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 占城 - 煮文岛 第23章
(占城)

  沈天如此糗样,韩奎无奈的摇摇头,对昆仑道:“这个臭小子还年轻,以后你多照顾点,我们虽然跟随薛爷很多年了,但是是商副帮主一手提拔起来的。他对我们这群老人手有知遇之恩了。哎!如果不是那事,商副帮主也许就不会隐退的,以他的才能,也许我们就不用等十年了。……”

  沈天的电话果然是女皇世家的三当家袁小镜打过来的,她告诉沈天她在霸市的“鸳鸯湖”等他。

  沈天甩了甩头发,于是打了辆迪车,蹦蹦跳跳约会去了。

  鸳鸯湖在霸市靠西郊的玉莲山下,是情人幽会的好地方。

  沈天见到他“袁姐”的时候,“袁姐”已经坐在一条船上了。

  这条船是“袁姐”租来今晚专门招待她的“小弟”沈天的。

  此时,这条船已经飘离了湖岸大概数十多丈远了。

  袁小镜坐在船头,媚态十足,一身套花长裙,慵懒的倚靠在船舷上,对着手机道:

  “臭小子!上次姐姐见你凌波微步在海上救过一个漂亮的女孩子,这次姐姐还想观赏一下。”

  “嘻嘻!”沈天对着手机埋怨道:“我的好姐姐,你怎么不等小弟就飘走了了,小弟伤不起啊!”

  “伤个屁,上次那个女孩子要干掉你,你还救人家,现在姐姐被水冲走了,好害怕,你也不怜香惜玉一下。”

  “嘻嘻!这么长的距离,小弟想怜一下香,惜一下玉,就怕一会儿变成落汤鸡,没衣服穿了。”

  “莫怕,这黑灯瞎火的即使你光溜溜的谁也看不见,走不了光的。”

  “嘻嘻!走光倒好,小弟我脸皮厚,不怕怕,小弟怕的是没衣服穿,一下子着凉了感冒了就惨了。”

  “那个就更不要害怕了,姐姐借你衣服穿。”

  “嘻嘻,姐姐的衣服借我穿了,姐姐不是光溜溜了?”

  “呵呵!姐姐光溜溜了,不正是你希望看到的吗!”

  “嘻嘻,姐姐真是我肚子里的虫虫,这么了解我呀。”

  “臭小子,少废话,再不上来,姐姐可就要招待别人了。”

  “嗳别!……”沈天慌忙道,“小弟来也!”

  话毕,沈天贼眉贼眼的左顾右盼,忽然在不远处的地上找到一根鱼竿,嘿嘿的一阵贼笑。

  只见他把鱼竿往水中一扔,深深呼了一口气,一个纵身跃入湖中踩着鱼竿,剑一般朝他“姐姐”的船飘去。

  坐在船上的袁小镜望着沈天如此飘逸的“一苇渡江”绝技,俏脸一惊站起身来,这个臭小子真的是太厉害了,时时给她意想不到的的惊奇。

  几个呼吸,沈天已经近在船前,甩了甩头发,他冲“他姐”嘻嘻一笑后,脚尖在鱼竿上一点,临空一个鹞子翻身,稳稳的站在船舷上,如风中之柳,摇摆而不倒。

  “厉害吧!袁姐!”沈天冲袁小镜露出一个迷人的微笑。

  “的确很厉害,姐给你个奖励!”袁小镜忽然媚媚一笑道。

  “奖励?啥奖励呀!”沈天双眸一亮,脚尖掂在船舷上现出一脸的惊喜。

  “温柔的奖励!”袁小镜一丝暗笑在双眸中一掠而过,歪着脑袋,娇嗔道:“不过你要先闭上眼睛。”

