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 占城 - 煮文岛 第35章
(占城)

  薛浪闻言道:“有志气,我现在就需要你这样的人。沈天,明天陪我到各堂口走一趟。”

  沈天应了一声,薛浪走了。

  薛浪走后,姬六嚷道:“哎哟,看来我们沈大公子真的要被提拔了!”

  薛浪看了姬六一眼,道:“是金子总会发光的!是锥子总会捅破布袋的。”

  姬六却打击他道:“是尿布你也总会被垫在屁股底下的。”

  沈天说:“那有什么不好,如果垫在帅妞的屁股底下,我心甘情愿。”

  “贱货!”

  沈天和姬六互骂了半天,沈天把话题一转道:

  “你刚才不是说什么飞狼帮不只十三堂,难道还有十四堂?”

  沈天这话一出,把姬六吓了一跳,把手放在嘴边“嘘”了一下,在窗户外看看后,才低声道:

  “这话可不能乱说,这可是飞狼帮的机密大事啊,说出来要被……”姬六用手比划了下砍头的动作。

  “机密大事?你唬我吧,飞狼帮的机密大事能让你知道吗?你现在可是虎落平阳被犬欺,一小老百姓啊。”

  “嘻嘻!我虽然退下来了,可眼不瞎啊!当年你干爹为什么向薛浪推荐我,我有我的能耐呀。”

  “你有个狗屁能耐,不就是整天爱发牢**,敢想不管干的老乌龟吗。”

  “嘿!你个小兔崽子,老子道上混的时候,你还没出生了。”

  “靠,别臭屁了,赶紧说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沈天似乎对这个很感兴趣,催促道。

  姬六翻了他几眼,凑近沈天,道:“我想这个飞狼帮的机密大事恐怕只有帮里很少的人知道,也就是薛浪的心腹。”

  “三大护卫。”

  “他们三个算狗屁。”

  “那十二堂堂主?”

  “应该是他们中的几个人知道。”

  “谁?”

  “我现在敢确定的只有三个人,韩奎和黄凤,还有你干爹商飞鹏。”

  “怎么还有我干爹,他不是退出来吗?”沈天不解的道。

  “你干爹虽然退出去,但飞狼的大局是他当年设定的。可是说是飞狼帮的军师。而韩奎和黄凤,我是看出来的,因为近十年来,来‘城外城’次数最多的是他们两人。由此可见,他们在谋划着什么。”

  “人家谋划什么,能让你知道吗?”

  “嘻嘻,这个就要我说我的能耐了。”姬六说完得意的摸了把脸,那得瑟的样儿仿佛娶了一位花姑娘。

  “难道你会千里眼,顺风耳,人家谈什么狗屁,你都能听到。”

  “嘻嘻!小子,让你猜对了,千里眼咱不敢吹,顺风耳就是咱的能耐,嘻嘻,臭小子,我老姬这个本事,可是第一次对人说啊,所谓天知地知你知我知。”

  “靠,你扯鸡八蛋吧,鬼信了。”

  “不信?”

  “不信。”

  “好,你前天晚上给你马子打电话,是不是说了一句,‘小亲亲啊,你小弟弟又想你了!’”

  “靠!”沈天一听葬火了,暗道,这老小子是不是在他房子里安装了******,否则他怎么听到的,鬼才行他是用耳朵听到的。

  “嘻嘻!你昨天早上是不是和一个女人通电话说‘我怕了你了,以后不敢见你了,你就饶了我吧!’?”

  “靠!”沈天这下不是葬火了,是愣了,这句话是他昨天早上在被窝和他那个辣椒表妹说的,这老小子怎么听到的。难不成他真的……沈天打死也不相信。

  “臭小子,不要门缝里看人把人看遍了。”

  “嘻嘻!哪能了,您有如此本事,我羡慕还来不及啊!”

  “嘻嘻,小子,知道厉害了吧!”

  “嘻嘻,如果我有您这本事,就好了,专门去听美女的门,看她们一天都讲些什么。有木有半夜三更念叨我沈大帅锅,或者说梦话提及到我。”

  “臭小子,想的美,没正经。”

  “嘻嘻,那您就正经的说说,飞狼帮十四堂到底是怎么回事。”

  见沈天一副不告诉他,他就打破砂锅的样子,姬六凑近沈天压低声音神秘的道:

  “按照我这几年零星听到的消息来看,飞狼帮应该不只是十四堂,而是四十个堂。全国各地重要的城市都有我们的人,只是这些人都是秘密的身份,有的一直搞地下,有的已经打入别的帮派的内部,有的是根本不值得一提的小帮派,偏安于一隅,积蓄力量,等待命令。”

  听姬六这么说,沈天吓了一跳,结结巴巴的道:“这,这,这是要干啥?”

  姬六道:“臭小子,以你的聪明度,这么简单的问题还想不明白?”

  沈天思忖了一下,叹了一口气道:“薛爷是在玩一个大手笔啊。”

  姬六道:“对头!他在下一盘很大的棋。”

  沈天道:“如果这是真的,那飞狼帮的实力根本就不是现在这点,看来薛爷向华天龙求和完全是麻痹他,薛爷应该还有后招,无比牛逼的后招。”

  “对头,我跟了薛爷很多年了,有些了解他,说实在话,红门尽管是大西北的霸主,但是薛爷一点也不刁他们,薛爷眼光看待是整个国内,甚至国际。”

  “你这么说,外国也有我们飞浪的人?”

