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 占城 - 霍小天 第11章 (占城)

  沈天今天很晚才回来,除了和罗沐雪到聚富大酒店海搓了一顿外,他还顺便在国贸把衣服拿了回来。

  一套夏装,一套秋装,一套冬装,还有一套工装。

  他拎着装衣服的纸袋子,一边哼着小曲,一边暗想这薛爷对他真还说的过去,一下子就给他置办了三套新衣服,鞋、袜、衬衣、内裤……样样俱全,嘻嘻!这事他亲爹和干爹都没有这么费心过。

  “嘻嘻,这飞狼帮虽然是******,嘿嘿不过福利蛮好的,我来没几天,认了个奶妈就有‘奶’吃,有钱花,还有新衣服穿,真是**歪歪啊!”

  沈天决定明天就把新衣服穿起来,炫耀一下。

  而现在他决定美美的洗个热水澡,说实在话,他今天实在有点累了,被那个“小红帽”折腾的腰酸背痛还好腿不抽筋。

  可是去哪里去洗呢?

  他知道这“城外城”有专门的洗浴中心,可是这会儿早下班关门了。

  他又想到了“奶妈”花蕊,她那里一定有豪华的洗澡间。

  可是他知道,去了就回不来了,因为他现在已经被“折腾”的够惨了,如果去了再“折腾”,他怀疑他恐怕见不上明早红红的太阳了。

  想来想去,沈天想不出个洗澡的地方,于是他问姬六。

  姬六砸吧了下嘴,眼珠子一转,对沈天说:

  “我知道一个地方,能洗澡,就是怕你没种,不敢去。”

  “什么地方?”

  “韩总管的房子里。”

  沈天一听是那个“没蛋蛋**ばθ獠恍σ跸盏募一铮Π谑值溃

  “我才不愿意见那个伪娘。”

  “哈哈!……不要担心,他一般不在他的房间里住,房门也不锁,他住在大夫人的小楼里,据传他和大夫人的一个叫翠花的女佣人有一腿。……嘻嘻,真不知道没蛋蛋人怎么泡妞啊……”

  “真的他住在那里?”

  “千真万确。”

  “那好吧,我去也!”

  沈天偷偷摸摸的进了韩笑韩总管的房间,正要□□进浴室把自己给洗了,门外忽然传进来沉重的脚步声。

  门开了,沈天回头一看,就看到韩笑臭柿子一般的面孔,冷冷的看着他!

  “□□妈的鸡⑧蛋!”

  韩笑怒了。

  一个刚来的小碎**,居然敢到他韩大总管的房间里洗澡,而事先也未给他说一声。

  而且还大模大样的把他的那些臭衣服、臭袜子、臭鞋扔在他的沙发上。

  这简直是太岁头上动土,阎王房顶上栽葱,活得他妈的不耐烦了。

  沈天忙道:“韩大叔,我看你不在,就借你的浴室洗洗……”

  “洗你妈的的**!”韩笑忽然大骂道,真不知道他哪里来的火气。

  他手指一勾,说:“龟儿子,给老子滚出来!”

  沈天居然一点畏惧之色都没有,道:“等我洗完了,我就出来!”

  “洗你妈的鸡⑧蛋!你还洗!看老子怎么洗你!”

  韩笑忽然往里一冲就要打沈天,未料脚下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个香蕉片,脚一滑,“吥咚”的一声,被摔的倒栽葱。

  哇操!

  这下子他更怒不可遏,爬起来,扑上去揪住沈天就往门外甩。

  哪知,沈天的躯体敏捷的像一支灵猴,很快就摆脱了韩笑的掌控,站立在门外,一双轻蔑的眼神盯着他。

  韩笑嚣张惯了,哪里容的沈天这般蔑视,二话不说,甩手就朝沈天的脸上打去。

  心里去暗想着,商飞鹏的那个龟孙子没少给老子脸色看过,老子今天在你干儿子身上把“仇恨”找回来。

  “龟儿子,看我不揍死你!”

  沈天轻易的躲过了韩笑的攻击,面对韩笑的狂轰烂骂,已经忍无可忍,回敬道:“走过个村子,也没见过你这么个孙子!买过多少驴子,也不晓得哪头驴下过你这只驹子!”

