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小黑 - 探天记 - 霍小天 第38章 小黑 (探天记)

  话音刚落。在他们不远处,显现出一名全身披着黑色长袍的中年人。

  借着月光,隐约可以看见,黑袍人脸颊上透露出来的阴鸷之气。他的腰间悬着一把宝剑,宝剑的顶端镶嵌着一颗明珠,此时正散发出柔和的光芒,笼罩着他的整个身躯,使游魂不能靠近半步。

  “你是谁?”这些黑影令擎天的瞳孔微缩。这人的实力,起码是仙侠级别,他在褚柔身上能感受到同样的灵压。

  果然,褚萱儿传音给擎天:“仙侠中期,和我师姐一个阶别。”

  哇靠。老子什么时候惹上这么一个大人物。擎天有些紧张,这样的人物灭自己如灭蚂蚁一般。

  黑袍人,双手负在背后,一双散着阴鸷光芒的眼睛,盯着前方的略微有些惊慌的一对少年。嘴角上,一丝笑意,显得极为诡异。

  “小子,找你找的很辛苦,整个砀魔山外围,不见你的踪迹,恰巧路过……,嘿嘿,看来是你命该绝。”黑袍人含笑的看着擎天。

  “哼,你他妈的是谁,有本事报出名来。”擎天冷笑。

  听到擎天的话,那黑袍人脸庞上的笑容显然也是微凝了一下。他没想到死到临头的小子竟然没求饶,还大言不惭。

  黑袍人脸色冷冽,一道的掌风突然冲着擎天拍了过来。

  “噗”擎天还没有反应过来,整个身子,被掌风击中,飞了出去,重重的撞在藏石洞侧壁上。

  一口鲜红色的血液,旋即从擎天的嘴里喷出。

  仙侠中期的实力,岂是一个甲修的擎天能够与之抗衡的?如此轻松的一掌,却让擎天丹田内的元气絮乱,五脏受震,几乎失去了战斗力。

  此时的黑袍冷然一笑,脸颊显得一丝复杂的表情。

  “擎天!”褚萱儿大叫一声,赶紧跑过去扶起倒在地上的擎天,看着那站在原地黑袍人,心中不经升起了一丝危险的寒意。

  “擎天,你没事吧?”褚萱儿摸着擎天的脸,那双秀眉,微微一动,细长的睫毛,布满着泪滴。

  “我没事,这XX怎么一句不说就动手啊……”擎天强笑了一下,猛的站了起来。

  “嘿!小子,还挺强的。”

  黑袍人的眼神中,出现了浑浊,而在这一瞬间,一道掌风,却是再次击打在了擎天的身上。

  吐出两口鲜血,擎天又坚强的站了起来,眼神中流露出****的表情。

  “啊……你是哪门哪派的?我们得罪了你吗?”褚萱儿忽然挡在擎天身前,右手结了个手印,恶狠狠的看着那黑袍人。

  “玄阴真气指?”黑袍人看见这个女修结出的手印,诧异的看着这个少女:“你是玄阴门的弟子?”

  褚萱儿冷哼了一声:“正是。”

  “呵呵,一个小小的仙徒,竟然敢出来历练,玄阴门真把自己当越国第一大门派啊!”黑袍人阴笑了两声,忽然身影一动,原地不见踪迹,下一刻在不远处显现而出。

  “认得吗?”

  “啊!灵隐术!你是灵隐门的人?”褚萱儿见此脸上大变。

  黑袍人的嘴角上,散出了一丝淡淡的寒意。“算你识货,北越仙派和南越仙派,不容水火,所以,你的死期也同样不远了。”

  “灵隐门?”擎天听到这字眼,顿时明白了,眼前这个黑袍人看来是寻仇来了,自己出其不意削了灵隐门的仙侠厉金,这个仇已经和灵隐门结下来了,只是没想到来的这么快。

  “小子!没道理啊,你这么弱,我真不知道我那倒霉的师弟是怎么被你杀的?”黑袍人看着擎天,一脸不相信的样子,淡淡的道。

  “杂毛,你们灵隐门的人简直弱爆了,老子只是轻轻一刀就了结了他的狗命。”擎天被这黑袍连拍两掌,气愤冲天,血性猛涨,狠狠的骂道。

  “找死!”黑袍人闻之大怒,反手一掌就朝擎天褚萱儿和擎天狠狠的拍来。

  褚萱儿挡在擎天前面,原本想使出玄阴真气指抵挡一下,可是她还没有抬手,一股大力就朝她扑面而来。阶别之差根本不是她所能想象到的。她知道,这一次她看来是逃不掉了。

  而且这个小冤家也逃不掉了,他如果再挨一掌,必死无疑,看着他死,她真不知道她会不会支撑下来。

  这样想着,褚萱儿忽然转身死死的抱住擎天,事已至此,要死就死一块,做一对死命鸳鸯了。

  美眸中流出泪水,虽然心有不甘,但是只有认命了。

  擎天看着萱儿绝望的神情,也紧紧的抱住“媳妇”。他在闭上眼睛的一瞬间,想到了他的爹娘,想到他的“老婆”石瑶儿,想到了石村朝夕相处的小伙伴们,想到了带他历练的褚柔仙子。……

