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 占城 - 煮文岛 第33章
(占城)

  “小子,你是自己倒下,还是要我把你打爬下?”李子航望着略没有自己高些的小娃娃沈天,吓唬道。

  “嘻嘻,小李子,我看你是麻雀下鹅蛋——讲大话,我看你是皮鞋脱了底——尽牛皮,我看你是鼓上安电扇——吹牛皮!”沈天一连用了三个歇后语笑着对李子航讥诮道。

  “小子,你的嘴还蛮叼的呀,好,一会儿我就让他只能叼狗屎。”

  “嘻嘻!可以啊,不是有现成的吗,你就是啊!哈哈!!!!”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狗嘴里就吐不出你啊!!”

  “废话少说,看招!”李子航不想和沈天继续打口仗,他向前猛的一动,双臂一抖,暗聚全力,骨骼“叭叭”乱响,抱拳掠身过来,速度快的惊人。

  李子航的身手果然比刚才那几个“大盖帽”要高那么几个档次,这个有点出乎沈天的意料,他以为带“大盖帽”的除了会“以多胜少”外,就没有别的招了。

  在沈天的心念转动之间,李子航以闪电般速度直击过来。

  瞬间就到沈天跟前,沈天感觉到一股袭人的气势扑来,没有出手阻挡,只是脚下微移,闪开李子航凌厉的直拳。

  李子航似乎已经猜到沈天会向一旁躲闪,嘴角微微一笑,突以不可思议的速度,一个45度的旋转,又是一个硬拳向沈天的胸膛击去。

  李子航这一拳击的很妙,一看就是打架的老手,经验相当的丰富。

  周围的“大盖帽”们不由的欢呼,拍手,替李子航加油,仿佛这一招的施出,他们似乎看到了李子航的胜利,我靠。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一旁观战的傲雪却冷冰着的一张俏脸,不屑的看着李子航。嗨!女孩的心思你别猜,谁知道她心里是怎么想的,或许他恨不得李子航马上死掉了。

  沈天再次微微把身体一斜巧妙的躲过了李子航的袭击,李子航此时神色自如,毫不在意,突又变拳为爪,一个刁手,急如矢箭向沈天的胸前抓去。

  他深知,只要自己能抓住沈天的领口,一个擒拿手,沈天就会倒地丧失战斗力,这是他的一贯用的绝招,倒在这一招之下的人不在少数,他对自己手段还是很有信心的。

  沈天见“小李子”翻手抓来,不闪不躲,直到李子航单爪至胸前三寸,倏地凹胸缩腹,右拳聚力,一个背转,猛向李子航头部击去,李子航低首闪开,顺势一个扫堂腿,攻打沈天的下盘。

  沈天早料李子航有此一招,心中淡笑,一个起跃,躲开,也顺势一个飞脚扫向李子航的脑袋,李子航倏地的一个滚甩,躲过飞脚。

  沈天此时躲躲闪闪,攻攻打打,并没有用全力,因为他还在思念着一旁观战的警花傲雪,思念这个美丽的人儿,有朝一日躺在自己的怀里,任由他摆布,那该多好啊。

  沐雪似乎看穿了沈天的心思,见其心不在焉,毫无斗志,忽然双肩耸动的大喊道:“沈天,打败他,今晚我就是你的了。”

  闻言,周围的“大盖帽”看客不由兴奋的尖叫起来,一边看着对战的沈天和李子航,一边瞅着沐雪这个美妙的人儿,眼睛嫉妒的能滴出血。

  傲雪看到沐雪为沈天助阵,心里一颤,暗叹了一口气。

  不过,沈天被沐雪这么一喊,顿时回过神来,来了精神,嘿嘿,看今天晚上我怎么收拾你!

