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 占城 - 煮文岛 第24章
(占城)
  沈天又在袁小镜的翘臀上狠捏了几把后,抱着大美人儿,游在船跟前,只见他伸出一只手抓住船舷,猛吸一口气,口中一个“起”字喊出,便抱着大美人凌空跃起悠悠的跳在船上。嘻嘻,当然他是光溜溜的。

  抱着自己的娇躯也能从水中跃起,袁小镜对沈天算是完全折服了,她也是老江湖了,她还从来没有见过有人如此厉害的。

  所以袁小镜对沈天很是期待,看着他越看越心疼,越看越热狂,蓦然间心中另一个计划在心中萌萌而生了……

  袁小镜挡着沈天的面把她湿透的衣服脱掉,然后给沈天抛了几个媚眼,悠悠的走进船篷换衣服去了。

  沈天光溜溜的坐在船舷上,望着满天的星星,不知道为什么想起了一个女孩。

  那个姑娘就是袁小镜嘴中所说的那个沈天在海上救过的一个女孩。

  她很漂亮,但很冷酷,她是一个杀手,曾经把沈天追的满世界跑,沈天跑的原因是她是女人,沈天的手下一向不杀女人的。

  他认为女人是世间很温柔的灵物,特别是漂亮的女人,没有什么比她们更让人动心的。

  沈天显然对那个女孩动心了。

  所以他满世界的跑,最后不得已躲在海上,但还是被她发现了,追来。

  一场阴谋中,她受了重伤掉在海里,差点喂了鲨鱼,是沈天最后拼命救了她……

  “臭小子,想什么着了!”

  袁小镜走出船篷,见沈天一脸沉思的样子,诧异了下,在她的映像中,这个臭小子满肚子坏水,一向是嬉皮笑脸的,到处捉弄人,很少有正经的样子。

  现在仿佛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似的。

  真是邪门了!

  “嘻嘻!”见他大姐出来了,沈天恍惚的幻境戛然而止,突的显出一张嬉笑的脸来,色迷迷的盯着袁小镜,道:“还能想什么,我想我亲亲的袁姐会换一套什么样的漂亮衣服出来吸引他的弟弟。。”

  袁小镜白了他一眼,知道他说的不是实话。

  她径直走过来,俏脸微扬,媚眼如丝,摆了个优美的姿势展览在沈天的面前,柔声道:

  “怎么样?和你想象的一样美吗?”

  沈天望着她如此衣着,呆了,顿时爬在了“地上”。

  原因是,这个大美人不仅是个无可挑剔性感迷人的大美人,而且是个创意家。

  因为她用两个不大不小的叶片紧紧盖着两座高傲耸立的双峰,用一个巨大叶片作裙紧紧裹住腰间,既遮了春光明媚的三个美妙之处,又遮住柔美滑腻的翘臀。

  浑身上下不着一片布料,只用三片树叶就把她装扮的美如天人,简直是前未知有古人,后可能有模仿者。

  “绝了!绝了!绝了!”

  沈天连续用了三个“绝了”,和五体投地的形态,来表达他此时的心境。

  “臭小子,尽会哄人家开心!”袁小镜妖艳红晕的小嘴微噘,道,“起来,赏你一个。”

  “嗳!”沈天立马光溜溜的爬将起来,心中一乐,赏?是甜蜜的吻,还是其他更刺激的动作?

  然而当袁小镜瞄了瞄他腹下的棒子后,红着脸把一片硕大的叶子放在他手中后,道:“把这个遮上,你不嫌害臊,我还害羞了!”沈天闻言,愣了一下,顿时失望了,只见他吊丧着一张脸道:

  “我的姐姐呀,船上就我们两人,我需要吗?”

