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 占城 - 煮文岛 第21章
(占城)

  一旁观战的众人见了,不由都皱着眉头叹气:“唉,完了,鸡蛋和石头拼,报销了。”

  而在人群中一直关注着沈天的虬须大汉,却不动神色,依然极有兴趣的观战着,他似乎根本不认为沈天避不开这一招,而是他在想,这个臭小子会怎样避开这一招。

  就在众人唏嘘哀叹之际,谁也没有想到,连刀疤脸也没有想到,沈天竟然还能反击,而不是求饶。

  沈天在刀锋劈下来的一瞬,突的就地一躺,双腿突然向上发力一举,以擎天之势竟然用双脚牢牢的夹住了刀疤脸劈下的****。

  如此变故,众人惊的都长大了嘴巴,那个虬须大汉更是含笑点头。

  刀疤脸自然也是一怔,没想到沈天如此之强,须臾间,刀疤脸单手用力,欲拔出****,再下狠手,未料刀在沈天脚间如生了根一般,纹丝不动。

  刀疤脸再用力,沈天忽然打开了双脚,刀疤脸把持不稳,向后倾去,他想收回重心,但已经太迟了。

  沈天一个“驴打滚”飞跃了而起,一个飞脚狠击在刀疤脸的胸前,刀疤脸瞬间如被击飞的大牛,已横飞出两丈以外。

  望着跌落在地的刀疤脸,沈天淡然一笑,甩了甩头发,拍了拍屁股上的灰尘。

  此时已是傍晚,街道两旁灯火辉煌,照在沈天微笑的脸上是那么的飘逸。

  红灯一条街上顿时响起热烈的掌声,这掌声当然是鼓给沈天的。

  沈天似乎对这掌声不大感冒,心道:“一群龟儿子,那会儿给刀疤你大(爸)鼓,这会又转了风向了,鼓给老子,一群没开眼的王八蛋,呸!谁稀罕!”

  沈天缓缓的走到刀疤脸的跟前,用脚踢走刀疤脸的****,蹲了下来,对着躺在地上龇牙咧嘴,起不来的“刀疤脸”,嘻嘻一笑道:

  “怎么样?刀疤!”

  “你,你,你厉害!”

  “你刚才不是叫我跪下乖乖磕三个响头吗?”

  “……。”刀疤无话可言。

  “现在怎么哑巴了!……唔!这样吧,你现在给我磕三个响头,我让你滚,否则你的‘拳头就会变成滥拳,大腿就会变成断腿,而且你那张嘴,很快就不会吹了’……”

  “士可杀不可辱!”

  “嘿嘿,还挺有骨气的吗?你不怕吗?”沈天忽然伸出拳头在刀疤脸面前晃了晃。

  “我们飞狼帮的汉子什么时候怕过。”“刀疤脸”故意把“飞狼帮”三个字说的重重的。

  “什么?飞狼帮?”沈天感觉有点意外,真没想到打了一架,竟然把“自家”兄弟给打了。“你是飞狼帮的人?”

  “你害怕了?”躺在地上的大汉嘴角投出一丝冷笑。

  “我怕个球,今天我就把你大卸八块,看我怕不怕!”

  “嘿嘿!你瞅背后看看你有机会没?”

  “哇靠!”沈天满以为这“刀疤脸”在诈唬他,他身后无非是一群看客围观而已,没想到他一回头,不由一怔,妈的,后面竟然不知道何时神不知鬼不觉的站了一圈大概有十多个穿戴统一的大汉,他们个个拎着一把****,凶神恶煞的看着他。

  “嘿!有点意思!”沈天悠悠的站起身来,甩了甩头发,道:“速度还蛮快的啊!不愧是一群长着翅膀的狼。”

  “过奖!”这些大汉中一个五官还算端正的大汉开口了:“不知道这位兄弟,我们何处得罪了你,你是哪条道上的?”

