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 占城 - 煮文岛 第15章
(占城)

  只见屋内有个少年,穿着笔直的西装,坐在桌旁大口喝着酒,大口吃着肉,一边桌子上还用手机放着音乐。

  “我赚钱啦赚钱啦!我都不知道怎么去花。我左手买个诺基亚右手买个摩托罗拉,我移动联通小灵通一天换一个电话号码呀,我坐完奔驰开宝马没事洗桑拿吃龙虾。我赚钱啦赚钱啦!光保姆就请了仨,一个扫地一个做饭一个去当奶妈,我厕所墙上挂国画……”。

  呼北风走了进去,疑惑的问道:“这位小兄弟是……”

  少年把肉塞进嘴里,然后一双油腻腻的手,在桌巾上擦了擦,砸吧了两下嘴,甩了甩头发道:

  “我来自我介绍一下吧,我姓沈,名天!‘沈’是‘沈从文’的‘沈’,不过沈从文和我没关系,我不认他爹,他爹也不认识我,不过我认识他哥,沈从武;‘天’是鸡鸡向上天天泡妞的‘天’,这个名字酷吧,妞子经常说,‘天啊!饿地神(沈)啊,说的就是我,沈天。”

  “沈天?”

  “对,如假包换,假一赔十。”

  “沈天,”呼北风突然问:“你怎么进来的?”

  沈天笑道:“我一不是鸟,自然不是飞进来,我二不是猫,自然也不是爬进来的,我是人,你说我怎么进来的?”

  “我们以前认识吗?”

  “不认识!”

  “既然不认识,你来这做什么?”

  “嘿嘿!”沈天乐了,他来他马子家,反倒成了陌生人了,妈的,这是谁家的孙子,在这里狂吠?

  “嘻嘻,你总算问到重点啦!我们以前认识吗?”沈天反问道。

  “不认识!”

  “既然不认识,你来这做什么?”

  “啊!”呼北风指了指自己的鼻子,道:“你问我来做什么?”

  “是啊,这里没有其它狗日的啊!”

  “靠,妈的个逼,我是这里的主人的表哥。你说我来做什么?”

  “哦!”沈天上下打量了一下眼前这个青年,惊奇道:“你就是这里主人的那个表哥啊!”

  “不错,如假包换。”呼北风拍拍胸膛道。

  “那我就得考考你了,你说老公亲,还是表哥亲?”

  “自然是老公亲了!”

  沈天也拍了拍自己的胸膛道:“那我是这里主人的老公,你说我来这里做什么?”

  “你是沐雪的老公?……不对,你放屁,沐雪还没结婚了。”

  “没结婚就不能没有老公吗?你没出生还没爹呢?”

  “草泥马,你是来捣乱的!”呼北风似乎很生气。

  闻骂,沈天没还嘴,而是伸手去拿桌子上的鸡腿咬了两口,嚼了几下,然后才满嘴油腻的冲呼北风骂道:“我不是来捣乱的,我是来草泥马的!”

  呼北风怒了,“看来老子不教训你一下,你还真不知道深浅。”

  沈天又咬了几口鸡腿,冷冷的说:“癞蛤蟆打呵欠——好大的脚气!”

  “你妈的鸡腿把,还吃。”

  话声中,呼北风突然欺身过来,一拳砸向沈天的嘴巴。

  沈天身子后仰,抬脚就朝呼北风的下阴撩去。

  呼北风怎能让沈天撩中自己的命根子,向后闪身一躲,避开沈天的撩阴脚。

  “哇靠,老子还没发现你还有两下子啊!”

  “嘻嘻!你就没发现你长的像我吗,你爹地呀!而且老子不是有两下子,而是有三下子。”

  “小碎逼,看老子不打的你满地找牙。”

  呼北风又是一拳猛击过来,直捣沈天的面门。

  沈天将头一低,闪身从拳手下窜过,左肘顺势击向对方的胸膛,欺身进逼,身法之快,宛若流星。

  如此动作,呼北风大感不妙,扭身欲躲,可惜已晚,被沈天一胳肘狠狠的撞在胸膛上,踉跄向后两个趔趄。

  “嘻嘻,龟儿子,老子还没用力哩。”沈天活动了下胳膊道。

  “妈的逼!”呼北风喘了一口气,感到胸有点闷,骂了一句,脚踏丁字步,注视着沈天,聚劲掼臂,抬脚就向沈天的胸膛踢去,他想把刚才的“亏”踢回来。

  沈天嘻嘻一笑,轻哼一声,定住身形,稳如泰山,贸然不动。

  说时迟,那时快,呼北风一脚之力呼呼生风,腿力刚劲,重重的踢在沈天的胸上。

  可是呼北风忽然感觉这一脚踢的有点不对劲,仿佛踢在了棉花团上一般,柔软无力。

  正当呼北风纳闷,沈天突然一挺胸,呼北风顿时如皮蛋一般震退了出去,他感觉自己的脚几欲折了,痛的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呼北风一边忍着疼痛,一边那个纳闷呀,这沈天还是不是个人啊,看其瘦弱的躯体,怎么就有这么大的力道啊!