  李子航现在不敢轻视楚天了,刚才交手的十数招,他已经感觉这个“小屁孩”不简单,但不管简单不简单,他要一定打到他,因为傲雪,他一定要得到她。

  别墅外闪亮的灯光下,李子航绷紧的肌肉,忽然狂吼一声,一个箭步,双拳如锤,直击沈天的胸膛。

  沈天微微侧闪,不想和李子航过多的纠缠了,因为刚才沐雪一句话,已让他一下变的****焚烧,心里一个劲的痒痒的不行,妈的,我的雪儿……

  在李子航就要击打在沈天的胸膛上之际,沈天忽然双手一抖,如幻影一般用手掌迅速的击打在李子航的手臂关节上。

  李子航莫名的感到双手一瞬间变的绵软无力,失去力量似的,顿时暗自吃惊,忙向后退去。

  沈天哪里能让他退去,速的欺身上前,一拳击向李子航的脑袋。

  李子航自然不敢再让沈天击打在头上,双手用力向前挡去,可是挡出的瞬间他才感觉到自己的双手已经失去了力量。

  李子航一下子急的冷汗涟涟,暗骂见鬼了。

  在这一缓之间,沈天的拳头已经凶猛的袭到,来势异常的快、狠,李子航双手虽然失去了力量,但本能的拼尽全力用双手去挡沈天的直拳。

  谁知道,沈天的拳头击出的一瞬间,忽然停住了,变拳为掌,穿过李子航的双手准确的击打在他的胸上。

  一击得手,沈天随即再击李子航的胸膛,击中瞬间,又一击李子航下腹丹田的位置,这连续的三击行云流水,如丸走坂,李子航竟然丝毫不能抵挡,疼痛不已,只能向后退去。

  沈天微微一笑,就地一晃肩膀,来了个肩碰肩,李子航被沈天的肩膀撞到的一瞬间,感觉一股巨力袭到,整个身体猛的向后跌去。

  周围的看客顿时吃惊起来,沈天年纪轻轻竟然把李子航打的只有招架之力,这怎么可能呢?

  沐雪此时心里也异常兴奋,想到沈天的凶猛,心里深处就止不住痒了起来,双腿夹得紧紧了,幻想着他上次在农舍里凶猛的样子,脸上红扑扑的……

  李子航站稳身形,怒了,妈的,一个小屁孩竟然把他打的只有招架之力,这传出去,以后怎么混。

  他怒吼了一声,步法一变,凌厉的拳风又向沈天扫去。

  沈天又是淡淡一笑,轻蔑的看了一眼李子航,忽然一闪,突的不见了踪影。

  “嘘!”在场的“大盖帽”们都大吃了一惊,尤其是杨乐全更吃了一大惊,暗道这个臭小子是鬼吧,哪里是人?

  冷美人傲雪也是一惊,长大嘴巴不可思议的望着沈天消失的地方,猜想着沈天跑哪里去了。

  沈天自然不是鬼,他是人,只是他的速度够快,所以别人都以为他消失了。

  李子航发现沈天突然在自己面前消失的一瞬,就知道自己已经输了,他也突然明白了刚才一直奇怪的一件事。

  沈天在众人的一片唏嘘声中,忽然出现在李子航的背后,他蓄势发出了一个冲拳。

  当然他没有用全力,杨局的面子他还是要给的,当面伤他的手下不好。

  李子航飞了出去,倒在地上了,嘴角微微溢出一丝血迹,当他从地上爬了起来,没有用怨恨的眼神看着沈天,而是微笑的对沈天说了一句令全场都沸腾的话:

  “小兄弟,圣殿的那些人都是你给撂倒吧!”。

  沈天闻言,嬉笑的道:“你们谁也没看见,我可不承认啊!免的又给我扣一个‘打架斗殴’的帽子,我可不愿意唱《铁窗泪》住那铁房房。”

  沈天此话一出,场面上的人都惊呆了,暗道,太他妈的不可思议了,这小子才多大啊,一个之力“消灭”圣殿二十多号人,太变态了啊!

  【通知:书城《大哥抱紧我》要改成《坏女复仇记》周三或周四恢复更新。亲们,支持一下。】

  当然最惊的要数杨乐全这个大局长,什么叫做“圣殿的那些人都是你给撂倒的吧”!难道这是真的?杨乐全隐隐感觉这就是真的,但他还是看了沈天一眼,把目光转向沐雪。

  “沐雪,这是真的吗?”