  “哪条道上的?”沈天微微的笑着,心中暗忖:既然是飞狼帮的兄弟就不能做的太绝,否则让薛爷知道了,不会给他好脸色看的,说不准那一万奖金也就没了。

  沈天思忖了一下,决定凉拌,所谓“凉拌”,就是这些家伙泼些凉水,让他们火气凉下来。

  “嘿嘿,那条道上的!”沈天忽然朝天指指。

  “啊!”众人仰起头朝天看了看,只看到弯弯的月亮,和满天的星星,其他的什么也没看到。

  “看到了嘛?”沈天窃笑,阴笑。

  “没有!”众汉子道。

  “当然什么也看不道,因为狗看星宿没稠稀啊!……哈哈,被当猴耍还不知道,一群废物!哈哈!”沈天指着这群人的鼻子讥诮的放声大笑。

  “什么!耍老子们?”众汉子不由义愤填膺,“剁了他!敢在我们飞狼帮的地盘上撒野,简直是活腻了。。”

  “是滴!小爸我最近比较烦,吃肉超标了,活的有点腻,想找阎王聊聊天,你们谁给我引路?”沈天指了指众汉子,一脸嘻哈的模样。

  “我来!”众汉子中走出一名膀宽腰圆的大汉,他瞟了一眼躺在地上起不来的刀疤脸,又看了一眼沈天轻蔑的道。。

  这人平时对“刀疤脸”看红灯一条街管事的差事很是嫉妒,他更是认为“刀疤脸”极其的丢人,竟然栽在这个“小孩儿”手里,简直是丢人丢到家了。

  所以他想出头,把这个撒野的小子打倒,在兄弟们面前露露脸,顺手接了这个红灯区“温柔乡”的差事,以后他便能吃香的喝辣的、有揣不完的奶子,品不完的芳泽……,嘻嘻!被别人羡慕。

  “就你!大驴?”沈天根本不想睁开眼睛正眼瞅他,他后来是眼睛越长越到头顶上去了。

  “少废话,小屁孩!”“大驴”手中****一甩,一个箭步就向沈天的脑袋砍去,大有一劈即杀之意。

  “找屎就送你去茅房!!!”

  沈天对“大驴”下狠手表示不叼,刀锋离他脑袋大概有三寸之距,他突的一闪身,躲开刀锋,猝然闪到“大驴”的面前。

  “大驴”只感觉眼前一花,小屁孩不知如何动作,已经笑眯眯的站在了他的面前,他刚想退后,未料,一个巴大的巴掌就朝他脸上闪了过来。

  太快了!“大驴”瞬间懵了,此子是人?是鬼?

  “吧!”

  清脆又响亮。

  “大驴”整个人转了几个圈,才“噗通!”跌倒在地,晕了过去。

  如此强悍!飞狼帮众大汉不禁都怔了,望着沈天如见了黑白无常似的。

  靠!一个照面!

  一个照面“大驴”就被打翻了!

  周围看热闹的“鸡”们、“鸭”们、“牛”们、“羊”们、这才知道,这个“小帅鬼”是真的厉害,刚才和“刀疤脸”斗战那只是猫捉老鼠,戏耍而已。

  人群中继续观战的那个虬须大汉,此时脸上对沈天满是欣赏之意,暗赞英雄出少年,道上代有人才出!

  “上!”飞狼帮帮众一向都以“不怕死”,“训练有素”著称。

  “大驴”被一个照面打翻在地,虽然他们很震惊,但更是激起了他们体内嗜战澎湃的“狼”血。

  十多个汉子红着眼,挥舞着手中锋利的****,一拥而上,意欲把沈天剁成肉酱。

  “真是驴车撞火车,不掂量一下斤秤!”

