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 占城 - 煮文岛 第22章
(占城)

  倒在地上受伤的飞狼帮众大汉见到这一幕,兴奋的都叫了起来,仿佛垂垂要死的人看到来救自己的救星一般。

  “嘟——!”

  数十辆摩托车中的一辆摩托车微微向前开出几米,车上的一个带着青铜面罩的大汉忽然朗声喊道:

  “怎么回事!是谁在闹事,竟然要出动飞狼战队。”

  摩托车上的这个人很显然是这个车队的头。

  不错,他正是飞狼帮斗战堂第六战队的队长,昆仑。

  他显然也看到了场面上横七竖八倒在地上起不来的飞狼帮兄弟们,他显然也看到了只有沈天一个人如桩子一般嘻嘻的站立着。

  按情形来看,显然沈天就是那个闹事的人,而且是个“硬仔”,否则飞狼帮这么多兄弟都睡着,他怎么站着。

  但会是他吗?就这个十八九岁一副娃娃脸的小屁孩?把飞狼十数个兄弟都撂倒了?

  这说出去,估计傻子也不会相信,昆仑不是傻子,自然也不会相信。

  所以他要问清楚。

  “昆哥!就是他!”沈天的背后忽然站起了个人来,指沈天狠狠的道。

  沈天转身对这个人笑了笑,不置可否。

  这人就是“刀疤脸”,他见沈天冲他笑,瞪了沈天一眼,暗道:“小子,你完了,呆会儿你就再也笑不出来了。”

  “他!”昆仑用手中的战刀指了指沈天,疑惑的打量着眼前这个被摩托灯光照的格外清楚的“小屁孩”,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靠!把你妈的灯光都关了,把老子照瞎了!你们这些龟儿子还要养老了!”沈天见数十辆摩托的灯光都聚集在他身上,用他的庖丁菜刀遮住眼睛,很不爽的狠狠的骂道。

  “小子,不错啊!”昆仑盯着沈天,大声道:“一把菜刀就把老子们十几号人都撩倒了。能呀!”

  “嘻嘻!马马虎虎!”沈天见有人夸他,尾巴又翘了起来,眉头一挑,即道:“人家都说我,脚踢南山敬老院,拳打北海幼儿园,今天把你们这些人收拾了,说实在话,有点扫兴,因为你们连幼儿园的水平都没达到,充其量就一私立的学前班,不懂事。哈哈!”

  “小子,你够猖狂的!”

  “还可以吧!所谓人不猖狂,容易发胖,你看看——”沈天忽然摆出一个罗丹《沉思者》一般的姿势,秀了秀自己玉树临风的身材,“我这身材多好,魔鬼身材啊!那个诗人怎么说来着,增之一分则太肥、减之一分则太瘦,嘻嘻!说的就是我这身材。”

  沈天话毕,又一指前方骑在摩托车上昆仑,道:“你看看你,就不够猖狂,太胖了,和猪一样,嘻嘻!是不是平时不听老婆的话,被打肿的啊!哈哈!”

  (其实灯光刺的沈天根本不能看清昆仑是个胖子,他故意瞎说的。)

  沈天此言一出,街道两边的人都乐了,想笑不敢笑,只能使劲的憋着,几乎把肺都憋出来了。

  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神功盖世的沈天显然发现了这个火情,当此之时,他恰到好处的把屁股向摩托战队的方向突的微抬。

  “吥——”的一声巨响,从他屁股里放了个大大大大大的响屁,震天动地。

  顿时,街道两边的人再也憋不住了,都放声哈哈哈哈大笑开来,笑了个痛快,仿佛这辈子也没见过这么搞笑的事儿。

  沈天也跟着笑的前俯后仰。

  当然了,他这是在放假屁,以他的内力,做这个事是不费吹灰之力的。

  人群中一直观察着沈天的那个虬须大汉见沈天如此“颓势”,微微一笑,摇摇头,继续观战。

  “找死,小子!”

