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 占城 - 煮文岛 第16章
(占城)

  “不过,从即日起,我们飞狼帮要笑傲霸市,或者大西北,恐怕要免不了一翻较量厮杀,而且红门可能越来越给我们压力,所以我们各堂根据自己的情况,要鼓舞士气,做好多方面的准备。再即日起,我再次强调一下飞狼帮的帮规,其一:”薛浪喝了口水,道:

  “坚决不能和权力机构的人作对,因为他们是老爷,和他们作对,我们的日子只会雪上加霜。其二,不能扰民,我们是他们儿子,是他们用小米饭把我们养育****的,尽管我们走到另一条见不得阳光的‘道’上了,但他们永远是我们的衣食父母。其三,对敌人要秋风扫落叶般的无情,对兄弟要春天般的温暖。这样我们才能纵横捭阖,所向披靡。第四,解决不做毒品生意,我们可以收保护费,可以开厂子,可以黑吃黑,但决绝不能粘毒。谁他妈的粘毒,就滚他妈的蛋,泡捞饭。”

  薛浪这句粗话说完,顿时又响起一阵掌声,这掌声是给他们的老大薛浪的,也是给他们这个与众不同的帮规的。

  因为正因为这几条帮规,他们感觉他们虽然是些“流氓”,但是一群有别于其他黑帮,有情义的流氓。

  “老大,我们讨论也讨论了,您帮规也宣布了,那对红门作战,我们该怎么应对。”日月堂堂主诸葛明对薛浪道。

  “对,帮主,您就下帮令吧,兄弟们好久没厮杀了,皮都痒痒了。”开山堂堂主韩魁道。

  “哈哈……”,众人又笑。

  薛浪笑了笑,道:“很简单,就按黄丫头的策略办。这个策略就是我们飞狼帮近期应对红门的入侵的战略。第一,备战,会后各堂回去召集弟兄们开会,传达会议精神,加强警戒,做好开战准备。第二、备粮,一旦和红门开战,资金消耗非常大,武器消耗也非常大的,尤其是车辆,我们飞狼帮之所以叫“飞狼”,就是因为我们是一支骑兵,我们是骑在马上的狼,我们是长着翅膀的狼群,我们战斗的速度够快。”

  薛浪顿了顿又道:

  “这十年来我们各堂积蓄了不少,打这一仗应该绰绰有余,但我们要未雨绸缪,近期尤其要加大对摩托、轻骑的购买,现在我们的兄弟基本上实现了人手一辆摩托,但这远远不够,我们要在与红门开战之前,争取达到人手三辆摩托。当然购买摩托方面,我会下拨部分资金。第三,盯着红门,这个问题也是个大问题,所谓知己知彼百战百胜,这个事情就交给暗杀堂的人去办,不过各堂也要利用一切关系,想办法给暗杀堂的人提供情报,对提供重大情报的兄弟要奖励。还有,就是上面凤丫头提到的,小心红门来阴的,对我们的中坚力量下手,所以各位兄弟出门要小心,不要仗还没又开打,就挂了。”

  会议开了一个半小时,薛浪和各位堂主告了个别离开了。

  他要去见龙市长。

  沈天从沐雪别院出来的时候,打了个车来到霸市的滨河大道时,他正坐在河边的亭子上河景时,扫眼看见一个人。

  确切说是一个女人,长腿,细腰,挺胸,娇艳无比的女人。

  不知道为什么,她此时满面俱是惶恐之色,朝沈天这边跑了过来。

  沈天望了一眼,心里不觉的有些奇怪。

  这个女人不是天不怕,地不怕敢把皇帝拉下马吗,今天怎么被吓的如此模样,难道撞上鬼了?

  “站住………”

  思忖之间,只听这个女人后面冒出来一个人影,一边大喊,一边追了上来。

  眨眼间,就要将这个娇艳的女人追上了。

  那个女人焦急的驻足左右看路,当她的目光落在不远处亭子上的沈天身上时,俏脸上的惊恐之色一下子荡然无存。

  沈天皱了皱眉,纵身跃下亭子,甩了下头发,摸了下鼻子,望着嬉笑的跑过来那“美人”。

  不错,这个美人,正是沈天和赵机观音寺撞击过的,那个洗澡勾引沈天的少女。

  沈天叹了口气,说:“每次碰上你就没有好事。”

  怎知,那个少女跑在沈天跟前,竟然爬在他的肩膀上“呜呜呜呜”哭开了。

  “别装了行吗?叶小姐,叶姑奶奶,我叫你姥姥行吗!你没觉得你哭起来比鬼还难听吗?”

