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 占城 - 煮文岛 第14章
(占城)
  这时,李文霸忽然不知道想起了什么似的,对薛浪说:

  “薛爷,我发现沈天这个臭小子有些不对头。。”

  “他怎么不对头了。。”

  “薛爷,有句话,……我不知道该不该说?”呼啸忽然看着薛浪,有些犹豫的样子。

  “说!你什么时候变的婆婆妈妈,像个鸡婆了!”闻言,薛浪朗声道。

  “我刚去了现场,又去周围转了转,我发现有人在不远处买了一大块庄园。”

  “谁?”

  “罗沐雪!!!”

  “你怀疑她?”

  “是的,薛爷,罗沐雪在黑白两道扬言要干掉您,这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

  薛浪苦笑了下,他知道呼啸接下来想说什么。他忽然叹了一口气道:

  “沐雪是我看着长大的,我和他爸爸罗万富是好朋友,没想到现在成了这样。……哎!我还重复那句老话,没有我的命令,你们谁也不许动她。”

  “可是,薛爷,她万一动我们怎么办,她可以花钱买杀手啊!”

  “无论她用什么手段来刺杀我,我都不会怨她的,你们见了她最好也躲远一点,我对她的爱护如我的女儿月月一般。”

  活已说到这个份上了,李文霸、齐云飞、呼啸也不好再劝薛浪什么。

  这时,李文霸忽然不知道想起了什么似的,对薛浪说:

  “薛爷,我发现沈天这个臭小子有些不对头。。”

  “他怎么不对头了。。”

  李文霸道:“他这个小子总爱玩一些小聪明,这也倒没有什么,不过我们的人给我报告说,他和罗沐雪昨天晚上成双入对的在聚皇大酒店吃大餐。”

  “真有此事!”薛浪心中一惊,道:“这个沈天,处处给我惊奇,他怎么和沐雪在一块了。难道……,薛浪有点不敢想了。”

  “文霸,你把沈天叫来,我问问他。”

  “是!”

  李文霸走了出去,没一会见工夫,就把沈天带来了。

  姬六也跟着沈天,因为,是沈天叫他来凑热闹的。

  但被李文霸挡在门外了,道:“薛爷只见沈天一人,没说见你,你可以回去了。”

  姬六道:“没说见我,就不能看看,这是你们家的吗,写你名字着吗?”

  “有什么好看的,小心把眼睛看瞎了。”

  “砰!”一声。

  李文霸说完,就把门狠狠掼上。

  如此光景,姬六不禁骂道:“你麻痹的,老子跟薛爷的时候,你还穿开裆裤着了,没卵蛋的孙子。”

  姬六这话,里面的人都听到了,薛爷皱了皱眉头看了李文霸一眼,没说什么。

  沈天走到薛浪面前,说:“您是给我发奖金?”

  薛浪开口笑道:“你这个臭小子就往钱堆里钻,小心哪天被钱勾去魂了。”

  沈天嘻嘻一笑道:“人家不是说‘宁在钱下死,做鬼也风流吗?’”

  “是‘宁在花下死,做鬼也风流。’”李文霸纠正道。

  “臭屁吧你,不懂得变通。”沈天讥讽道:“没文化,真恐怕!”沈天对李文霸那天骂他耿耿于怀,一直想“报仇雪恨”。

  “你!”李文霸瞪了一眼沈天,有些怒了,臭小子你骂谁臭屁了。

  但薛爷在场他不敢发作。

  “沈天,昨天是飞轮和你一道去国贸的吗?”薛浪忽然开口道。

  “我昨晚不是告诉够您了嘛,没有。”

  “没有?”。

  沈天说:“本来我以为骆飞轮会陪我去,可是骆大哥叫我自已去就的了,反正我对霸市熟悉的和自己家似的。”

  “结果是你一个人去的”

  “是呀,回来天就黑不溜秋的了。。”

  “薛爷。”李文霸说:“给国贸打电话去问一下不就知道了。”

  沈天抢道:“是啊,问一下啊!最好绑来当面对质。”

  李文霸还想说什么,薛浪却问:“沈天,昨天你是什么时候回来的?”