  沈天冷笑的看着呼北风道:“滋味怎么样,是不是很痛啊!”

  “痛你妈!”呼北风又骂道。

  “嘿嘿!看来还没把你个龟儿子打舒服了啊!”

  话音刚落下,沈天身形闪动,握掌成拳,闪电般一拳向呼北风捣去,呼北风也手臂一振,击打过来。

  两个拳头就在对撞的一瞬间,沈天的拳头忽然变拳为抓,一下子抓住呼北风的手腕,顺势一带。

  呼北风不由自主的向前扑来,沈天眼中精光咋射,用自己的两个肩膀狠狠的撞上了呼北风的胸膛。

  呼北风感受到一股强大的冲击力,身体不由的向后跌去。

  “啪!”的一声。

  呼北风跌出两丈外,落在地上,面如土色,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良久才颤声道:“好,功夫不赖。”

  沈天嘻嘻一笑说:“还可以吧,别人都是这么夸我的。……”

  他话未说完,门外一个倩影走了进来,竟是沐雪。

  她笑容满面的鼓掌道:“表哥,怎么样,我没说错吧!我这个男朋友厉害吧。”

  呼北风从地上艰难的爬起,活动了下颈骨道:“比我厉害!”

  沈天看看沐雪,又看看呼北风不禁迷糊了,道:“阿雪……,你这是,耍你老公啊!。”

  “嘻嘻!”罗沐雪凑过来,在沈天的脸上“啵”了一个道:“老公,你真行,今天怎么变这么帅了!”

  “嘻嘻!”沈天一揽罗沐雪纤细的小蛮腰,捏了几把,暧昧的道:“是男人都要‘行’,如果不行,就变成死人妖了,也就不帅了!”

  沈天说完,给呼北风抛了个“坏”眼,道:“表哥,你说对吗?”

  呼北风见沈天对罗沐雪又搂又抱,心中嫉妒不已,脸上却表现自如,冲沈天笑了笑,“能有你这么能打的表妹夫,表哥我为我表妹感到高兴啊。不过,以后你要是欺负她的话,我可不饶你。”

  “嘻嘻!你打不过我地!”

  呼北风用手作了手**的姿势,道:“我拿枪打你屁屁!”

  “我屁屁是铁做的。”

  “……”

  沐雪见两人斗嘴,嘻嘻一笑,俏脸一凝道:

  “别臭屁了!我找你们还有要事呢,走……。”

  飞狼帮,密堂。

  会议桌的首位上坐着一个相貌相貌奇伟,浓眉大眼,高鼻阔嘴的中年人。

  此人不是飞狼帮帮主薛浪,还能是谁。

  在会议桌的两边还坐着十几个人,有身材魁梧的,有骨瘦如柴的,有男,有女……,这些都是飞狼帮各堂口的堂主,每个人都是飞狼帮的□□。

  “好,现在人都到齐了,开始开会。”薛浪扫视了会议桌上的手下,朗声道:“飞狼帮自建帮以来,有二十多年了,这二十多年来,前十多年一直在刀口上厮杀着。终于在十年前,我们一战定乾坤,打败鹰帮,成为霸市道上的主宰者。而在这近十年来,我们不断巩固自己的势力,增加自己的实力,现在可以说是兵强马壮,称雄一方。”

  薛浪的开场白,掷地有声,动人肺腑,现场的手下无不震动,眼神中流溢出无比的激动。

  “但是,在今天我宣布一件飞狼帮建帮以来的最耻辱的事。”

  薛浪又扫视了一下各堂堂主,方才一字字的道:

  “我们的史魂,史副帮主叛帮,投靠红门。”

  “啊!……”

  下面顿时惊讶声响成一片,充满了“不可思议”的氛围。

  “薛爷,史魂叛帮,投靠红门,想干什么?”在一片惊讶声中,坐在最后的一个三十多岁的美****人,飓风堂堂主西门霜忽然开口向薛浪询问道。

  “是啊!帮主,史魂叛帮是我们飞狼帮史上最耻辱之事,您就下格杀令吧。我们抓到他,一定把他碎尸万段。”

  “帮主下令吧!”

  “薛爷,我们踩云堂愿意担当格杀史魂的任务。”

  “帮主,我们天雷堂愿意担当格杀史魂的任务。”

  “帮主,我们霹雳堂愿意担当格杀史魂的任务。”

  各堂堂主对史魂的叛帮,俱都面露不齿之色,皆争先恐后的担当刺杀任务。

  薛浪望着这些和他一起在刀尖上厮杀过来的兄弟,心中一震,虽然十年来没有斗战,他的这些兄弟依然斗志激扬,忠于飞狼帮。

  “兄弟们!”薛浪振声道:“叛徒注定是要被踩在脚下的,但眼前更大的问题是,我们面临一场前所未有的斗战,那就是新任红门门主华天龙有意插脚霸市,割走我们的肥肉。兄弟们,这才是今天会议的议题。”

  “啊!薛爷是说,红门有霸市插脚的行动?”