  昆仑大队长显然被激怒了。

  只见他突然举起他手中的战刀,刀尖在夜空一划,直指沈天。

  霎时间!数十辆摩托车在这个刻同时发动,震耳欲聋,排气筒喷出的滚滚浓烟在战队中腾起一团云雾,让这数十人的战队仿佛天兵下凡一般。

  昆仑忽然大吼一声:“给我杀!”

  话音刚落,数十辆摩托车强光一闪,轰鸣着,挥舞着战刀,呐喊着直奔沈天而来。

  沈天眼睛被照的什么也看不见了。

  他只是凭着耳朵,分辨声音。

  说实在话,如此阵势,他还是头一次遇见过,心中还有些小激动。

  但他没有丝毫畏惧,所谓艺高人胆大吧。沈天也常闻飞狼帮飞狼战队是如何如何厉害,如何如何强悍,只有耳闻,没有眼见,所以不禁好奇起来,想和整个战队过过招。

  沈天心中如此想法,别人自然不知道,街道两旁观众这会儿都为他着急起来,飞狼战队是什么概念,莫说红灯区一条街的人都知道,即使整个霸市的人几乎没有不知道的。

  所以大家伙都认为沈天此时最好的计策是,三十六计走为上计,以这个“小帅鬼”刚才展示出的本事,逃之夭夭,溜之大吉是很容易的。

  然而,我们不识相的沈大疯子并没有退却,他贸然不动站在红灯区的街道上,抬头挺胸,眼睛微闭,握着菜刀,扬起胳膊,简直是帅呆了。

  数十辆的摩托车狂加油门朝沈天冲来,冲在最前面的当然是昆仑,他扬起手中的战刀,飞一般,眼看就要冲到沈天跟前了。

  沈天闭着眼睛,已经感觉到腾腾的杀气。

  “住手!!!”

  就在这时,一个惊雷般声音突然在人群中响起。

  一个人影如弹簧一般从街道一边的人群中纵身向沈天这边弹射过来。

  速度之快,几乎不亚于如飞的摩托。

  昆仑闻声,想刹住摩托已经似乎来不急了。

  他寒光闪闪的刀已经到了沈天的头顶上了。

  就在这电光石火之间,沈天的刀动了,那道人影也凌空扑了过来。

  只听见“铛!!”的一声轻响。

  昆仑的摩托从沈天身旁呼啸而过。

  那道人影也在沈天身旁呼啸而过。

  后面数十辆挥舞着战刀的飞狼战队的摩托一瞬间在沈天面前一米刹住了。

  昆仑跳下摩托,扶起青铜面罩,望着刚才惊险的一幕呆了。

  沈天睁开眼睛,握着菜刀,也呆了。

  飞狼帮在场的帮众,也呆了。

  街道两旁看热闹的观众,更是呆了。

  昆仑呆的是,他的战刀挥向沈天的一瞬间,那道人影从他身前一闪而过,猛然从手中夺了他的战刀。

  沈天呆的是,他想挥刀干掉昆仑的刀,未料和那个飞扑过的人的刀干在一块了。

  飞狼帮在场的帮众呆的是,从人群中飞扑过来的这人太强悍了,在如此险境下,竟然一手夺了昆仑的战刀,一手还挡住了沈天的菜刀,毫发无损。

  街道两旁看热闹的观众呆的是,日他马,这是谁家儿的,这么厉害,居然在如此危险下,恰如其分,没伤一人的把架给拉开了。

  “韩堂主!!”

  昆仑看清楚飞扑过来的那人,一脸不可思议的叫出。

  “恩!昆仑,你还是死性不改,牛脾气啊!”

  这个人正是那个一直在人群观战的虬须大汉,飞狼帮开山堂堂主韩魁,他看了一眼走过来的昆仑,又微笑的看着沈天道:“你呀!差点和自家小兄弟战在一块了。”

  “自家小兄弟?”昆仑一脸迷惑的看着沈天,说实在话在飞狼帮他认识的人不少,能一口气撂倒十数条大汉的,他心中有数,什么时候冒出来这么个“小屁孩”。

  “呵呵!”韩奎极其欣赏的望着沈天,又是微微一笑道:“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你就是商副帮主的干儿子,沈天吧!”