  “什么时候回来?”沈天故意想了想,答道:“回来的时候,正好洗浴中心的门关了,我就跑去韩总管的房子洗澡了!”

  “哦!”薛浪思忖了一下,又问道。“沈天,听说你和罗沐雪认识?”

  “认识呀,我干爹不是说我老大不小了还不往家里带妞子,我最近发现罗沐雪长的是那么沉鱼,那么落雁,于是我现在一门心思想泡她,不要让我干爹门缝里看人,把我看扁了。”

  “啊!你在追那个坏女人啊!”李文霸惊奇的道。

  “你早餐吃了驴粪了?你怎么说话了,她怎么是坏女人了,你妈才是坏女人了,你他妈的给我说清楚。”李文霸对沐雪的出言不逊,沈天有点不**,狠骂道。

  “臭小子,她又不是你妈,你牛什么**?”李文霸不甘示弱。

  “靠是你妈了,在我心里,她就是我的,怎么啦。你损她就等于损我。妈的个巴辣!”有薛浪在场,沈天一点也不刁李文霸。

  “你骂我?”

  “骂你怎么了,骂你一句是单单,骂你两句是双双,你和乌龟王八蛋有什么区别。”

  沈天此话一出,一旁的齐云飞、呼啸都不由扑哧笑了起来。

  “好啦。沈天,你回去吧!”

  薛浪有些不耐烦了。

  李文霸怒气冲冲的看着沈天出去了。

  见沈天出来了,姬六便迫不及待冲上去,问:“沈天,没什么事吧?”

  “我能有什么事了,福大命大造化大。”

  “臭屁!”

  “不过,薛爷似乎怀疑我说的话,反复问我昨天是不是去取衣服了。哎!姬老哥,你最了解我了,我是个老实人,我怎么会说谎了。”

  “臭屁!”姬六憨憨一笑说:“不过,我去见薛爷,给你作证。”

  “算了。没什么大不了的,走,喝酒去。狗日的李文霸,卖屁股,没儿断后……”

  沈天骂骂咧咧和姬六走后,李文霸打电话到国贸,证实了沈天的话,薛浪对沈天不在怀疑了,对于他和沐雪,他觉得很正常,都是年轻人,你追我爱,你情我愿,没什么奇怪的。

  当然,最教他深信不疑的理由是:如果沈天对他有二心的话,昨晚看到有人刺杀薛浪,沈天就不会喊了,那样,薛浪今早就恐怕见不上红红的太阳了。

  还是清晨。雪沐家园,罗万富留给女儿罗沐雪在霸市的一处豪华别墅。

  这别墅设计非常华丽、别致,房子、门窗、围栏都依仰天籁,浑然成景,极富诗意。

  此时,房子里却坐着二个男人。

  一个长得文质彬彬,三十岁左右,叫呼北风,是罗沐雪的表哥,红门的一个堂主。

  另一个四十岁左右,长脸黑面,样子冷森森的。

  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背叛飞狼帮的史魂史副帮主,道上人称魂哥。

  “北风,你姑父生前和我是磕头弟兄,沐雪的仇一定要报的,我恨薛浪也好长时间了!”

  呼北风叹息道:“我这可怜的沐雪表妹,早年没有了娘,现在又没了爹,太命苦了,所以她的仇等于是我的仇,她敢对薛浪宣战,我也敢,这些年来我一直劝说李云门踏平霸市,无奈李云门鼠目寸光,胆小如鼠,不敢有所动作。这下好了,他被长老团集体发难赶下台了,新门主华爷雄才大略接受了我建议,我终于可以放手一搏了。”

  呼北风吐了一口气,又道:“史叔叔,你可要祝我一臂之力啊,华爷说了,只要踏平霸市,这个地盘全部归你管辖,同时把您吸纳为红门的一名长老。”

  “华爷真的这么说?。”史魂喜形于色,大西北黑道霸主红门的一个长老,分量够重,给力。

  “当然了,以华爷在道上威望,说什么就是什么。我和华爷聊过几次,他很看好你,有意纳入他的班底,华爷现在刚刚执掌红门,根基还不牢靠,需要史叔叔你这样的‘老江湖’啊!”

