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 占城 - 煮文岛 第13章
(占城)

  一夜之间,发生了三件事,两件小事,一件大事。

  薛浪有些睡不着觉了,兴奋的,特别是那件大事。

  所以,他一直没睡,在密堂里坐到天亮,他在思索一些问题,他要做出一些决定,雷厉风行的。

  翌日清晨。

  天刚刚亮。李文霸就打开电话通知十二堂的堂主了,帮会定在十点钟。

  飞狼帮其实有十三堂,除了霸市南六县和北六县十二个县设立的十二堂外,还有一个暗杀堂,专门负责暗杀和情报收集,是由帮主薛浪直接控制。

  齐云飞也一早就去约龙市长了,薛爷有约,龙市长这点面子还是会给的,会面定在十二点,天狼大酒店。

  天狼大酒店是天狼集团旗下的产业,和政要会面,薛浪一般都安排在自己的地盘上,方便,省心,安全。

  呼啸一早也出动了,他除了去暗查前副帮主史魂,还有一个任务就是去找骆飞轮。

  骆飞轮的手机一直没人接,最后直至关机。

  这不是他的风格,隐隐的呼啸感到一些不妙。

  韩笑第二天早上,就接到薛浪的电话,被降职了,改为洗浴中心的管事。

  薛浪告诉他,这是惩罚。

  薛浪的惩罚,很少有人违背,韩笑也不例外,他不敢,违背了薛爷,他肯定见不到明天早上的太阳,所以他一声不吭老老实实的去管理“城外城”的洗浴中心了。

  对于薛浪的处罚,韩笑还是感恩的,因为薛爷尽管降了他的职位,但没有降低他的工资,说实在话,薛爷的总管,年薪都上百万了。

  薛浪一夜没睡,精神依然奕奕,没有一点萎靡不振的感觉。

  而且破天荒的他今天早上没有出去,溜达。。

  而是逍遥自在的和五位貌美如花的夫人坐在一起吃早餐。他的五位太太分别是:

  大太太:正红,35岁,跟着薛浪最早,十年前就和薛浪一起出生入死。

  二太太:雪晴,34岁,和薛浪八年前相识,一见钟情。

  三太太:温情,28岁,才女,五年前和薛浪相识,互为知音。

  四太太:心怡,26岁,三年前和薛浪约会,薛浪的粉丝。

  五太太:花蕊,33岁,风月场上的交际花,十年前便和薛浪认识,二年前和薛浪确定关系。

  五位夫人显的很开心,因为能和薛浪共进早餐少之又少,当然她们心里各自有个疑问,为什么五位夫人都来了?为什么不是她们某个人?

  “今天早上和五位夫人聚餐,我感到很高兴,这些年来感谢各位夫人能陪伴我左右,我薛浪已经很知足了。”

  薛浪如此说,五位夫人面面相觑,薛爷这是什么意思?一副要遗嘱的样子,难道和昨晚刺伤的事有关?……

  “薛爷,有什么事要发生了嘛!”

  跟随薛浪最久的大夫人正红似乎觉察到了什么,温柔的看了一眼薛浪道。

  “呵呵!能有什么事呢!”

  “薛爷一定有事。”二夫人雪晴也符合道。

  “其实——”薛浪顿了顿,道:“也没什么大事。”

  “薛爷,你就说吧!和你的女人你还有什么不能说的。”

  “是啊!薛爷,我们既然跟了你,就和你同甘共苦。”

  五位夫人如此“表态发言”,薛浪略略有些感动,他又思忖了一下,才缓缓道:

  “五位夫人大概知道红门吧!”

  “红门?”

  薛浪道:“不错,就是真个大西北黑道的霸主那个红门,我们霸市也是大西北的一部分。”

  “薛爷,难道……?”大夫人正红心中一颤道:“红门的门主李红门不是和您有旧交吗?而且和你有约,此生不插手霸市吗?”