  “有可能。”

  “嗨!我有点崇拜薛爷了,他在我心中就是神。”沈天忽然做出一副夸张的表情道。

  “难得啊小子,你不是一直挺崇拜你自己吗?”

  “屁话,人不爱己,天诛地灭。你个老小子知道什么。”沈天忽然瞪了一眼姬六道,“我还没和你算账了,你个老小子怎么听到我和别人说的话?你是不是在我房子安装了监听的东东,如实招来。”沈天装出一副凶狠的样子看着姬六。

  姬六朝他头上拍了一打,道:“靠,少给老子瞪眼向牛卵子一样,你也太小瞧我老姬了,安那玩意儿来听……,嘻嘻,太小儿科了。”

  “小儿科?我靠,你个老小子难道真的是用耳朵听到的?你那是什么耳朵?驴耳朵?”

  说实在话,沈天到现在还有点不相信这个事实。他现在如看外星人一样看着老姬,不错,如果这是事实的话,这老小子就是外星人。

  “放屁,你那才是驴耳朵了,我老姬这是特异功能,先天生的。”

  “嘻嘻!姬老哥,我现在有点羡慕你了。如果……”沈天见姬六不像撒谎的样子,又联想了一下自己沈天的一些奇迹,有点相信了。于是他忽然又变的一副嬉笑的模样说笑着。

  姬六指指这个臭小子,立马又会意这小子肚子里的花花心思。

  花蕊洗完澡后,一丝不挂,浑身光滑细腻,扭摆着苗条如水蛇腰一般的身子,一双媚眼,在卧室的镜子前欣赏着自己魅力的身段。

  她在镜子前看了半天,搔首弄姿了一番后,妩媚一笑,就跳上床去了。

  的确,夜深了,是该睡觉了,只是没个人陪,有些寂寞。

  说实在话,她自从成为薛浪的情妇以后,薛浪碰她的次数很少。

  当然这一点她可以理解,毕竟那个老小子都是五十多岁的人了。再怎么强壮,也是一个老小子了,交不出多少公粮。

  嘻嘻,不像沈天,强壮的像一头小牛犊子,折腾起来,一夜不停,让她格外的滋润,回味无穷。

  想到沈天,花蕊歪着嘴,自言自语道:“这个臭小子,这段时间跑哪里去了,也不来看看你奶妈,……”

  花蕊想着想着身体不由热了起来,双腿夹的老紧的,有些喘……

  一阵风忽然从窗户外钻了进来,撩起窗帘,让花蕊感觉到滑溜的肌肤阵阵清凉。

  她起身跳下床,把窗户关好,叹息了一声,转身刚想跳上床去睡觉,忽然一个黑影出现在她的面前。

  她不由吓得张大了嘴,惊慌失色,想叫却叫不出声来。

  原来,她嘴巴被那个黑影人用手堵住了。

  紧接着,这个黑影人在她胸前的大奶子上狠狠的摸了两把,然后把他抱起一下子扔在绵软的□□。

  花蕊正要呼叫,那黑影人扑了过来,旋即用嘴堵住花蕊的嘴,嘻嘻道:“是我!”

  “你………”

  花蕊的声音有些颤抖,有些惊喜。

  她已知来人是谁。

  “臭小子!吓死我了!!!”

  那黑影人一把搂住她光滑细腻的小蛮腰,在他挺翘的屁股上捏了几把道:“奶妈你就不想想,城外城是什么地方,怎么会有刺客了,就算刺客他爹也进不来。”

  说话的正是沈天,小子孤枕难眠,就跑他“奶妈”这里蹭奶吃来了。

  “臭小子,老娘没以为是刺客,老娘以为是色鬼了。”

  “嘻嘻,我就是个色鬼,三更半夜来劫个色。”

  “劫你个大头鬼,这段时间跑哪里去风流快活去了,是不是外面的嫩妈把你迷住了,你就把奶妈给忘了,你个忘恩负义的小坏蛋。”

  “嘻嘻!哪能呢,忘了谁,也不能您呀,你可是我的奶妈呀!您看你这细腿,就像嫩玉米似的,我现在就想啃了。”

  沈天说完,上下其手,不规矩起来。把花蕊弄的仿佛周身上下酥麻麻的。

  “臭小子,还不知道你这个腥猫,前段时间是不是跑红灯区去了,你的威名可扬大了。”花蕊一副酸溜溜的样子抱怨着:“怎么,奶妈的身段还不如那里的野花?”

  “嘻嘻!奶妈十八一朵花,二十八还是一朵花,那些残花败柳怎么能和奶妈您比你,您也知道我去那里不是寻花问柳去了,而是打架架去了。”

  “臭小子狡辩。”花蕊妩媚的用手指在他额头点了点道:“今晚怎么有空闲了,来看你奶妈了。”

  “嘻嘻!半夜起来,有点口渴,于是就过来寻点奶喝。”

  “臭小子!找打……”

  花蕊后面几个字还未说完,沈天已经又重新堵上了她火热的嘴唇,急切的要品尝她的滑腻而柔软的香舌。

上一篇 返回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