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 占城 - 霍小天 第26章 (占城)


  “薛爷,打开天窗说亮话,飞狼帮的确很强,但是要一统大西北十市,必须要踏平飞狼帮。所以薛爷,我也不悻悻作态,只要飞狼帮让出霸市南六县,我华天龙在此发誓,有生之年与飞狼帮绝对井水不犯河水。”

  华天龙说到这里,望着薛浪,一副慷慨激昂的样子。

  薛浪心中一笑,嘴上却道:“华老弟刚不是讲,黑道无诚意。我怎么敢相信你。万一你拿到霸市的南六县,然后出尔反尔再对我下手,我不是要哭黄天嘛!”

  “您有选择吗?飞狼帮虽然很强,但只是十二堂,我红门有多少个堂口,想必薛爷也很清楚吧!”

  “红门在西北十市,有近百个堂口。”薛浪淡淡的道。

  “如果这近百个堂口一同对飞狼帮发起攻击,薛爷您能招架的住吗?”华天龙笑了笑道。

  “华老弟刚刚上任能指挥动所有的堂口嘛?”薛浪不答反问,也笑着望着华天龙。

  “这个不劳薛爷操心,既然我能坐上红门头把交椅,就能统领红门所有的堂口。”

  “好吧!”薛浪忽然叹了一口气道:“华门主雄心万丈,我薛浪愿意以南六县换的霸市和平,不过我有个条件。”

  “薛爷,请说!”

  “我要李云门这个人。”

  “这个为何?”华天龙一脸的不可思议。

  “众所周知,我和李云门的私交甚好,我虽然不知道他是怎么下来的,但是我知道他现在被限制了人身自由。如果华老弟能放他一马,交给我薛浪,我感激不尽。”

  “原来这样啊,……”华天龙思忖了一下,道:“好吧!”

  华天龙说完,又道:“不过,我们这笔交易,我不想拖得时间太长。”

  “呵呵!华门主是怕夜长梦多吧!下个月初九,怎么样?”

  “好。击掌为誓!”

  “啪!”

  当薛浪和华天龙隔着桌子拍着了一掌后。

  宴席上的其他人都震懵了,这他妈在玩吧,两个大西北的道上大佬就这么只言片语就谈判定了,这是在玩吧?

  也许在玩,也许不在玩。

  道上的事情,风云变幻,亦真亦假,好多事情,即使你看的出来,但你也不敢确定就是那样。

  霸市。北郊。天澜别墅。

  此时灯火通明,只见别墅的大门紧闭着,窗户都关着,未见一个人影。

  虽然瞧不见人,但不时在暗处可以见到闪动的刀光。

  的确,屋子四周埋伏着不少黑衣人。

  沈天如狸猫一般展动身影,或滚或跃,轻巧地躲过所有藏在暗处的黑衣人,掠上阳台,躲了起来,

  他从怀里掏出赵机给他的“蟑螂监视器”,“蟑螂”在地上快速的爬了几下子,找了个门缝就钻了进去。

  从手中的显示器上,沈天很清楚的看到别墅的大厅里有一排沙发,沙发上坐着三个人,沙发的背后站着四个黑衣彪壮大汉。

  沙发上的一个人居然是呼北风。

  另一个沈天不认识,四十多岁,中年人,面色白净,相貌堂堂,眼神很犀利。

  剩下的一个,竟然是沈天的马子,罗沐雪。

  其实沐雪在这里一点也不奇怪,这天澜别墅和雪沐家园一样,都是他父亲罗万富留给她的遗产。

  但罗沐雪坐在这里似乎一点也没有主人的样子,她迷人的眼晴,一会儿看看门口,一会儿扫向背后,神色略有点紧张。

  【通知:书城《大哥抱紧我》改为《坏女复仇记》!亲们周知!】

  不错,如果你的别墅里外突然闯进来数十个黑衣人,围着你,你会紧张嘛?

  这时,罗沐雪的目光停在呼北风的面上,一脸的愠怒。

  “表哥,给我解释吧,否则别怪我以后不再认你这个表哥。”。

  听罗沐雪如此说,坐在沙发上呼北风朝罗沐雪笑了笑道:

  “沐雪呀,表哥我也是为你好啊,黄堂主可是顶天立地的好汉,怎么还配不上你。”

  “闭嘴。我个人的事情什么时候轮到你操心啦!”罗沐雪气的俏脸通红,盯着呼北风一脸想要杀了他的样子。

  “呵呵!沐雪啊,黄堂主,再怎么说也是圣殿的人,圣殿你应该很清楚,那可是国内道上四大帮派呀,你表哥我虽然是红门的一个堂主,但和黄堂主这个堂主比较起来,那简直就是天上到地下。”呼北风说到这里叹了一口气,又道:

  “沐雪啊,或许你觉得黄帮主年纪大点,但他是个对感情非常专注的人,只要你跟了他你一定会幸福了。再说了,有黄帮主为你报仇,薛浪算个鸟啊,干掉他等于抿死一只蚂蚁。”

  提到报仇,罗沐雪的心跳了一下,但随即,她快语道:“报仇的事,我自己会弄,不劳别人插手。”