  “嘻嘻!那是必须的。”沈天马上像个乖孩子一般闭上了他那一双还算迷人的眼睛。

  须臾间,他感觉到一个喷香的娇躯向他靠近,一时间搞的他心中像长了毛似的,痒痒无比。

  “嘿嘿!”靠近他的袁小镜忽然发出一声坏笑。沈天深思一动,一丝不妙涌上心头。

  果然,他眼睛睁开的瞬间,袁小镜哈哈一笑,一双柔漪在他胸前狠劲的一推,一股奇大的力量把他一下子送下了船去。

  本来以沈天敏捷,“他姐”这点小聪明,他轻而易举的就能化解,但是为了增加点情趣,他还是一下子掉进了湖里了,变成一个落汤鸡。

  “啊!啊!啊!”落入湖水中的沈天很快就被湖水湿透了,他刨了几下水很快就浮在湖面上了。

  而后,他抹了几把脸,一脸落魄样望着船上的大美人袁小镜,怨着:“我的亲姐姐啊,哪有您这么奖励弟弟的。”

  “咯咯!”袁小镜掩口笑的春光满面,花枝乱颤,反倒噘着嘴吧一副蛮横的样子,道:“怎么了,姐让你下去洗洗,你不愿意啦,看你那一身酒气!”

  “啊?”沈天无言了,随即又抹了几把脸,眼睛眨了眨,嘻嘻笑道:“我就知道姐姐最心疼弟弟我了。”

  “就是!”

  “嘻嘻!如果是那样,姐姐心疼弟弟就心疼到底,帮弟弟把这个周身的衣服洗洗如何?”沈天忽然把湿漉漉的上衣脱了下来。

  袁小镜似乎瞬间明白了沈天的“坏意”!但还未等她反应过来,沈天已经把他湿漉漉的上衣扔了上去。

  “嘿嘿,还有裤子!”

  “接着,鞋子!”

  “哈哈,最后一件,裤头!”

  当袁小镜接住沈天湿漉漉的裤头后,羞的满脸通红,娇嗔的瞪了沈天几眼,娇嗔道:“你呀,真是个大捣蛋鬼!”

  袁小镜这样说着,心中却暗自嘀咕:这小子把所有的衣服都脱了,那把刀藏哪里去了。……

  “嘻嘻!这会儿,弟弟我只想做个水鬼,好好洗洗,一会儿再让姐姐给按摩一下!”

  “摸你的头!”

  “啊!摸我的头?大头还是小头?”

  “臭小子真坏!”袁小镜的俏脸愈发红的厉害,嗔道:“小心我把你的大头小头都割了喂狗。”

  “嘻嘻!我的头只给姐姐你吃,狗吃不了。”

  “讨厌!你个死疯子,还不上来!”

  袁小镜知道她说不过这个小子,就蹲下来背对着沈天,向他伸出一只手示意把他拉上来。

  沈天见袁小镜如此动作,应了一声,破天荒的没有再“顶嘴”,只见他窃笑、阴笑了一下,游在船边,拉住袁小镜莲藕一般的手臂。

  “我用力了啊?”

  “嘻嘻!好滴!”

  袁小镜吸了一口气,拉住沈天,手臂猛然用力,想把沈天一下子拉上来。

  未料,她拉了半天,沈天仿佛被拴在湖里一般,纹丝不动。

  “怎么回事,臭小子,你怎么这么重啊!”袁小镜背对着沈天疑惑的道。

  “嘻嘻!我也不知道啊,……,可能是湖里有个大美女水鬼见我长的帅,拉住了我的脚,不想让我上船吧。”

  “晕!臭小子,我看你是还想在湖里泡泡吧!”袁小镜似乎觉察到了沈天的动机,想放开手臂。

  嘿嘿,好不容易上钩的鱼儿,比猴还猴的沈天怎么会让她逃脱呢?

  “臭小子,放手!”袁小镜嗔道。

  “嘿嘿!我的姐姐呀,可能吗?您好不容易给我这个机会,我可一定要抓住了啊!”

