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 占城 - 煮文岛 第25章
(占城)

  他们心中都很明白,他们彼此开战,面对的不仅仅是彼此,而是整个大西北的黑道,甚至全国。

  华天龙的承认薛浪既没惊讶,也没恼火,他望着四十多岁就坐上红门头把交椅的华天龙,心平气和,又堪堪的质问道:

  “华老弟,我们飞狼帮一向与红门是井水不犯河水,而且与你们上一任门主李云门有约在先,彼此互不侵犯,如今不知道红门怎么出尔反尔,这又是何道理。”

  听薛浪这番“温柔的抗 议”,华天龙端起一杯酒一饮而尽后,把玩着酒杯,望着薛浪缓缓道:

  “薛爷,刚才龙爷的一句话说的好,所谓‘我们在座的各位心中十分明白我们是干什么的’,的确,我们在座的每个人摸摸为我们跳动的心脏,扪心自问一下我们自己,我们是什么人?”

  华天龙顿了顿,扫视了宴席上所有人,见没人说话,于是把酒杯轻轻的放在桌上,朗声道:“我们就是******!黑帮!黑道!”

  说完,他又把目光投向薛浪:“薛爷,您比我在黑道混在资历老,我想问问您,什么******,什么是黑帮,什么是黑道!”

  华天龙如此问,薛浪心中顿时翻腾起来了,因为寥寥数语他突然发现他小瞧了这个新任红门门主华天龙了,这人城府很深,极不简单!

  “华老弟这个问题问的好啊!”薛浪心里翻腾,面色上却对华天龙微笑了一下,然后也扫视了一下宴席上的所有人,不紧不慢的道:“我薛浪在道上几十年了,说实在话我对‘黑道’这个称谓的理解,还处于迷惑状态,还未吃不清他的含义。我平常只是对手下的兄弟说,我们走的是一条不见阳光的道,这条道是一条不归路,一路上有疯狂,有快乐,当然也有痛苦,但是,如果你要想回去,只能去见马 克 思了。不知道华老弟满不满意我薛某的回答。”

  华天龙点点头,道:“不错,薛爷解释的很对,我们走的是一条不见阳光的道,是一条不归路,为什么是不见阳光呢?也又为什么是不归路呢?因为我们是一群不守规矩的人,我们暴力,我们敲诈,我们****、我们欺行霸市、我们聚众斗殴、我们寻衅滋事、我们故意伤害等等,为了我们自己的利益而不择手段损害别人的利益。”

  “而且!”华天龙顿了顿道:“这也是一条不归路,因为你回去了,他回去了,坏事就没人干了,钱也就没的赚了!所以你回去,我就干掉你,迫使你永远回不去。”

  华天龙这话说完,一边兄弟会的伍三刀似乎没大听明白华天龙的真正含义,而是听着听着越听越觉得不舒服,越听越感觉背后冷飕飕的,所以有些不满的道:

  “华哥,你揭我们的老根子,这是什么意思,你想说什么?”

  “对,这是什么意思,我们自己做的事我自己心中明白就得了,干嘛摆在台面上说呢!”有人附和道。

  【通知:书城《大哥抱紧我》改为《坏女复仇记》!亲们周知!】

  闻言,华天龙没有理他们,只是微笑的对薛浪道:“薛爷,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谈仁义谈道义谈诚意都是骗人的假话,不择手段谈利益才是真的黑道,你说对吧!”

  薛浪闻言,叹了一口气,没说对,也没说不对。

  但是他的心里还是点点了头的。华天龙说的不错,在道上,谈仁义谈道义谈诚意,都是对着棺材撒谎,骗鬼了。

  他和李云门之间的约定根本是两人两帮之间的利益关系,井水之所以不犯河水,第一是李云门没那个胆略,第二是薛浪太强。

  薛浪没说话,其实等于默认了。

  但一旁坐的四海帮的郭万城却冷笑了一下道:

  “华老弟,按照你这么个说法,我们道上的人就是无情无义之辈了?”

  华天龙道:“郭爷,这可没有这么说。”

  “那你刚才说的是什么?”