  “靠!”那个少女蓦然抬起头来,一双星眸瞪着沈天,粉拳直招呼他的胸膛。

  沈天忽然闪身躲开他的攻击,然后向河边走去,“姑奶奶,让我跳河淹死行吗?”

  哪知,那个“姑奶奶”张开双臂拦住他,爹声爹气道:“表哥,帮帮忙吧!你跳河淹死了,我就要被他们抓走了!”

  “他们?”沈天径自纳闷,不是一个人吗?

  谁知,他转过身来,看见至少有十个带着墨镜,穿着黑西装,脚踩黑皮鞋的大汉,背操着手伫立他们两丈远的地方。

  “哇靠!拍电影啊?”沈天惊叫了一声。

  “小子,不是拍电影,我们是追捕这个女人,你最好滚一边去。”

  最中间的一个大汉忽然面无表情开口道。

  此时沈天的那个“表妹”忽然双手叉腰,有恃无恐,趾高气昂的指着那个说话的大汉道:

  “你们为什么抓我,我又不认识你们!而且你们又不是□□!”

  那大汉道:“是不是□□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交出东西,我们自然不会抓你了。”

  “什么东西?蓝蓝!”沈天扭头好奇的向他的叶表妹问道。

  “没什么啦!表哥”叶蓝蓝剁了下脚,对沈天撒娇道。

  “不说我走了!”

  沈天忽然后退,装作一副要走的样子。

  “嗳嗳!我说就是了。”叶蓝蓝见表哥要走,忙道。

  “说吧!”沈天驻足。

  叶蓝蓝靠近沈天,口吐兰香在沈天耳朵上叽叽咕咕说了几句。

  “哇靠,上次我和赵机找宝贝,原来是被你丫给抢走啦!害老哥我忙乎了半天。”

  沈天听叶蓝蓝说完,指头在她光洁的额头上戳了几下,凶狠的道。

  “人家还不是想替你做点事嘛!”叶蓝蓝低着头,玩着衣角,一副做错事掉泪珠的样子。

  “你是怎么知道那里有宝贝的?”沈天疑惑的问道。

  “你告诉我的呀!”

  “靠!我自问嘴巴比瓶盖儿还紧,我怎么会告诉你。”

  “靠,你那次喝醉了,睡着了,我勾引你说梦话,说出的啊。”

  “啊!”沈天又叹了口气,道:“好吧!拿来!”

  “什么?”叶蓝蓝一副明知不懂的样子。

  “那我走了!”

  “哎哎!别走嘛!给你就是了!”

  叶蓝蓝慢吞吞的从后腰里摸出来一把菜刀来。

  这把刀,很普通,黑不溜秋,和一般的切菜之刀没什么两样。

  但,那些大汉看见那把刀,顿时兴奋狂喜起来,目不转睛盯着那刀,仿佛一群恶狗看了一块肥肉。

  沈天接过那刀,也一瞬间眼睛也直了,狂喜不已。

  “哇靠!果然是传说中的庖丁菜刀啊!哈哈哈!哈哈哈!”

  那个大汉,看见宝刀被沈天拿在手中,一双凶眼便盯在沈天脸上,道:“臭小子,快把刀缴出来,否则小心我们活剥了你!”

  沈天止住笑声,扬了扬手中的刀,看了一眼大汉,道:“活剥了我?就你们这些驴驹子?也不撒泼尿照照自己,真是的,……妈的个逼,四六级,只会下蛋的老母鸡。”

  闻骂,那魁梧的大汉厉叫道:“臭小子,看来你不见棺材你不落泪。”

  沈天淡淡地道:“老子见了棺材也不落泪,因为棺材里躺着的是你们的爹。”

  见沈天毫无惧色,那个大汉摘下眼睛,露出一张青春美丽疙瘩豆的脸。

  “小子,你知道我们是什么人吗?”

  “嘿嘿,肯定不是好人,从你那贼眉鼠眼的脸上就能看出来。”

  “红门你知道吗?”

  “红门?”沈天眼睛眨了眨,把玩着“菜刀”不说话。

  那汉子以为眼前这个臭小子被吓住了。

  “小子,只要缴出那把刀,我可以给你一笔钱。”

  听到有钱,沈天大叫一声:“好啊!”