  “啊!”沈天惊讶的看着满脸络腮胡子的韩奎,道:“您是算卦的先生吗?这么厉害!”

  “哈哈!看来我猜对了!”韩奎豪爽的放声大笑道。

  “嘿嘿!”沈天嘻嘻一笑,上前一拜道:“见过韩叔叔,我干爹经常在我耳边提起您了,说您这样厉害,那样厉害,真如天上的雷把我的耳朵都灌满了,今日一见,您果然厉害的不得了啊!侄子我佩服的紧啊!”

  韩奎又是一大笑道:“哈哈!真会说话!我喜欢,比你干爹强多了。”

  “嘿嘿!”沈天又是嘻嘻一笑,向昆仑一拜,道:“见过昆叔叔,刚才看走眼了,您原来不是一个胖子啊,身材也够魔鬼地,嘿嘿!刚才得罪了,您莫怪!您的威名虽然没有韩叔叔的大,但在飞狼帮也是铮铮铁骨的好汉一条啊。”

  “呵呵!”人高马大,瘦骨嶙峋的昆仑呵呵一笑,在沈天的胸膛上捣了几下道:“你这个臭小子,怎么不报名号了,真是大水冲到龙王庙了,自家人不认识自家人了啊!”

  “嘻嘻!抱歉,抱歉,都是小侄我的错,小侄生性顽皮,让两位叔叔见笑了!”

  沈天说完,又朝被他打倒在地的飞狼帮各位大汉拜了拜道:“各位大哥,得罪了!莫怪!莫怪!改日小弟一定请酒赔罪。”

  这些人也都是义气之人,自然不会怪沈天,要怪只能怪自家功夫太差,当然,他们心中的埋怨是少不了的,这个臭小子,报出名号不就打不起来了,非要玩什么飞机……这下好了,被一小孩打趴下,丢了不少人,现了不少眼。

  昆仑把场面上的事料理了后,和韩奎、沈天走出红灯区,坐在一个馆子里。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

  沈天率先开口了,这小子一向重口味,三句不离本行。

  “韩叔!您来红灯区干嘛来了,莫非也有相中的姑娘?”沈天嘻嘻一笑,死不要脸的开起韩奎的玩笑来了。

  韩奎闻言,老脸一红,在沈天的头上敲了下道:“死兔崽子,你韩叔的玩笑你都敢开啊!实话告诉你吧,韩叔我是薛爷派来执行秘密任务的。”

  既然是秘密任务,沈天不会不识趣的去问。但他却好奇问:

  “韩叔,最近道上沸沸扬扬的传说红门要在霸市插一脚,是真是假啊!”

  “这件事情在道上已经传来了,史魂叛帮,红门插脚已经成为事实了,我们飞狼帮现在正上下一劲准备打一场漂亮的仗啊!”韩奎说完,又叹了一口气道:“为了这一天的到来,我们都整整准备了十年,等待了十年啊!”

  “是啊!韩堂主!现在下面兄弟们都捏着一股劲等待薛爷的发令着了。”

  “恩,告诉兄弟们要沉住气,越在大战来临之前,我们越要有泰山倒而我心峁然不动的心态。这些年我们斗战技术训练了不少,但心智也要跟上去。前些天开堂主会,薛爷着重强调要高筑墙,广积粮,盯着狼。红门要进入的第一批人肯定是探子,特别在红灯区这种不见光的地方,要兄弟们可要盯紧了。薛爷说了,只要上报重要情报,重奖。”

  “明白,韩堂主,这一点,洪堂主上次开堂会也重重强调了。”

  “恩,洪堂主在我们这些堂主里也算是雄图大略的,想必会安排的更细,否则薛爷当年也就不让他驻守霸市霸区了。”

  韩奎和昆仑你一句,我一句的谈论帮中事务,沈天一边听,偶尔插几句不痛不痒的话。

  就在他正听的津津有味的时候,他的手机忽然“噔咯哩噔”的唱起歌来了。

  沈天一看电话号码,面色一喜,忙对韩奎和昆仑道:

  “两位叔叔,马子来电话了,goodbay!”

  说着,他就喜形于色的蹦跳出去接电话了。

上一篇 返回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