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 占城 - 煮文岛 第17章
(占城)

  面对突然扑上来的十多人,沈天丝毫没有一点惧意。

  他向叶蓝蓝使了个眼色,叶蓝蓝识趣的退到了河边,一副坐山观虎斗的样子。

  沈天看着围过来的十几个红门的大汉,心道:妈的卵蛋,送上门来找死,也好,我今天权且试试这庖丁菜刀的威力。

  沈天甩了甩头发,眼里尽是淡定和不屑,心中杀意陡起。

  那庖丁菜刀在沈天手中看似朴实无华,但在沈天杀意陡起的瞬间,刀刃上散发出一种炙热的气势。

  确实,死在这把刀下的畜生不知有多少。……

  围将过来的红门大汉似乎感觉到了沈天手中之刀散发出来的气势,微微的怔了一下

  但立刻又围了上来,一霎那间,手中皆多了一把锋利无比的匕首。

  沈天摸了摸鼻子,扬了扬刀,向他们勾了勾。

  几个红门大汉被沈天的这个动作刺激到了,大喝一声,红着眼珠,数把匕首闪电般的劈向沈天的脖颈,心脏,腹部。

  沈天身影突然变快,双脚仿佛地上生了根一般不动,整个身躯如推到的树干,向后一摔,躲过了他们的攻击。

  紧接着,他以脚为轴,身形如陀螺般的旋转起来了。

  “啪啪啪啪……!!!!”

  一阵金属的切割之声响起,四名率先冲上的大汉愣了,定睛,他们手中的匕首都断成了两截,掉落在地上。

  “留个纪念吧!”

  沈天忽然嘻嘻一笑,趁着四名大汉还没反应过来之际,手中的庖丁菜刀准确无比的在他们的脸上划过。

  接连四声惨叫,红门的大汉满脸的鲜血将衣襟津的血红一片,忙捂着脸向后退去。

  四名大汉退却的瞬间,又有四名大汉愤怒的直接冲杀过来。

  沈天轻轻一笑,掉在地上的半截刀片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夹在了他的指间。

  轻轻一甩,四截刀片,如蝴蝶般的飘了过去。

  又是四声惨叫,他们都歪倒在地上各自抱着大腿,鬼哭狼嚎起来了。

  才几个照面,就伤了八名弟兄,被打歪嘴的那名大汉身体了顿时泛起了寒意。

  他那浮肿的脸抽动了几下,皮笑肉不笑的道:“好,很好。”

  然后和几名没有动手的汉子,扶起受伤的汉子,一步一步退去了。

  解决了那些红门的大汉,沈天和他的表妹叶蓝蓝在河边溜达。

  明眸善睐大美人儿叶蓝蓝,挽着沈天的胳膊嘻嘻的笑着。

  “死疯子,你为什么老躲我啊!我又不是老虎,吃你了!”

  “切!”沈天的脸不知怎地,一红,吐吐吞吞的道:“男女,男女,授受不亲啊!”

  “靠!我是你表妹嘢!”大美人儿叶蓝蓝忽然挡在沈天的面前,一双大眼睛眨都不眨的看着沈天,仿佛他就一活宝。

  “正因为你是我表妹,所以我才要离你远点啊!”

  沈天忽然站直身子,也盯着这个表妹看着。心中咽了口口水,道:靠,太水灵了,妹子吆,哥哥早就对你疯狂了,你看那张粉嫩的、吹弹可破的俏脸儿,你看**墓牡谋嚷范及椎男馗墒悄闶俏冶砻冒。

  “为什么呢?”

  大美人儿叶蓝蓝忽然变的楚楚可怜,眼泪汪汪的道:

  “就因为我是你表妹,是近亲,所以你就不敢泡我……?”

  “咳咳!”沈天干咳了一下,把目光投向别处,慢慢道:“……是……不是……是……不是……”他感觉他脑瓜子有一把矛在攻一把盾。

  “我不是告诉过你了吗,我根本就不是你表妹,我是抱养的啊!我和你根本没有血液关系啊!”

  叶蓝蓝双眸忽然变的火热起来,滚烫的泪水都被蒸发掉了。

  “可是……!”沈天“可是”了半天“可是”不出个什么来。

  “别可是了!我就问你,我漂亮吗?”

  “漂亮死了!”

  “我美丽吗?”

  “美丽透顶!”

  “我身材好吗?”

  “顶呱呱!”

  “我的眼睛迷人吗?”

  “迷死人!”

  “我的胸脯大吗?”

  “挺挺的。”

  “我性感吗?”

  “早把我搅得的心急火燎,心中长满了毛。”

  “想要我吗???”

  “恨不得现在把你推倒在地!好好蹂躏!”沈天忽然变的龇牙咧嘴。

  “那就来吧!”叶蓝蓝忽然扑在沈天的怀里,水蛇一般缠着他。

  “靠,这里啊!这里让人家女孩子看见了,我以后就再也泡不到妞了。”

  “靠,泡了我,你还想泡别的妞?”

  “你不知道表哥我饭量大,需求多吗?”

  “饭量大和那有什么关系,你真是色鬼,还需求多呢!我看你就一银样镴枪头。”

  “靠!不要胡说,太伤自尊了,小心我真的泡你!”

  沈天知道表妹叶蓝蓝故意激他,可是他偏偏受不了,男人嘛,谁愿意在女人面前承认自己的是个“废物”。

  “知道你不敢,你就一孬种!”

