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 占城 - 霍小天 第20章 (占城)

  沈天眨了眨眼睛,喷了口酒气,抖擞了下精神,眼睛一扫,神秘的道:

  “你们见过鬼吗?”

  “鸡”们望着这个小帅哥,皆摇摇头,莫名其妙。

  “我就是鬼!”沈天一吐舌头,伴了个鬼脸道。

  “鬼又怎地,鬼我们也要把他玩倒在我们的石榴裙之下,再说了,世上哪有你这么酷的鬼,嘻嘻!小帅鬼!”

  群“鸡”,似乎似乎不怕鬼,特别是沈天这么个可爱俏皮的“鬼”!皆向沈天投以疯狂和暧昧的目光,大有撕之粉碎而后快之势。

  沈天嘿嘿一笑,道:“咱不是‘小帅鬼’,咱是个穷鬼,身无分文的穷鬼。”

  “什么?穷鬼!”群“鸡”几乎不敢相信她们的“鸡”眼,这么个大酷哥,怎么可能是个穷鬼呢!而且西装革履的,玉树临风的。

  “怎么?不相信!”见群“鸡”对自己还不死心,沈天眉头一皱装出一股无赖的样子道:“要不我□□了,你们看看我衰不衰!”

  “脱!脱!脱!”不知廉耻的群“鸡”自然不怕沈天脱,都想看看这个小酷哥的家伙大不大,于是幸灾乐祸的叫着。

  “脱?”沈天嘻嘻一笑,摆出一副衰样,道:“我脱你们给钱吗?”

  “什么?给钱!……”

  “靠!靠!靠!”群“鸡”气愤填膺,算是看清了眼前这个衰仔的真面目了,搞了半天他是来弄钱的“鸭”,鸡出门遇鸭,真是冤家路窄,霉运当头。

  “哎!哎!姐姐们!”见群“鸡”闪着翅膀都走一边去了,沈天窃笑,以手作喇叭在红灯一条街上,大声喊开了:“大帅哥,求包养,跳楼价!快来呀!走过这个村,就没这个店儿啦!哈哈哈……”

  沈天这般放肆的喊叫,吸引了街道两旁不少目光。

  但大家都把他当做衰仔,醉汉,神经病,不以为意。

  沈天却暗乐,妈的个比,想玩老子,老子把你们鸡窝给搅爆了。

  然而,正当他肆无惮忌胡乱喊叫“放酒疯”卖身之际,街道二楼一个声音打断他的话。

  “小子,欠揍不是!闭上你妈的臭嘴!”

  沈天闻骂,笑意收敛,抬头向二楼望去。

  只见一个满脸刀把,魁梧的大汉正站在那里怒容满面看着他。

  “大逼!你上看像头猪,下看像头驴,你妈生你的时候是尿憋出的,你在呼唤你小爸吗?”沈天指那个大汉,唾沫星乱飞,妈的个巴子,挑衅你沈爷啊,看来一定是皮痒痒了。

  楼上的刀疤脸没想到劈头盖脸被楼下的“杂碎”骂了个狗血碰头,脸色不禁变了!

  这时,街道两旁有不少人听到骂仗都跑出来看热闹了,其中就有不少是刚才纠缠沈天的“鸡”!

  当她们看到是“小衰鬼”和楼上那个满脸横肉的刀疤脸对骂,都颤抖了下,暗叹,这个不睁眼的“小衰鬼”完了,那人可是有名的亡命之徒,手段了得啊。

  果然。

  那大汉脸上的横肉颤颤了,忽然飞身一跃,从二楼上纵身跳了下来。

  “好!好!好!”

  刀疤脸漂亮的一个纵身赢得了红灯街上不少男女的赞贺,都争相鼓起掌来,其中有谄媚之意,也有不怀好意。

  沈天面上虽然不动声色,心里也不觉跳了一下,暗骂:“鼓你妈个熊,老子一会儿把这头猪收拾的服服帖帖,看你们怎么给老子添屁眼!”

  众人的捧场,刀疤脸更加得意不已,瞪了一眼面前的“杂碎”,指着,狂傲的道:

  “识相的乖乖跪下磕上三个响头,滚!”

  沈天眨眨眼睛,道:“好!”

  “啊!这么认怂了!真是个孬种,还长的人高马大的,羞你们先人!”旁边不少人不怀好意之人对沈天进行激将,希望他和刀疤脸动手被打的皮开肉绽哭爹喊娘他们才看的过瘾呢。

  不过也不少人认为,沈天告饶服软那是必须的,刀疤脸在这红灯一条街上是一霸,而且据说是飞狼帮的手下,飞狼帮谁不知道,霸市道上的主宰者。

  但接下来沈天的举动,却让众人大跌眼镜。

  只见他并未跪下乖乖的给刀疤脸磕头,而是嘻嘻道:“刀疤!看好了,看小爷怎么滚了!”

  沈天话毕,忽然纵声一跳,如鹞子翻身在空中翻转几下,竟然“滚”上二楼去了。

  围观的众人见沈天如此动作,都懵了,这,这,这是真的吗?如此轻功,好像只有武侠电视里才能看到的啊。

  一时间,看客们发现这场戏越来越有意思了。

  刀疤脸脸上的横肉又颤颤了,心突的的一跳,暗道:没发现这个“杂碎”有如此身手啊,嘴上却轻蔑的道:

  “花拳绣腿!”