  “臭小子,你想干什么?”袁小镜已经猜到这小子的阴谋了,惶恐的道。

  “嘻嘻!不干什么,弟弟一个人在湖里洗的寂寞,想让姐姐下来陪陪弟弟,嘻嘻!你瞧这湖水多么暖和啊!比桑拿都美了!”

  “我,我,我早洗过了,不需要再洗了!快放手!”

  “嘿嘿,放手可以,不过我有个条件。”沈天又是暗暗的阴笑。

  “什么,什么条件!”

  “叫声好哥哥,我就放开你!”

  “臭小子,你才十八,姐姐我二十八,你还有脸说。”

  “嘻嘻!从年龄角度说,我比你小,该叫你姐姐,如果从力气的角度说,我比你厉害,所以你得叫我好哥哥。”

  “晕!姐姐我宁死不屈,你看着办吧!”

  “哈哈,有骨气,那就下来好好洗洗吧!哈哈!”

  沈天说完,稍一用力,袁小镜的娇躯被他一拉带了下来。

  “噗通!”一声响,袁小镜尖叫一声掉进里水里了。

  当然以袁小镜的功夫,可以采取其它招儿,使她不掉下来了,但是为了增加点情趣,她心甘情愿的掉了下来。

  还有,她想看看沈天是不是真的携带着那把刀。

  结果,让她失望了,她装作慌乱的手舞足蹈,摸遍了沈天的全身,沈天除了随身携带的那根“棒子”,其它什么也没有了。

  “我的好姐姐,您就不要乱摸了啊,我就一根棒子,你摸走了,我拿什么防身啊!”

  沈天一把把袁小镜抱着怀里,稳住她的身形。

  袁小镜的花裙整个湿透了,越发勾勒出她凹凸有致的妙体,媚态十足,沈天眼睛都看直了。

  她一手搂住沈天的脖子,一手抹了把脸,一脸嗔怒道:

  “臭小子,这下你满意了吧!”

  沈天嘻嘻一笑,在湿美人袁小镜的屁股蛋上捏了捏道:“还有点点不满意。”

  袁小镜捋捋额前的湿发,葱根般的柔指在沈天额头上戳了戳道:“你这个坏小子,脑子里不知道有多少坏主意。”

  “嘻嘻!不多多,就那么几个,现在坏小子我只想干一件事情!”

  “什么事?”

  “把你喂鱼!”

  “你这没良心,姐姐好心下来陪你,你却拿我去喂鱼?真是把姐姐的心也伤透了!伤不起啊!”

  袁小镜说完,唉声叹气,皱着眉头,装出一幅楚楚可怜的样子。

  “嘻嘻!我的好姐姐呀,我就是那条鱼呀,您这么个大美人在怀,我怎么可能舍得喂别的鱼啊,本少爷还不够吃了,其它鱼他爸也不敢和我来抢。”

  “臭小子,姐姐还真以为你把姐姐拿去喂鱼了!吓姐姐一跳啊!以为你是个没良心的。”湿美人袁小镜暧昧的挺了挺胸靠近沈天。

  “哈哈!不会滴,谁和我抢姐姐,我一棒子就把他打飞了了!”

  沈天说完,又捏了几下袁小镜的翘屁股,而且故意把自己下面的棒子动了动,表示 威武。

  “臭小子,我们上去吧,姐姐把你洗干净了,你也报仇把姐姐洗干净了,我们上去还要谈正事了。”袁小镜柔指点点了沈天的额头道。

  沈天眨眨眼睛,偏偏一脸坏笑,盯着湿美人袁小镜胸前的雪白一片,道:“人家都说秀色可餐,弟弟我还没吃饱了!”

  “乖!上去后,姐姐保证把你喂的饱饱的!”袁小镜摸摸了沈天的脑袋,又用柔指捏了捏沈天的脸蛋,柔声道。

  “嘻嘻!那好吧,弟弟我最听话了。”

上一篇 返回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