。

  石远捏着下巴,略作思索,似乎打定主意似的,振声道:

  “干掉老杂毛。”

  “干掉老杂毛?”擎天惊叫起来,石叔是不是疯了?老杂毛可是个修仙者啊!

  “孩子,老杂毛的确很强,假如一个月后你比他更强,干掉他不是如抿死一只蚂蚁吗。”石远虎目中露出杀机。

  “啊!……”擎天有些懵了,这怎么可能?想我“二杆子”十多年修仙无望,现在却要抿死一个“仙士”级别的蚂蚁?这是不是有点天方夜谭?

  “炼体士你应该知道吧!”石远见擎天这幅表情,知他不敢相信,这个不切合实际的想法一般人是不会相信的。

  “这个我知道,就是哪些把肉身修炼的很强的人,那些人不需要有灵根……,叔,这个您以前给我讲过。”擎天不解石叔为何说起这……

  擎天聪颖过人,他话刚说完,一双惊目忽然看着石远,若有所感道。

  “叔,你是说……让我修炼炼体术?”

  石远很喜欢擎天这聪颖的孩子,点点头。

  “我就是这个意思,老杂毛现在按照修仙级别是‘仙士’。如果你能在短时间内炼体到‘战士’,和瑶儿舅舅的阶别一样,就有了干掉老杂毛的本钱,到那时,你还怕救不瑶儿吗?”

  擎天听懂了,石远的意思是让他马上修习“炼体术”,而且一个月内修成“战士”,体修的“战士”级别可以和仙修的“仙士”一战,那样他就可以和老杂毛一决雌雄,甚至干掉老杂毛。

  这是主意着实不错。

  但是他一个月能炼体成为“战士”吗?擎天脸上直冒黑线。

  石叔曾经就是一名炼体士,在方圆十里小有名气,十多年前因为经络受损,无法继续修炼炼体术,所以才回乡的。

  而现在老杂毛给他们的时间是一个月,他就算再妖孽,也不可能连冲两级达到“战士”级别。

  ……

  似乎看懂了擎天心中所想,石远拍了拍他稚弱的肩膀。

  “孩子,这是我现在想出的唯一办法,的确有些天方夜谭,但石叔认为有志气事竟成,叔曾不是与你说过古代那个大能的故事吗?

  “叔指…?”

  “古有大能,天纵奇才,十岁炼躯,月余,横劈战者。”

  “叔,这不会是真的吧?我以为这是你编的故事。”

上一篇 返回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