  上天对他还是不错,临死能抱着漂亮“媳妇”褚萱儿……

  然而,情况似乎没有这对男女想的那么坏,就在一对少年准备共赴黄泉之时。

  忽然,“吼”的一声,震天动地,响彻石林。

  听到这个兽声,褚萱儿美眸猝然睁开,惊叫起来:“小黑!”

  紧接着,一只一丈高的黑猿蓦然从“藏石洞”中窜出,毛茸茸巨大的猿掌朝他们轻轻一拍,卸去黑袍人的掌劲,救下了他们。

  随后,那黑猿旋即一纵身朝那黑袍人横扫过去。

  半路上杀出一个巨大的黑猿,救下一对少年,让黑袍人惊愕不已。而且这头黑猿是从藏石洞中冒出来的,这更加增添了黑猿的神秘性。

  “擎天,那是我的小黑?”褚萱儿扶着擎天兴奋无比。

  “啊!”擎天一脸黑线,说实在的这头黑猿他也认识,而且和他也干了半天,若不是他使用美人计,他说不准已惨遭猿手了。

  见擎天如此表情,褚萱儿满脸狐疑:“你见过小黑?”

  “自然没见过,”擎天忙摇头,装出一副惊奇的样子,道:“你和这头黑猿很熟吗?我原以为你追踪它,是想干掉它呢?”

  褚萱儿给擎天了一个白眼:“小黑是我小时候救回来的,我们已经朝夕相处了十个年头了。出来历练,我全靠它,要不然你说我怎么敢乱闯。”

  擎天这下总算明白了,说了半天,这妮子原来有后盾。不过也真好,今天要不是这“小黑”,他们这会儿恐怕在黄泉路上喝稀米汤着了。

  褚萱儿说,这“小黑”力大无穷,现在起码是中阶战修的实力,对付一般高阶战修和初阶骑修不成问题。

  黑猿站在黑袍人面前,眸子里尽是狂暴之色,它大步前冲,气势滔天,一对肉掌如铁板一般扫过虚空,狠狠砸向黑袍。

  黑袍怎可能还与之硬拼,身子一晃,施展灵隐遁法,速度快逾闪电,如同那诡变万千的风,不断改变攻击黑猿,而且他已经被黑猿被迫的施展出手中长剑,更是以奇快的度,一次次朝黑猿身上攻去。

  噗嗤噗嗤……

  黑袍人身影如风,灵活之极,手中的长剑更是快到肉眼也无法看到其踪迹,如同潮水一般在黑猿身上留下一道道淡淡的血色剑痕。”

  黑猿陷入疯狂状态,乌黑的毛在体表涌出,一块块犹如岩石的肌肉贲张凸起,双眼泛红,獠牙暴突。

  狠狠的一掌,黑袍人突然被黑猿呆住机会,拍到胸前。如断线的风筝一般飞了出去,黑袍人似乎不堪一击,硬是没有起来。

  看到这情景,黑猿捶打胸部,呜呜吼了一声,忽然一个纵身跳到褚萱儿面前,看都不看擎天,将褚萱儿一揽,径直朝藏石洞走去。

  “小黑,还有他。”见黑猿丢下擎天,褚萱儿大叫。

  黑猿闻言,顿住脚步,转过头来。它忽然举起拳头,朝擎天呜呜吼了一声,似乎在示威。然后,不管不顾揽着褚萱儿朝藏石洞走去。

  “死小黑,你怎么连我的话也不听了……”褚萱儿急的大叫,粉拳直捶黑熊:“畜生,放我下来,擎天!我的天……”

  望着“媳妇”褚萱儿被死小黑掳进藏石洞,擎天苦笑了下,摇摇头,受了伤的他,一步步朝藏石洞走去。

  就在他快要走到洞口之时,一个黑色的人影鬼魅一般出现在他面前,冷冷的看着他。

  “你就不要进去了。”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