  “自然真的。”沐雪骄傲的嘻嘻笑道。

  “好!小伙子不错。”杨乐全从沐雪的嘴里得到确切的答案,走到沈天跟前握住他的手激动的道:“臭小子,杨叔叔我小看你了,不要见怪,谁能想到你一个十八九岁的娃娃有这么厉害。不错。沐雪的眼光就是好啊。哈哈。”

  “嘿嘿,杨叔叔,您的眼光也不错啊!”沈天嘻嘻道。

  “从何说起?”杨乐全疑惑的看着沈天。

  “你看这么漂亮的警花,都让你拉在队伍里了。”沈天忽然把目光投向傲雪,一脸不怀好意的看着。

  “哈哈!臭小子,怎么对我们傲雪同志有想法,那你可就危险喽!”杨乐全狡黠一笑,望了望沐雪道:“你就不怕沐雪拧你的耳朵吗?”

  “嘻嘻!怕怕!”沈天转头对沐雪吐了吐舌头。

  “臭小子!”沐雪笑骂了一句沈天,从后面踹了他一脚。众人哄笑了起来。

  杨乐全又道:“而且,你对我们傲雪有想法,也要问问我们局里的男同胞们同不同意。”

  “不同意!”在场的男“大盖帽”们忽然异口同声的喊道。

  “看看!有难度吧!哈哈!”

  杨乐全开了沈天的玩笑,忽然转头对那傲雪道:“傲雪呀,和我们的‘英雄’少年沈天认识一下吧!”

  傲雪闻言,看了沈天一眼,忽然俏脸一红,狠狠瞪了沈天一眼道:

  “人家才不理他了,他刚才还骂我‘母猫’呢!”

  此话一出,大家又都哄笑开来。

  傲雪的俏脸愈发红的厉害,跺了跺叫,一溜烟跑的没影了。

  沈天痴痴的望了望傲雪的那俏丽的背影,忽然耳朵一痛叫了起来。

  原来沐雪不知道什么时候揪住了他的耳朵,咬牙切齿的道:

  “臭小子,吃着锅里的,你还看着碗里的,我让你花心,待会回去看我怎么收拾你。”

  “饶命!老婆!我再也不敢了!”

  在一片哄笑声中,沈天被沐雪揪着耳朵扯回了别墅。

  回到别墅,沐雪放开了沈天,俏脸火烫,突的扑在沈天怀里,双腿夹住他的腰道:“臭小子,我想疯狂,上次,上次那样的……”

  沐雪的这句娇柔的话语,顿时让年青力壮的沈天感觉到血液流动的速度的加快。

  他紧紧搂住沐雪盈盈一握的细腰放在沙发上,开始抚摸她那让自己神魂颠倒的娇躯。

  沐雪在他的抚摸下,鲜红欲滴的嘴唇轻轻的颤动着、喘息着,任由他疯狂撕开她的衣裳,亲吻着她的耳垂,颈部……。

  沐雪下意识的夹紧了双腿,俏脸之上蒙上了一层羞涩和妩媚。

  强烈的快 感让沐雪忍不住喊出声来,一双圆润的的玉腿紧紧盘在沈天的腰背之间,在沈天热烈的疯狂下,发出嘤嘤卿卿的呻吟声,仿佛一个即将要溺亡的人,拼命想要爬上岸。

  沈天俯首在她耳边嘻嘻的说:“宝贝,我发现女人疯的时候比男人还疯!”

  沐雪掐了他一下,“去你的!到卧室里去。”

  沈天“啊呀”叫了一声抱起他的美人儿,飞快的找到一间大卧室,把她扔在一张很大的床 上,大喊一声,“狼来了!”,疯了一般扑了上去……

  呼市西郊,有个星月湖,湖水蓝蓝,清可见底,清风除除,碧波荡漾,好个美丽景致。

  星月湖畔上有个假山,假山上有个小亭,站着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带着一个墨镜,凭栏眺望,似乎欣赏湖中景色,也似乎欣赏湖畔来来往往的靓女帅妞。

  但见他频频四顾,其实他在等人,一个女人。

上一篇 返回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