  华天龙一笑道:“我说的是仁义,道义,诚意。”

  郭万城冷哼了声道:“文字游戏而已!”便不再说话了。

  华天龙呵呵一笑,不置可否,心中却暗道:姓郭的,现在让你先得瑟几天,老子我不仅要对霸市下手,而且对呼市也要一口吞的渣都不剩,到时候有你好看的,哈哈,你不是有个女儿很漂亮吗,都是老子的胯下龙驹。

  “薛爷!现在你知道我为什么要在霸市插一脚了吧!”

  华天龙不动神色的有对薛浪道。

  “唉!”薛浪叹了一口气道,“说实在话,我讨厌你争我斗的,大家和和气气的喝酒吃菜不是挺好的,像现在。”

  “这不像薛爷你的风格!十年前的薛爷可不是这样啊,道上的人都说您是“西北一狮”“血狼”啊!”

  “呵呵,现在老了喔,不想争强好胜啦!”薛浪摇摇头又叹了一口气道:“华老弟,要不我们商量一下,如何!”

  “商量?如何商量?”华天龙心中一惊,薛浪如此低姿态的确与往常不一样。

  “华老弟,霸市我呆了几十年了,习惯了,这辈子准备就在那里养老了。所以以后不想再与别人起什么纷争了,如果华老弟可以商量的话,我愿意……”薛浪说到这里,皱着眉头一副黯然的样子,道:“我愿意让出一个县,与华老弟谈和。”

  “啊!”薛浪此语一出,如炸弹一般当场把宴席上的人弄懵了。这是薛浪嘛?不会是个冒牌的吧。让出一个县?那等于霸市的一条大腿啊!霸市的一条大腿是什么概念,一个大家心中和明镜似的。

  尤其是龙震南和郭万城,两眼和灯泡似的看着薛浪,以为他鬼上身了,开始说胡话了。

  “薛爷!”紧挨着薛浪坐着的龙震南在桌子低下戳了戳薛浪的大腿低声道:“薛爷,您没喝高吧!”

  薛浪微笑的看了一眼龙震南道:“道上的人谁不知道我薛浪的量气,喝酒都是拿公斤论。”

  “那您这是……唱的是哪一出啊!”

  “没什么!古人说的好,江山代有人才出,各领风**数百年,华兄弟雄才大略,想一统大西北,独尊红门之号令,这是好事啊。所以我认为我们应该大力支持华兄弟。实现我们多年的夙愿。”

  薛浪说完,在宴席上扫视了一圈,见各人脸上都现出复杂的神情,心中暗乐。

  的确,他是在给华天龙下绊子。

  果然,大家伙听了薛浪的话,都觉得很不爽,什么狗屁一统大西北,哪个他大(爸)想被统一后,俯首称臣甘做狗。妈的!红门他马的想统一我我就和你鱼死网破。……

  “华老弟,我向你议和,如何?”薛浪一笑后,盯着华天龙微笑着,又说。

  “哈哈!”华天龙一声大笑,心中暗道:好一个老狐狸,拱手送我一县?斩你一只胳膊?鬼才会相信你舍得,你个老小子,无非是和我唱苦肉计,也罢,霸市我是要定了,不管你说什么,哪怕说的天花乱坠。

  华天龙心中这样想着,嘴上却道:“薛爷,您真是抬举我了,我觉得我有必要向您解释一下,我为什么要插脚霸市。”

  “这个,华老弟不是刚才说清楚了?不是那个‘道上无仁义无道义无诚意’干掉谁也不需要道理嘛?”薛浪突显的一脸严肃,话里却带着冷讽。

  “对!我看华老弟就不要解释了,刚才华老弟已经说清楚了,我们是干什么的?我是黑道呀?黑道是什么,就是我行我素,不择手段,谈什么仁义、道义、诚意都是扯蛋。”

  郭万城似乎对今晚华天龙说辞极其反感,附和着薛浪也反讽道。

  在座的其他人,也觉得华天龙有点自大了,都比较赞成郭万城的话。

  华天龙见众人都向着薛浪说话,心中一冷,有点不爽,突一声大笑道:“无所谓!无所谓,自古成王败寇,弱者永远是砧板上的鱼肉!”