  “哎!沐雪啊,你不要怨表哥多事,原来表哥是想帮你报仇的,但现在风向转了,薛浪那个狗日的竟然拿霸市六县和华爷议和,现在表哥我想帮你也帮不了,所以表哥才把你介绍给黄堂主。”

  “嘿嘿,表哥呀,您好有心啊,简直对我太好了!”罗沐雪冷笑了一下,对呼北风翻了一个白眼道。

  “哎!沐雪啊,你不要讽刺哥,哥都是为你好,黄堂主本事大着了,神通广着了,实话告诉你,哥这个堂主就是他一句话搞定的,包括华爷的位位,黄堂主也出了不少力才把李云门那个老杂种搞下来的。所以你跟了他,你的仇绝对能报。表哥给你打一百二十个包票。”

  “闭嘴!”她心中血液开始沸腾了,她开始讨厌起来这个表哥了,恨不得现在就给他一个耳朵,以解她心中之闷。

  但呼北风却深深吸了一口气,看着罗沐雪好像什么事也没有,过了半响只听他沉声道:

  “表妹,你不答应,你以为表哥我不知道你的心思,你是不是指望着那小子替你报仇啊,嘿嘿,他就一个瘪三,你指望不来的。”

  “靠!”躲在外面的沈天在隐形耳机中听到呼北风说他坏话,不禁暗骂道:“呼北风,我呼你爸,你爸才是瘪三了,生下你这个背后说人坏话的小瘪三,看老爷一会儿不把你揍的满地找鸭。”

  提到沈天,沐雪的心又跳了一下,暗嗔道:“臭小子,死哪里去了,有你在身边就好了,不用让人家搞的紧张兮兮了。”

  罗沐雪心中暗想着,不知道怎的,一想到沈天,她就来了勇气,小嘴一嚼,即道:“你才瘪三,我就指望着他,怎么了,他长的帅,人又机灵,功夫又好,我就喜欢他,怎么了。”

  “嘻嘻!”呼北风忽然放声说:“你喜欢他有用吗,我已经通知他了,按道理来说,他已经早来了,可是他敢吗?嘻嘻,他就是一个胆小鬼,他就一瘪三。你上他当了,你被他耍了,他就一软蛋。”

  闻言,沈天又在暗处把呼北风的祖宗十八大问候了个遍,他发誓,不好好治治这个孙子,让丑妞亲吻他一万遍,墙奸他一百遍。

  “靠!”沐雪听呼北风骂沈天,越听越不顺耳,美眸一瞪道:“我看你才是一个软蛋,上次被沈天三拳两脚就放倒了,和乌龟王八蛋似的。你还有脸说他。”

  “嘿嘿!我承认我打不过他,但是有人能撂倒他。”呼北风瞥了一眼,一直一言不发的一旁坐的“黄堂主”,道:“只要他敢来,绝对让你看看谁爬在地上哭爹喊娘,嘿嘿,可惜他就是草包一个,不敢来。”

  沐雪冷笑了一下,忽然把眼睛望向窗外说:“不敢来?嘿嘿,世界上还没有他不敢去的地方,……嘿嘿,实话告诉你们吧,其实他已经来了,只是你们没有发现而已!”

  “什么?”呼北风明显的慌了一下,扭头朝窗外看去:“哪里!哪里?”

  沈天看到这里,不禁暗笑道:“哇靠,我的女人就是厉害,还会故布疑兵啊,看来和我一样够机灵。”

  “莫慌!呼兄弟!”一直没有开口说话的那个“黄堂主”忽然开口道:“只要他敢来,我就一定会把他当耗子一样逮住灭了。”

  “吹牛逼,放大炮!”沐雪冷哼了一声,不齿道。

  “罗小姐,你还是乖乖的和我走吧,那小子,他来了也是一个死人。只要你和我走,我答应你,替你报仇。”那“黄堂主”又道,眼神在沐雪的身上扫来扫去,满脸的欲望。

  沐雪闻言,不屑一顾道:“要走,我只和沈天走,光明正大的挽着他的手走出我自己的别墅,所以你就不要再废话了,我生是他的人,死是他的鬼。——反倒我奉劝阁下乖乖滚出我的房子,否则一会儿你们走的慢了,恐怕都要变成死人了。”

  “哈哈,好大的口气!”

  沐雪冷笑说:“如果我口气大的话就好了,一口就把你们全吹到女生厕所被尿淹死,被蛆啃掉!”

  “好!”马子如此说,沈天在外面听了,几乎要喝采,暗喜道:“嘿嘿,不愧我是沈天的马子,说话也一个调调!带劲儿。”

  “哼!罗小姐,不瞒你说,我在外面安排了二十多个兄弟,只要那小子敢来,很快就被剁成肉末,骨头也不剩。”

  “那就骑着毛驴看唱本,走着瞧吧!”罗沐雪似乎对沈天很有信心,她知道他一定不会不管她。

  罗沐雪话语刚落,别墅外忽然传出一声大叫。屋子里的所有人都紧绷了一下神经。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