  沈天摇头头,又喷了一口酒气,淡淡笑了:“花拳也是拳,秀腿也是腿,只要能让你下跪、磕头,就对了。”

  刀疤脸厉声说:“得罪了我,一会儿你的花拳就会变成滥拳,秀腿就会变成断腿,而且你那张嘴,很快就不会吹了。”

  “是吗?”

  “很快你就会相信了。”

  刀疤脸忽然手臂一甩,袖子中现出一把锋利的****,握住手中,大喝道:“小杂碎,赶快给老子滚下来,得罪了我,老子就让你在阎王殿上旅游上一圈。”

  “哇靠,你什么时候变成个臭导游了啦?”

  “少放屁!下来。”

  “哇靠,你拿你妈修脚的玩竟儿,用来对付人?”

  沈天面不改色,一个纵身跳了下来,站在刀疤脸对面一丈地方,对他挤眉弄眼嘻嘻的笑。

  见“杂碎”一落地,刀疤脸冷笑了下,手中****一拧,向沈天扫了过来。

  “看大爷怎么修理你!”

  “是吗?小爷倒想开开眼界。”

  “你死定了,杂碎!”

  话声中,刀疤脸已砍出七八刀,刀刀如风!

  沈天身形闪躲,他一心想戏耍一下刀疤脸,看他到底有几斤几两,所以,一时间并不想出手击败对方。

  再者,他这个人除了爱玩耍外,再就是好奇心特别重,刚才他见红灯街上的众人的神色对刀疤脸甚是畏惧,他想看看刀疤脸到底是何方神圣。

  “来呀,来呀,砍小爷屁股!”沈天一边躲闪,一边怪叫。

  有时,他觉得不过瘾,还故意抬高屁股,臭屁刀疤脸。

  “簌簌簌簌!”刀疤脸的刀法毫不含糊,虽然没有劈倒沈天,但虎虎生风,孔武有力,如果一般人,这时早被撂倒了。

  一旁观战的众人,都不禁替沈天暗暗捏着把冷汗,见沈天连连闪躲,以为不敌刀疤脸。

  但沈天还是嬉笑如常,腾、跳、闪、躲,几次险被劈着,但就是没被劈到。

  而就在这观战的人群中,一个三十多岁的虬须大汉背操着手,不动声色的盯着这场争斗,目光不时的落在沈天的闪躲的身影上,似乎对这小子的功夫很感兴趣。

  刀疤脸看似占得上风,刀刀致命,逼得沈天一路向后直退。

  沈天却突大笑:“哈哈!原来你就这么几个招式,简直背着醋罐子讨饭,穷酸透了,赶快回去和你爹地上山砍柴去吧!”

  “小杂碎,老子这是热身,一会儿小心老子把你当柴一样劈了。”

  “哈哈,还是拿起菜刀把自己的蛋蛋劈了吧!”

  “那就看老子怎么劈你的蛋蛋。”

  刀疤脸突然出手变快,招招凌厉,几家伙就把沈天逼在一个死角。

  其实,刀疤脸有一个厉害的杀招,就是要将沈天逼入绝地,然后一击而中,将沈天拿下。

  沈天自然不是白痴,他猴精猴精的,他当然知道刀疤脸有阴谋诡计,可是他喜欢挑战极限,置之死地而后生。

  他还要故意激着刀疤脸:“是你们村里的牛的蛋蛋都被你吹爆了吧!”

  他一边说,一边已倒退到一面墙壁的死角,已无退路。

  他又激道:“嘻嘻,瞧你那下三烂的招式,是那个蠢驴教出来你这么个蠢猪,我看你还是跪地磕头叫我三声师爷爷,我教你几个妙招。”

  “嘿嘿,小兔崽子,爷玩刀的时候,你还在你娘胎里拉屎着了………”

  “哇靠,你真是棺材里放屁——臭死人!”

  话声未歇,刀疤脸刀锋骤起,刀光如练,将沈天全身笼罩住了。

  沈天身形一闪,以奇妙的步法避开了刀疤脸这精湛的一招,口中念道:“看小爷出手!”

  说着沈天顺势一掌拍出,掌风强劲,几乎拍中刀疤脸的胸部。

  刀疤脸虽然没有被沈天拍中,但已经感到骇然,此子小小年纪,不知道从哪里学来的如此身手,如果假以时日,必定时高手中的高高手。

  刀疤脸见自己在这个死角连续数刀都拿不下这个臭小子,脸色不由微微一变。

  微微顿首,脚下一错步,右手运劲,贴身上前,又是一挥刀锋,劈向沈天的脑袋。

  沈天刚准备再次挥掌出手,但又放弃了,因为他发现刀疤脸这次真的动了大杀招了。

  他嘻嘻一笑,脸上现出玩世不恭的样子,身形微转,就地蹲下,避开刀疤脸的凌厉攻势。

  刀疤脸似乎已经算准了沈天这一闪避动作,刀锋一转,凌空向下狠劈沈天的头部,力量之霸道,能劈开巨石。

  这一招非常的狠毒,而且也已令蹲在地上的沈天连闪避的退路都没有了,只能向上挡击。

  可是一个是力劈华山之势,一个如困兽井蛙,其结局即使外行人也能看懂。

  沈天此时已无退路,只要被刀劈中,不死也残。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