  “啊!孬种,靠,我是孬种,刚才那些红门的人是谁替你打趴下的。”

  “靠,我你不用打,也愿意爬下!”

  叶蓝蓝忽然变的软若无骨,身体火热起来,沈天顿时感觉心浮气躁,口干舌焦。

  “那我,我们开,开房去!”

  “哦!吔!”叶蓝蓝忽然欢喜的跳了起来,“表哥,我终于等到你说这句话了。”

  聚皇大酒店,房间里。

  大美人儿蓝蓝媚眼如丝,开始宽衣解带,……

  沈天望着蓝蓝那曼妙的身材,眼珠子都快要掉出来了。

  他喉咙里咽了一口口水,怔怔的看着,但没有饿狼一般扑上去,一旁早已经如泥鳅一般的叶蓝蓝忍不住说话了。

  “表哥!妹妹等你着了!”

  “等,等我干,干什么?”

  沈天的心中不知道为什么,涌起一股莫名其妙的恐惧。

  “你不是说要把我推到,疯狂的蹂躏嘛?人家可还是完璧之身啊……,表哥,我,我的身体只给你,你在我心中是最酷最酷的哥。……”

  叶蓝蓝妩媚的望着沈天,那充满欲望的眼光仿佛两条绳子把沈天往过来拉,娇滴滴的诱惑着他。

  数小时后。

  沈天悻悻的走出了聚皇大酒店。

  马路上车水马龙,人来人往,喧嚣异常,沈天垂着脑袋,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

  他在懊恼刚才的事。

  “怎么回事呢,从来都不是这样啊,难道我有问题?怎么就起不来了。哎!难不成是上次和沐雪玩的过火了?……回去一定要好好补补,不然在女人面前抬不起头来,那就倒势了。”

  沈天信步又来到了霸市灞桥河边的滨河大道上。

  他倚在河边的栏杆上欣赏着“鸳鸯戏水”,心情慢慢好了起来。

  这时,他身后传来一阵笑声,显然这笑声就是冲着他的。

  沈天懒洋洋的转过身来,眼睛一亮。

  “靠,怎么会是你这个烂逼!”

  “嘻嘻!我是来杀的你。”说话的显然是沈天的狐朋狗友小乞丐,赖七。

  “来吧!哥今天有点郁闷,需要发泄一下。”沈天懒洋洋的道。

  “嘻嘻,我怎么可能打过‘疯子’你了,尽管我‘小七哥’的名头在这霸市顶呱呱的。”

  “是不是红门那帮孙子让你来对付我的。”

  “嘻嘻,你的命可值钱了。”

  “多少?上了万嘛?”

  “十万块。”

  “真不少,又够我们吃喝一段时间了。”

  “嘻嘻!”

  那小乞丐赖七,向沈天挤了挤眼睛,忽然仰首狂笑作势道:“你这只死兔子,终于找到你了。”

  沈天冷笑说:“找到小爷又如何,一会儿把你当兔子架在火上烤的吃。”

  “靠,谁烤谁还不一定呢,你知道我是谁嘛?”

  “不知道啊,不过小爷我听说过你,据说你三年前三个月之间将霸市所有男乞丐,女乞丐,老乞丐,嫩乞丐都纳入‘七帮’,从此霸市乞讨业被你垄断,你丫成为了霸市名副其实的老大,现在旗下真乞丐,假乞丐近千人之多,而且旗下有数个养狗厂,资产过千万……嘻嘻最近听说一名女大学生,自愿下嫁于你,做你的帮主夫人。你丫还真是楼外楼上逍遥客,只羡鸳鸯不羡仙啊!”

  “嘻嘻!过奖,过奖,本七少虽然现在过的风生水起,逍遥自在,也不比天少你疯狂啊,”赖七忽然眉开眼笑的说:“嘻嘻,刚才还有人和一个大美人儿在‘聚皇’风流快活开房,这会儿到数落上我来了!。”

  “靠!这你也知道?”沈天有些惊讶,这小子的眼线真是无孔不入啊。

  赖七摇摇手中的苹果手机,嘻嘻的浅笑道:“草木皆兵!何足挂齿!草木皆兵!何足挂齿!”

  沈天不无感叹的道:“日!这年头真操蛋,乞丐都拿上高档手机了啊!让人活不!

  语毕,赖七向后看看了,又向沈天挤了挤眼睛,沈天自然明白暗处有红门的人,继续和赖七演戏。

  赖七手指伸在嘴里突的发出口哨之声。

  不远处的树林子里突然奔来十多条狂窜吐信的狼狗。

  这些凶狗,窜过来就如兵马一般伫立在赖七身后,等待命令。

  “哈哈,看来今天有狗肉吃了。”

  “听那帮‘红狗’说你得了一把好刀,权且试试刀如何!”

  “能行。你丫就瞅准了,正宗的宰驴杀狗刀。”

  话声中,十多只狼狗已凌空向沈天扑咬来。

  沈天冷笑了一下,并没有拿出的庖丁菜刀。

  而是双手如变戏法似的,手中不知道何时多了一条打狗棍。

  只见他左甩右敲,上击下踢。

  出手之准,棍法之快,手力之强劲,实在太过吓人。

  一敲便是狗的要害,一踢狗就嗝屁了。

  就连武功不弱的赖七也看傻眼了。

  眨眼之间,十多条矫捷的狼狗,竟被他敲在地上变成了死狗,没有一条睁眼的,有睁眼的也死不瞑目,暗叹对手之强悍,自己是条怂狗。

上一篇 返回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