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 占城 - 煮文岛 第12章
(占城)

  韩笑听到薛浪怒气冲冲的喝声,立即收手,薛浪的话他不敢不听,在这个整个霸市也没几个敢不听他的话。

  “妈的巴子!干什么啊?吃饱了撑的屁股疼吗?”

  韩笑笑脸相迎,忙解释说:“薛爷,这……这个龟孙子……在我房子,房子胡搞瞎搞!”

  韩笑说完,怒瞪了几眼沈天,仿佛在说,要不是薛爷驾到,老子非拆了你的骨头,把你大卸八块不可。

  不过,他现在心里那个郁闷啊,老子好歹也练过两天,怎么连这小子的衣服也没粘上。

  沈天给韩笑“回敬”了几个轻蔑的白眼后,看着薛浪,看他到底杂办,还是凉拌?

  薛浪沉声道:“沈天,怎么回事?”

  沈天笑了一下,道:“报告薛爷,我就在韩总管的房子里洗了个澡,他就追着打我。”

  薛浪又问韩笑,道:“是这样吗?”

  韩笑辩说:“他骂我是婊子养的和杂种配的,又骂我没屁眼儿,我才打他的,可是我一点也没打着他!”

  李文霸、齐云飞和呼啸三人忍不住“哈哈哈”笑了起来。

  薛浪回头骂道:“你们三个就这样看着他们打吗?你们护卫是怎么当的?”

  三位护卫不由垂下头,不错,他们失职了!

  薛浪继续喝道:“文霸!今天是你值班吧!”

  “是!薛爷!”李文霸低着头道。

  “本月奖金扣了!”

  “薛爷我知错了。”

  “下不为例!”

  薛浪训完三护卫,又对韩笑斥道:“你让沈天洗个澡,又怎么了,自己人又何必计较这么多。”

  韩笑依然气愤难平心中之闷气,道:“这个龟孙子在我房间里乱折腾,这简直是在我韩笑头上放屁,侮辱我嘛,也没有把薛爷瞧在眼里。”

  薛浪挥挥手,道:“算了,你是长辈何必和小辈一般计较了,就让他洗个澡算了。”

  沈天插嘴说,“这个老杂碎房间里有臭味,我才不去了,我明天在洗浴中心洗!”

  韩笑气得哇哇大叫:“哼!老子才不让你洗了。”

  “你那房间又冷臭,和猪窝没区别,以后轿子来抬我,我也不愿意。”

  见两人嚷嚷个不停,薛浪大喝一声:

  “妈的巴子,都闭嘴!”

  两人立即闭嘴。

  薛浪瞪了一眼韩笑,又扭头问沈天,道:“你没受伤吗?”

  沈天摇摇头答道:“没有。”

  “没有?”薛月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追着打你没打着你吗?……”

  沈天甩了甩头发,摸了摸鼻子,笑着说:“狗都追不上我,莫说韩大总管了!!!!”

  薛月听了,掩口直笑,暗道沈天这个臭小子真损。

  韩笑却气得双眸直冒怒火,但薛爷在场他不敢放肆,只能向沈□□视了下,离去了。

  见韩笑走了,薛浪话锋一转,问沈天:“沈天,我叫飞轮带你去做了四套衣服,做好了没有?”

  沈天答说:“今天骆大哥叫我去拿衣服,衣服已经拿回来了。”

  “拿回来就换上吧!穿的干干净净像个年轻人,你看你干爹多帅,你看你脏兮兮,像个乞丐。”

  “我知道了,薛爷!”

  说完,沈天和一旁看戏的姬六回去了。

  见沈天走了,薛浪四下扫了一阵,问:“飞轮呢?”

  李文霸说:“报告薛爷,他好像没有回来。”

  “哼,又到哪里去了?”

  “可能出去了吧,下午一直没见他。”

  “太不像话了!他回来,马上叫他来见我!”

  “是!”三人应了声离去了!

  李文霸低声说:“云飞,飞轮这小子还在泡小翠那个**腿子吗?”

  齐云飞低笑道:“这小子最近老往那里钻。嘿嘿,小翠的奶子是够大,我们飞轮估计吃奶吃上瘾了!”

  呼啸神秘地眨贬眼,说:“听说那个骚腿子□□功夫呱呱叫?”

  “哈哈,光听她□□的浪声,就够****的啦,哈哈——”

  “你****过吗?”

  “嘿嘿,别说你没去过!”

  “哈哈哈!”

  夜已深。四下一片静寂。

  偶尔能听到几声狗叫声,划破寂静的夜。

  薛浪回头见女儿还伫立在身后,问道:“月月,你怎么还不回房睡去?”

  薛月低声说:“爸爸!有些话我不说不快!”

  “说吧!”

  “爸,自从韩笑当了总管,得瑟的很那!连我也不放在眼里。”

  薛浪道:“他是你大姨妈的表哥,不看僧面看佛面,我也不忍太管……。”

  一旁的四太太心怡,忽然插话道:“薛爷,我们家大业大,这样的总管迟早会毁了我们这个大家业的。”

  显然四太太心怡她对韩大总管也有所不满。

  薛浪自然知道,这都是情妇之间争风吃醋所致的。

  他顿了顿,忽然叹了一口气道:“的确该换换人了。”

  薛月闻言,喜上眉头,“爸爸!你也觉得韩笑也不好?”

  薛浪没回答她,反道:“月月,你应该也了解爸爸打拼的历史,也应该明白爸爸前半辈子所做的事都是‘黑事’,但是后半辈子爸爸一直为‘天狼集团’打拼着,这个企业是纯粹的企业,不掺杂一点杂质,而且这个企业爸爸以后肯定是要交给你去管理,所以你一定要好好学习。现在你是挂职副总,以后可要当总经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