  华天龙说完,忽然一拍桌子站了起来,大声又道:“我华天龙在此就把话撂下,霸市我必得,大西北的黑道从此要一统唯我红门号令,违者格杀勿论。”

  “靠!华天龙,你太狂妄了。”早已经安奈不住的郭万城,见华天龙大放厥词,也一拍桌子怒道,“你要敢对呼市下手,就从我四海帮的兄弟们的尸体上踏过吧。”

  “好!我答应你!”华天龙冷笑了一声,轻蔑的道:“说实在,你们四海帮还不够我们红门塞牙缝了”。

  “你!你!你不要忘了,你在谁的地盘上!”对于华天龙的轻蔑,郭万城有点怒不可遏了。

  “哼哼!今天是你的地盘,也许 明天就是我的地盘。”

  华天龙和郭万城你一句,我一句斗嘴,双方互不相让,就差打起来了。

  可是在座的诸位,都冷漠的看着他二人。

  就连一向老好人的龙镇南都漠然的看着“好戏!”,他心中明白和自己一个屋檐下的郭万城得罪不得,华天龙更是不能得罪。既然两不得罪,就只好闭嘴暗靠你妹。

  薛浪此时也在冷眼相看,没有劝任何一方,他在思考,研摸华天龙为什么刚开始挺大气的,猛然间突然变的失态了……

  薛浪最近看一本书,叫做性格决定命运,他现在想从华天龙的一言一行中了解此人的性格,从中找到他的弱点。

  吵了半天,华天龙拱了拱手,忽然来了一句,“郭老爷子,是我太冲动,您莫怪!”,于是让郭万城下了台,彼此才结束了嘴斗。

  这时薛浪端着酒站了起来,一副诚恳的样子对华天龙道:

  “华老弟,我薛浪再次和你议和,给个面子,我飞狼帮不想与红门为敌。”

  薛浪再次如此“谦卑”“低调”的举动,让华天龙一愣,心中暗道,这个老狐狸在搞什么鬼,看其样子仿佛真的向我议和,难道飞狼帮内部出问题了?莫非史魂这个棋子起作用了!他略一思忖,暗自阴笑了下,道:

  “如果薛爷真的不要和红门开战,可以啊,我华天龙也不是什么认死理的人。不过条件嘛!……”华天龙望着薛浪一副玩味的模样。

  “华老弟请说,只要红门和飞狼帮不开战,条件好说。”薛浪一副诚恳的样子,望着华天龙。

  “如果薛爷真有心,……唔!不如这样,”华天龙眼神闪烁,略一停顿道:“把霸市南六县,划归于我红门,你看……。”

  华天龙说完,看着薛浪,希望从他眼神中看到熊熊的怒火,说实在话,整个大西北,红门的最大的钉子就是飞狼帮,如果把飞狼利索的拔掉,其他道上的帮派都不足为虑,闭上眼睛都能给灭了。

  所以他上任后,发誓从精神上和武力上要征服飞狼帮,而要征服飞狼帮,就要彻底征服薛浪,因为薛浪才是飞狼帮的灵魂所在。

  所以他希望薛浪动怒,因为冲动是魔鬼。华天龙深深的知道作为一个帮首,城府是很重要的,冲动只会给自己带来灾难。当然了他刚才的和郭万城的“斗嘴”,只不过是他的即兴表演而已。

  因为他知道薛浪这人善于察言观色,然后研究别人的性格,这一点毫无疑问是史魂告诉他的。

  所以他也要真实的研究一下薛浪,揣摩一下这个“老狐狸”的性格。

  他希望薛浪“怒”,狠狠的骂他一顿,最好和他打起来。

  可是。

  薛浪接下来的话语,不仅令华天龙无比的惊讶和大跌眼镜,而且让在座的诸位差点暴跳如雷。

  “华老弟,狮子大开口啊!”薛浪冷眼望着华天龙。

  “呵呵!不狮子大开口,我能安心入住霸市嘛?”华天龙笑了笑,扫视了桌面上的人,道:“国内道上有几句评价飞狼帮的话,想必各位大佬相当的熟悉,‘飞狼动一动,阎王听见抖三抖。’‘飞狼十二堂,堂堂都是嗜血堂’,飞狼帮十二堂的实力各位心中应该清楚。所以得不到霸市一半的地盘,迟早会被飞狼帮挤走的。与其那样,还不如直接单刀直入。”华天龙说完单掌一劈道。

  “嘿嘿!单刀直入,华老弟好大的口气!”

上一篇 返回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