  “怎么?第二个奖赏你不想要了嘛?”袁小镜瞪了他一眼道。

  “啊!还有奖赏,是什么?”沈天的好奇虫子又被勾了起来,心道这下不会又是一片烂叶子了吧。

  袁小镜呶呶嘴,盯着他的手中的叶子看了下。

  沈天立马会意,赶忙把这片讨厌的大叶子裹在腰间,遮住了他那羞人的东西。

  “嘻嘻!这样才像个人吗!”袁小镜靠近沈天拍了拍沈天胸前凸起的结实的肌肉道。

  “我的好姐姐,赶快进行第二奖赏啊!我都等的花儿都谢了啊!”

  “啊!你还要啊?”袁小镜张大嘴巴,白了沈天一眼道:“真是人心不足蛇吞象。”

  “您不是说还有第二个奖赏吗?”

  “不是给奖赏给你了嘛?”

  “哪有啊!”

  “刚才拍了拍你的胸,不是啊!”

  “啊,那就是奖励?”

  “是啊!有美女拍你,是你的造化,你的福气,你应该兴奋才对啊。”

  “天呀!我要疯了啊!”沈天忽然双手掩面跪倒在地,装作痛苦的道。

  “哈哈!臭小子,我就是要看你痛苦的表情,哈哈,我好开心啊!折磨死你!憋死你!嘻嘻!”

  袁小镜忽然指着沈天如此颓势,前俯后仰,放声哈哈大笑起来,。

  沈天从掩面的指间看着他姐那花枝乱颤,娇滴滴的撩拨他心脏的美躯,再也控制不住了,大吼一声道:

  “美人儿!看我怎么折磨死你,欣赏你痛不欲生的表情!”

  话毕,他龇牙咧嘴的一把抱起袁小镜柔美的娇躯,不顾她惊恐的喊叫,疯了似的冲进船篷……

  呼市和霸市都是大西北比较重要的都市。

  只是不同是,呼市是交通枢纽,天南海北鱼龙混杂,是龙虎帮、四海帮、兄弟会、斧头帮等黑帮的地盘。

  而霸市矿多富庶,市民安居乐业,被国际组织授予国内十佳宜居城市,最重要的是飞狼帮的地盘,而且是一家独占。

  薛爷在道上混了大半辈子了,仇敌遍天下,朋友也遍天下。

  龙虎帮的龙镇南,四海帮的郭万城,兄弟会的伍三刀,斧头帮的曹天宝都是他的朋友。

  只是龙镇南和郭万城年纪比较长,是薛浪的老朋友,伍三刀和曹天宝年纪比较轻,是新朋友。

  听说薛浪要来,这四位道上的大佬在呼市最好的五星级酒店,天豪大酒店包了一桌饭,招待薛浪。

  薛浪其实前一天就到了,见了一些人,做了一些事,才打电话给这几位朋友的。

  当然龙镇南,郭万城,伍三刀,曹天宝都知道薛浪来的真正目的是和红门的新门主华天龙见面谈判,他们只是东道主,调停而已。

  至于谈判的目的,这个不用说,大家都清楚。

  因为红门要插脚霸市的消息早已经在道上广为传开了。

  大家明白飞狼帮虽然没有红门大,但其势力一点不比大西北的整个霸主红门差,只是薛爷这个人不太与人争锋,只要人不犯他,他绝不犯人。所以薛浪在国内道上的威信极高,可以用德高望重来形容。

  他和华天龙谈判也许真的不想开战,撕破脸皮。

  或许是凑巧,当龙镇南,郭万城,伍三刀,曹天宝在天豪大酒店外迎接薛浪时,华天龙也带着十多个手下从车上下来了。

  华天龙其人高大威猛,仪表堂堂,猛一看就给人枭雄的感觉,甚是震人。

  薛浪和华天龙不熟,但以前见过几次面,那时华天龙只是红门的一个堂主,眨眼便老母鸡变鸭了,昔非今比。

  “薛爷!”华天龙首先看到了薛浪,对于薛浪他还是很尊敬的,薛浪在道上数十年的威名不是盖得,尽管他要对薛浪宣战,但丝毫不影响他对薛浪的尊敬。

  所以华天龙大步上前笑容满面的伸出手。

  “华老弟!”薛浪爽朗的一笑,和华天龙握在了一起。

  “薛爷还是风采依旧,宝刀不老啊!!”华天龙恭维道。

  “哈哈!华老弟才真是人中龙凤,如日中天啊!!!!!!”