  “什么?表哥,不能给他们呀!”听闻沈天要把刀卖给那些人,叶蓝蓝慌忙劝阻道。

  “你懂个屁,人不为钱,天诛地灭!”

  “那可是宝刀啊!”

  “宝刀也是刀啊,与其拿回家切磋,不如卖个好价钱呢!”沈天拿起“菜刀”端详着。

  “不叫人家叫你沈疯子,你果真疯了!”

  “切!”沈天不屑一顾。

  “小子,说个价儿吧!”那大汉对沈天刚才的言语很满意,不识货的家伙,看来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说个价,……好吧!嗯嗯嗯……”沈天忽然伸出一个手指头。

  “一千?”大汉道。

  “no!”沈天摆摆指头道。

  “一万?”

  “notoo!”

  “十万?”

  “no!”

  “一百万?”

  “no!”

  “一千万?”

  “no!”

  “小子,你耍我们呀!”那大汉有些怒了。

  此时,叶蓝蓝扑哧笑了,忽然在沈天的脸上“啵……”了一下,道:“表哥,你太帅了!我还以为你真是个傻蛋了,原来你在耍猴呢!嘻嘻!”

  沈天淡淡的一笑:“不,我不耍猴,我是很认真的和他们交易呢!疙瘩老哥,我说也既不是一百万,也不是一千万,也不是一亿,再往上更不是了,你说你为什么那么贱呢,哪有你这么做生意的。”

  大汉一脸迷惑,既不是一百万,也不是一千万,也不是一亿,那是多少?

  沈天懒洋洋的,一副教训的口吻,指着大汉道:“既然是做生意,肯定是价钱越低越好,你妈咪家是开银行的?有本事给老子把全世界银行里的钱都搬来。”

  “你说的是一百?”大汉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如果是一百块,他回去报告说花了一百万,自己岂不是赚发了?

  哪知沈天又摆了下手指道:“no!”

  “啊!……十块?”

  “no!”

  “一块?”

  “no!”

  “一毛?”

  “no!”

  “一分?”

  “yes!”沈天忽然笑眯眯的道。

  “不会吧!兄弟,你这不是白送吗?”大汉震惊的几乎认出妈来了。

  一旁的“美人”叶蓝蓝,也呆如木鸡,不知道沈天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不是白送,而是真要,您有一分钱吗?”沈天好奇的问道。

  “有啊!”大汉在兜里伸手摸出一张“人头”,走在沈天面前笑嘻嘻道:

  “兄弟,笑话哥哥不是?哥哥再穷也不会穷的裤兜空空没一分钱吧,你看,这不,百元大钞,一万个一分钱了,拿去,不用找了。”那大汉极其慷慨的要把钱往沈天的手里塞。

  “草泥马,你耍老子啊!”沈天忽然变的勃然大怒。

  “?”大汉一脸莫名其妙,这年头,多给点小费还挨骂?

  “老子说一分钱,而不是一百元?”沈天瞪了一眼大汉一字字道。

  “这,这,这等于是一万个一分钱吗?”

  “我还等于一万个你爹了,老子要的是钢镚,一分钱。”

  大汉这才恍然大悟,这个臭小子真的只要一分钱。

  他连忙在口袋里摸了起来,可是摸了半天,连个毛也没摸出来,他向沈天歉意一笑,忽然转身向他的“兄弟们”喊道:

  “都他妈的一愣一愣站的和驴鞭一样,快他妈的给老子找钢镚,一分钱。”

  一群人,上摸摸,下摸摸,左摸摸,右摸摸,里摸摸,外摸摸,最后都摆摆手,连个屁也没摸出来。

  那大汉见他的兄弟也没有,又转过身来歉意的望着沈天笑了笑道:

  “一分钱,我都见罢好多年了!……兄弟要不这样,我派人去银行里给你找去?”

  “我很忙啊!”沈天甩了甩头发,得瑟的笑了笑。

  “那怎么办?没有啊!”

  “我知道你们没有啊!”

  “那,那,那怎么办?”

  “靠,你知道猪是怎么死的吗?”

  大汉不说话。

  “笨死的!”一旁的叶蓝蓝忽然笑道。

  “对呀,笨死的,老子耍你们,你们还真当真啊!操!”

  “啊!!!我日——!”

  那大汉“你妈”两字还没说出口,口已经被沈天一拳揍歪了,摔倒在地爬不起来了。

  “杀!!!!”

上一篇 返回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