  沈天甩了甩发型,又是嘻嘻一笑。

  忽然人影一晃,沈天已经纵身扑去,右手一抖,深呼出一口气,手中悄然现出一把刀来,正是那把庖丁菜刀。

  手中乌黑的庖丁菜刀一抖,刀光如流星般划出,人随刀飘,一边进攻一边防守,刚中带柔,柔中有刚……如此凌厉刀法,飘逸身法,一旁看热闹的人顿时觉得惊心动魄,精彩绝伦。

  精彩是精彩,但众看客却不对他看好,所谓寡不敌众,双拳难敌四手,“小帅鬼”再怎么厉害,这是飞狼帮的地盘,人家人多啊,十多个大汉啊!

  而那个虬须大汉却是对沈天喜爱的紧,恨不得立马跳出来和他切磋一番。

  沈天如风的身法潜藏在自己上下左右,四方八面飘忽的刀光中,刀身合一,不断将对手击伤或震飞,他一边进攻着,一边还哼着节气歌:

  春雨惊春清谷天,夏满芒夏暑相连,

  秋处露秋寒霜降,冬雪雪冬小大寒。

  ……………………

  当他这首歌哼完,地面上已经传出不少哭爹喊娘声,众人以为沈天已经被剁掉胳膊或者砍断了腿。

  但当他们瞅仔细了,不禁大瞪眼睛,直叫不可思议。

  “小帅鬼”依然嘻嘻哈哈的站着,地下躺着的都是飞狼帮的大汉,他们所有手中刀都已经被磕飞了,或多或少挨了沈天的重击,哀嚎不已。

  都是“自家”兄弟,沈天自然不会****,只是教训一下他们为原则,即所谓“凉拌”,降降这帮人的气焰;

  早已躺在地上的刀疤脸望着被沈天打翻在地,无比的震惊。他很是不相信的自己那十几名精锐兄弟,几个回合就被沈天干掉。

  他咬咬牙,从怀里颤巍巍的摸出手机,拨通一个号码,低声道:“昆哥!火速支援”。

  沈天站在街道上,望着被自己打翻在地的“自家”兄弟,甩了甩头发,他那招牌的嘻哈笑脸又重现在他的脸上。

  “怎么样?兄弟们!这下知道什么叫做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了吧!”

  “小子,不要得意,我们这个梁子就算已经结下了,得罪了我们飞狼帮,就算是玉皇大帝也救不了你了。”

  一个躺在地上轻伤的飞狼帮大汉,捂着自己的骨折了的胳膊,冷冷的对沈天道。

  “嘻嘻!不要紧,玉皇大帝救不了我,不是还有如来佛祖吗?当年孙猴子大闹天宫,玉皇大帝被干的屁滚尿流,最后不是如来他老哥仗义来救。嘻嘻,咱家正好和如来老哥有点交情。”

  “靠!”飞狼帮众汉子听闻这个“衰仔”此言,不禁哭笑不得,这哪跟哪啊!大哥。

  众看客更是哄然大笑了起来,对这个“小帅鬼”的幽默,皆喷饭不已,认为他是个“人才”。

  就在沈天这般逗着飞狼帮的众汉子之际。

  红灯一条街街头忽然响起震耳欲聋的发动机轰鸣声,只见数十辆摩托车象脱缰的野马一样,横冲直撞呼啸着朝沈天这边直奔而来。

  摩托车上个个都是年青力壮的大汉,他们面带一个雕刻着饿狼的青铜面罩,手中挥舞着一把一米长的****。

  “靠!是!”

  “哎!这下这个小子跑不了。”

  “这孩子,有点本事就不知道天高地厚,怎么敢惹飞狼的人。”

  就在人们议论纷纷之间,数十辆野狼般的摩托车呼啸着停在沈天他们打斗的五丈以外。

  这些摩托车关掉发动机,前灯同时打开,瞬间一道白光幕墙横立在眼前。

  骤然而起刺目的白光让一旁看热闹的人短暂的失明,大部分人用自己的手掌去遮挡着骤起的摩托灯光。

  连沈天都被这突起的一幕给惊呆了,妈的!太壮观了!

  “是飞狼战队,我们的人!”

上一篇 返回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