  薛浪叹了一口气,道:“当年我和李红门的确有约,但现在变天了,李红门突然在一夜之间消失了,新门主华天龙现在执掌红门大权了……”

  “啊!”五位夫人都是聪慧之人,立马猜想到什么。“红门要对我们飞狼帮下手?”

  薛浪没有摇头,也没有点头,又叹了一口气道:“现在他们没有动作,但山雨欲来风满楼,我们的史副帮主就投靠红门了。”

  “啊!史魂叛变了?……”

  “不错,现在已经证实了,昨晚的刺伤行动就是史魂一手策划的。还好沈天那小子救了我一命,要不今早我就不能和五位夫人一起看那绚丽朝阳了。”

  薛浪说完笑了笑,忽然看了一眼花蕊道:“阿蕊,我听说沈天和你走的很近。”

  闻言,花蕊一愣,旋即灿然一笑道:“他是我干儿子啊!”

  “啊?”这下轮薛浪吃惊了?“你干儿子?他不是商飞鹏的干儿子吗?”

  “嘻嘻,薛爷呀,许沈天是商飞鹏的干儿子,就不许是我的干儿子吗?”

  “呵呵,那到不是,沈天是商副帮主的干儿子,也是我的世侄,既然你也认他做干儿子,那干脆我也认他做干儿子算了。哈哈”

  “薛爷,您要和我抢儿子啊!”花蕊娇嗔道。

  薛浪道:“哈哈,是你儿子就是我儿子,不存在什么抢不抢。”

  “薛爷似乎很喜欢沈天这个小子啊!”一旁的早已看不惯薛浪和花蕊一唱一和的大夫人正红忽然冷着脸道。沈天让他表哥韩笑丢了总管之位,她心里多少有点不平衡,尽管他是薛浪的女人。

  薛浪是何许人也,早已看出大夫人话中之酸意,他忽然正声道:

  “沈天是我的世侄,也是我的救命恩人,今天我请五位夫人来,还有一件事要宣布,就是我要提拔沈天。”

  “老爷准备提拔沈天做什么职位?”

  “我现在没想好,不过我肯定要提拔他了,这小子蛮机灵的,而且估计也得到了商副帮主的真传了。再说了,……”

  薛浪话还没有说完,忽然门外传来了呼啸急促的声音。

  “薛爷!”

  薛浪看了一眼五位夫人,没说话,忙往外走去,他知道呼啸有重要话要对他说。

  二人进入秘室,薛浪赶忙问道:

  “呼啸,找到了史魂的线索了?”

  “薛爷,史魂我到是没发现他的踪迹,但飞轮一直关机,我怀疑出事了,今早的报纸说郊外发生了一起****案,死了一人,我怀疑和飞轮有关。”

  “哦?”薛浪眼睛跳了一下,他心中犯起了一种不祥的预兆。

  “报纸没有具体说,我已经派人去打探过来了。”

  “怎么样!”

  “应该就是飞轮。”

  薛浪忽然攥紧拳头,一言不发。

  “死者穿着蓝色牛仔裤,黑西服,昨天飞轮穿的正式这两件衣服,而且,在现场还发现许多飞轮的独门暗器小齿轮,这已经非常明显了……”

  “他是怎么死的?”薛浪面色很难看,显然种种表明死者就是骆飞轮。骆飞轮虽然是他的护卫,但他一向把他当兄弟。

  “胸前被踹断七八根肋骨,一击必杀。”

  薛浪面色阴冷道:“骆飞轮在道上也算是一等一的高手,怎会遭此毒手?”

  “对方的武功似乎比他高很多了。”

  “可是,骆飞轮也不是软柿子呀!”

  “那一带人烟稀少,树林又多,如果有人要偷袭,骆飞轮虽然身手不错,仍然难逃毒手了。”

  两人一时之间陷入沉默中,半晌,呼啸才喃喃地道:“天都黑了,他一个人跑到郊外不知道做什么去了?”

  “会不会是要追史魂?”薛浪突然想到什么似的。

  “你说是史魂杀了骆飞轮?”