  薛浪道:“不错,密杀堂的情报已经证实,红门的堂主呼北风已来到霸市策划此事。兄弟们议议此事。”

  薛浪话音刚落,天雷堂堂主雷万城大喝一声道:

  “他奶奶的,红门就算是大西北道上的霸主,又能怎么样,我看一不做,二不休把这个呼北风的家伙给做了,杀鸡儆猴。”

  “对,华天龙这孙子就不是什么好鸟,当年薛爷和李红门不是有约吗,双方井水不犯河水,现在红门变卦了,那我们也不能再信守承诺了,诚如雷兄所说的,杀鸡震虎,给华天龙点颜色看看。让他晓得,这些年红门之所以扩张的如此迅速,完全是我们飞狼帮不与他争夺,否则我们飞狼帮就成了大西北第一大帮了。”踩云堂堂主高步附和着说。

  “以我看,不如先发制人,奇袭红门总部,活捉华天龙,让他知道我们飞狼的速度。”霹雳堂堂主唐唐伸出大掌比划了下道。

  “靠,千万不要轻敌,我们飞狼帮的确不弱,也不会任人欺负,但我们千万不能大意轻敌,红门可不是一般的帮派,门下帮众几十倍于我们。虽然他们不会倾巢出动,但其实力仍不可小觑。我个人认为我们应该先礼后兵,让道上的其他兄弟帮派也瞅瞅,是红门不仁,而非我们不义。然后一举消灭来犯之敌,顺势歼灭红门。实现我们飞狼帮多年的夙愿。”日月堂堂主诸葛明有条不紊的道。

  英雄堂堂主晁泰点点头道:“我赞成诸葛老弟的话,得道多助失道寡助,道上有道上的规矩,他红门打破这个规矩,那不行,我们应该更多的寻求周边兄弟帮派的支持,适当的时候可以联合攻防。”

  “不错,红门虽然在大西北的霸主,但是毕竟在大西北还有不少对红门不满的帮派,我们可以和这些帮派联合起来对抗红门,进而消灭他。”斗战堂堂洪战强道。

  “我认为还是以静制动比较好,霸市是我们的地盘,红门绝对不可能大规模攻击,否则他后方空虚,定有其它帮派觊觎着他。所以我认为他们可能会采取一些不光明的手段的。比如对薛爷下手,或者对各堂堂主下手,消灭我帮的中坚力量,然后信手得来。”追凤堂堂主黄凤道。

  “那凤妹子具体说说怎么个以静制动法呢!”百鬼堂堂主玄玄似乎对黄凤的这个论断比较感兴趣。

  黄凤瞥了一眼玄玄,道:“高筑墙,广积粮,盯着狼。”

  “嘿嘿!凤妹子就是有文化,把古代的东东都搬出来了。”地虎堂堂主第二虎嘻嘻一笑道。

  滚石堂堂主王小石一笑道:“我赞成凤妹子的这个想法。就是不知,何为‘深挖洞,广积粮,盯着狼’?”

  薛浪也饶有兴趣的望着黄凤。

  黄凤美眸一眨,道:“明朝建国以前,朱元璋召见一位叫朱升的知识分子,问他在当时形势下应当怎么办。朱升说:‘高筑墙,广积粮,缓称王\\\\'。朱元璋采纳了他的意见,取得了胜利。这个话应用在我们帮里就是‘高筑墙,广积粮,盯着狼’,具体含义就是,备战,备粮,了解敌人,等待时机消灭他,他们是狼,我们比他们更狼。”

  “再说具体些!”薛浪忽然笑眯眯的看着黄凤道。

  黄凤见薛浪盯着他看,脸上微红道:“就拿我们飞狼帮来说,我们当下的任务就是一边积极的准备战斗,组织帮众,操练兵马,一边调配资金,储备粮草兵器,一边全方位盯着红门,哪怕风吹草动,我们也要迅速掌握,做出决策。”

  黄凤说完,朝薛浪笑了笑,致意。

  薛浪凝神思忖了一下,忽然冲在坐的飞狼帮堂主道:“刚才听了兄弟们的想法,我感触很深啊,你们能有如此见地,可见这十年来没少读书啊,呵呵,不错,当初黄丫头的建议不错啊,我们不是一群乌合之众,我们是有知识的流氓,哈哈。”

  薛浪开怀大笑,在坐的堂主也都哈哈大笑起来。“有知识的流氓”,嘿嘿!

  薛浪又道:“笑声告诉我们,我们还是一群乐观的流氓!”

  大家又笑。

上一篇 返回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