  “哪里,哪里,您是道上的前辈,以后可要多多指教。”

  “嗨!老喽!”薛浪摆摆手道,“玩不动了!再过几年就准备隐退了。”

  华天龙哈哈一笑,把手一摊,向龙镇南,郭万城,伍三刀,曹天宝道:“薛爷说他要隐退,那我们羞的可就要下岗了呀!”

  龙镇南,郭万城,伍三刀,曹天宝听华天龙如此说,也都附和的道:“是啊!是啊!薛爷要隐退,我们就都下岗。”

  薛浪和华天龙与呼市的几位大佬握了握后,大家说笑着一同走进酒店。

  坐定后,呼市的四位大佬分别介绍了他们陪席的副帮主,薛浪和华天龙基本认识这几个人,寒暄了几句。

  大家相互敬了一轮酒后,酒精上头,话题渐渐入了正题。

  首先是龙镇南挑了个头,端着酒杯对华天龙道:“华老弟,我龙镇南是个直人,一向是有话说话,有屁放屁。我想说的第一句是,我们在座的各位心中十分明白我们是干什么的,也明白今晚的主题是什么?所以今晚这个宴会我提议只讨论,辩论,绝不动粗,你觉得怎么样?”

  华天龙端起酒杯,向龙镇南微微一笑道:“龙爷快人快语,我华天龙极其赞成这个提议。”

  龙镇南又征求薛浪和其他人的意见,大家都一致同意这个提议,于是集体干了一杯。

  其实大家都明白,龙镇南这话虽是个提议,但却传达了一个意思,就是在他龙镇南的地盘上,谁也不要“折腾”,如果谁要来“折腾”就是不给他龙镇南的面子。

  这话虽说是句直话,却说的相当有水平。

  当然了,大家也都觉得这个提议很好,最主要的是今晚在座的都是大西北道上的“帮首”,每个人能混在今天这一步,都有几把刷子,如果要动粗,那就太不明智了。

  大家都干了后,龙镇南的第二个句话又来了。

  “还是直话,现在道上已经广为流传红门要在霸市插脚,我想在座的各位都想知道这是真是假,所以请华老弟答疑解惑。”

  “不错!”龙镇南话毕,薛浪接过龙镇南的话,望着华天龙朗声道:“这也是薛某此行的目的。”

  华天龙望了望龙镇南,又看了看薛浪,面不改色,微微一笑,快人快语道:“无风不起浪,的确如此。”

  闻言,薛浪点点头,对华天龙的坦诚表示赞赏。

  其实事实证明红门已经开始插脚霸市了,薛浪问与不问都一样。

  但是华天龙亲口承认不承认就两样了。

  个中微妙其实这与薛浪没有多大关系,但与在座的其他人却有莫大的关系了。

  好比一个农夫家里有一只肥羊,周围的狼都能看到,就是不敢去吃,原因是这个农夫很厉害,大家怕他。

  但是有一天,有一只胆大的狼悄悄的钻进了羊圈,其他狼于是就动了心思,他敢进去,我们为什么不敢进去,开始考虑他们是不是也进去分一口肉,或者趁着那条狼进入羊圈之际去他的窝里看看,翻翻……

  所以龙镇南看似直言直语,字里行间和薛浪站在一块,但其实他是呼市黑道的代言人,来查探薛浪和华天龙彼此的口风和虚实。

  这一点,薛浪自然觉察了,华天龙也似乎领悟了。

上一篇 返回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