  “有这个可能。”

  薛浪知道史魂的武功很高,而且他叛变了,如果史魂和骆飞轮碰在一起,必下杀手。

  因为,杀了薛浪的一个重要护卫,等于断了薛浪的一只手掌。

  呼啸有点不相信说:“飞轮的齿轮暗器不到万不得已,一般不轻易施出,一旦施出,必杀,我自问是躲不过的。史魂虽然功夫比飞轮高,但也不会那么轻松的把飞轮重击致死。”

  薛浪摇摇头,道:“史魂藏的很深,他是高手中的高手,我最近才知道他以前和我比试切磋都是故意输的,他的真正实力不在我之下,再说了他既然投靠了红门,相比还有帮手也未必。”

  “也许吧!”呼啸叹了口气。

  呼啸,一向是个很自傲的人,他们护卫四人平时虽然谁也不刁谁,都认为自己才是四人中最厉害,但现在骆飞轮竟然惨遭毒手,他心中隐隐的有些恐惧。

  哎!悲剧就像拉屎一般,一切来的太突然,呼啸感觉。

  “薛爷,哪怕掘地三尺,我一定会把史魂找出来,替飞轮报仇。”呼啸忽然咬牙切齿的道。

  薛浪点点头道:“这个仇,我们迟早要抱,但在非常时期,做事不能太冲动,一切以大局为重。十点钟有帮会,会上我自有注意。你明白吗”说到十二堂,薛浪似乎又有了点自信。

  的确,霸市飞狼十二堂,阎王见了也让三让。

  “呼啸,你马上亲自再去确认一下尸体,看看是不是飞轮的?”

  “是!”呼啸应了一声,旋即起身往外走。

  薛浪叮咛道:“呼啸,如果真是他,你该知道应该怎么办吧?”

  “我知道。”

  “好,快去吧!”。

  呼啸刚走,李文霸和齐云飞就回来了。

  “薛爷!呼啸打探的怎么样……”。

  薛浪看了他们两一眼。接着,把郊外发现尸体的事情给他们说了一遍。

  齐云飞听了,不禁大叫道:“靠,谁他们干,让老子查出来非让他孙子股断,泡捞饭不可?”

  薛浪的四个护卫虽然平时各不相让,但彼此却都把对方当兄弟。

  “这个还不知道,不过史魂的嫌疑最大。。”

  薛浪忽然冷冷的道:“无论如何,史魂叛帮,就是格杀勿论,但是现在还不是报仇的时候,所以你们俩没有的命令,谁也不能轻举妄动,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是!”

  不一会儿,呼啸就气喘吁吁的回来了。

  薛浪见他进门时,面色凝重,便知道结果如何。

  “是飞轮?”

  “是!”

  “会不会是对方使了见不的人的手法……”

  “不,那是脚揣中的。”

  “哦?这脚够厉害?”

  “那个脚法很神奇,揣里不揣外,却把五腑六脏都震碎了,而且断了七根肋骨。”

  “这么厉害。”薛浪倒吸了一口气,道:“我纵横黑道几十年了,还没有听说过这么厉害的角色,这似乎不是史魂能办到的。”

  “我们也没听说过,也认为史魂没有那么高的功法。”

  “哎?”薛浪又叹了口气。

  薛浪苦笑了下,他知道呼啸接下来想说什么。他忽然叹了一口气道:

  “沐雪是我看着长大的,我和他爸爸罗万富是好朋友,没想到现在成了这样。……哎!我还重复那句老话,没有的命令,你们谁也不许动她。”

  “可是,薛爷,她万一动我们怎么办,她可以花钱买杀手啊!”

  “无论她用什么手段来刺杀我,我都不会怨她的,你们见了她最好也躲远一点,我对她的爱护如我的女儿月月一般。”

  话已说到这个份上,李文霸、齐云飞、呼啸也不好再劝薛浪什么。

上一篇 返回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