  韩笑没听清楚,吼着说:“龟儿子,你说什么?”

  “我说你是婊子养的没屁眼,杂种配的没鸡⑧!——这下您听清楚了吧?”

  “啊!小杂碎……”

  韩笑闻骂,更加火冒三丈,大吼一声,就向沈天扑去。

  他想把沈天抓住狠狠的按在地上捶一顿,最好打个半死,躺上半月二十。

  谁知,沈天如弹簧一把又弹开了,接着破口大骂:“你妈是个烂婊子,生出你这个一没没脑子,二没屁眼,还少了两颗蛋蛋的猪狗不如的东西。”

  韩笑楞了一下,特别是听到最后那个“少了两颗蛋蛋”,怒火攻心,拿命似的狂追沈天起来。

  沈天一面躲闪,一面大吼:“快来人啦,婊子养的发飙啊……”

  这一叫喊,有些人被吵醒了。

  首先发现是三大护卫,李文霸、齐云飞、呼啸。

  可是他们并没有制止这场“战斗”,原因很简单,沈天是商飞鹏的干儿子。

  其次发现的是薛大小姐,薛月,她还在房子里做功课,没睡下,听到屋外有人大声喊。

  于是打开窗户一看,就看到对面的楼下韩笑追着沈天满院子转,沈天边跑边“哇啦哇啦”喊叫的不亦乐乎。

  薛月对沈天还是比较有好感的,她第一次见他就喜欢上了他,感觉他是幽默大师的徒弟,有趣极了,男女之间的感情很微妙,特别是少男少女。

  所以看见韩笑追着打沈天,薛月很气愤。

  薛浪的一二三四五姨太及她们的亲戚,薛月对他们都没好感,因为她娘才是薛浪领过证的原配夫人,而她们都是情妇而已。

  薛月立即奔下楼,她必须叫醒她爸。韩笑的牛脾气谁也阻止不了,他是大太太的表哥。

  所以,只有薛浪说话,他才听话,否则连她这个大小姐也不放在眼里。

  薛月一直奔到薛浪的房门外,叫醒爸爸。

  薛浪睡眼朦胧,穿着睡衣走了出来,随他出来的还有四太太,心怡。

  “月月怎么了?”

  见是自己的女儿一副惊慌的样子,薛浪顿时睡意全无。

  薛月惊叫:“出大事了!”

  闻言,薛浪一惊,忙问道:“出了什么事了?!”

  薛月急说:“爸爸,韩笑在打沈天,快要出人命了!”

  “啊!”薛浪原以为是帮里的事情,没想到是这么个“鸡毛蒜皮”的事情。

  脸上吃惊的表情一闪而逝,薛浪打了个哈欠并没有动身。

  “今天文霸值班吧,他怎么没管?”

  “他敢管个屁,韩笑可是大太太的表哥啊!”一旁的四太太心怡忽然插话道。

  “是啊!爸爸,韩总管一向嚣张惯了,谁还敢管他,要不我叫您干吗!”薛月见父亲无动于衷,有些着急了。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我也不知道!”

  “这个老韩,真是个麻烦!”

  薛浪抛下这句话,就匆匆和薛月、四太太来到后楼。

  他们人还没到,已听到韩笑边追边骂:“龟儿子,拉屎拉到老子头上了,看老子不打折你的腿。”

  此时,韩笑追着沈天打。而沈天在前面嬉笑怒骂的躲闪、跑。

  李文霸、齐云飞、呼啸三位护卫,这时见薛浪出来,都显出了身,但依然站得远远的袖手旁观。

  他们在幸灾乐祸。

  同时他们对这个沈天产生了兴趣,这小子一定吃了熊心豹子胆。

  从来没有人敢惹那大太太的表哥韩笑韩大总管,包括他们四大护卫、十三堂主。

  而这个臭小子居然不知天高低吼,去招惹他。

  而且还口无遮拦的把这个韩大总管骂的狗血喷头,不死不休。

  这在飞狼帮可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

  再者,这个臭小子倒还挺机灵的,要说韩大总管好歹也练过几天,居然连这小子的毛的也没有捞道一根。

  不过,这是意料外的意料之中的事,他可是“拳霸”商飞鹏的干儿子啊。

  “住手!”薛浪突的如雷一般大喝一声。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