  呼北风望了一眼史魂,观察了一下他的神色,又低声道:“飞狼帮是块硬骨头,不好啃,可能要付出沉重的代价,华爷暗示我,只要您能拿下薛浪,红门的副帮主之位随时给您留着。”

  “这个华爷已派特使与我聊过了,我现在也信守承诺已经离开飞狼帮了,并和飞狼帮干上了,那天晚上如果不是有人喊,早把薛浪送到阎王殿烤羊肉串去了!”

  “史叔叔出手,大事可成!”

  “精诚合作,金石为开,我对飞狼帮了如指掌,一切都在掌握之中。”

  顿了顿,史魂又冷笑道:“不怕告诉你,事实上我已经在飞狼帮里埋下了几颗定时炸弹,不过现在还不是动手的时候,我要薛浪在痛苦绝望中慢慢消失。”

  “史叔叔似乎和薛浪有莫大的仇恨?”

  “我和他的仇不共戴天,他不仅害死了我的拜把子兄弟罗万富,而且抢走我的最心爱的女人。”

  呼北风心中暗笑了下,心道:没想到这个孙子还是个情种吗,没看出来,不知道哪个女人瞎眼了,看上他这么个黑面炭。

  嘻嘻,也许他是自作多情吧。

  呼北风心中这么想,嘴上却添油加醋道:

  “都说朋友妻,不可欺,看来薛浪也是个挨千刀的老色鬼啊是朋友妻,不客气。史叔叔,这个仇可不能不报啊,男人啊,决不能让绿帽子把自己给压着。”

  呼北风把这话说完,替史魂把酒倒上,两人举杯一饮而尽。

  史魂黑炭一般的脸,微微有些红,一拍桌子道:

  “有朝一日,我定要把薛浪的女人全部推倒,压在身下。”

  呼北风咂巴了下嘴,似乎对薛浪的五位夫人也很感兴趣,笑道:“史叔够男人!小侄我一定助你完成这个愿望。”

  史魂笑着点点头,夹了一口菜吃了吃,嚼了几下,忽问:“北风啊,为叔知道你现在还没成家啊!”

  闻言,呼北风有些不懂,道:“史叔怎会突然问这个问题?”

  “哈哈,不过你虽然没有成家,但史叔知道你身边女人很不少!”

  “史叔笑话人!”

  史魂指了指呼北风发红的脸,笑说:“所谓有家伙不用,过期作废,男人三妻四妾很正常,如果你守着一个女人在一棵树上吊死,到了地下阎王都会笑你是个孬种,会收回你的家伙,让你下辈子转个草驴!”

  “史叔这是什么论调,难道史叔也好这一口……”呼北风望着史魂鬼魅一笑道。

  “哈哈,叔叔最近泡上一个又美又**的女人,有机会介绍给你,包你十万个满意,嘻嘻………那奶子……”

  就在史魂和呼北风两个色棍大谈妞子把戏,这时,呼北风的电话响了,他看了下电话号码,马上接起。

  “喂,沐雪!……嗯嗯,好的。”

  “是沐雪?”

  “是的!她说现在赶不回来了,叫咱们下午三点到聚皇大酒店等。”

  “也好,我正好有点事情要办,我先走,三点咱们在碰头,详细商量除掉薛浪的法子。”说着,又拿起酒来,一仰而尽,然后才起身离去了。

  呼北风把史魂送到门口,转身进屋,不由大惊失色,怔住了。

  “不用怕,进来!”

上一篇 返回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