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 占城 - 霍小天 第10章 (占城)


  沈天和那风一样的少女,一前一后,始终保持着八丈远的距离。

  那少女前面走,他后面跟,少女上了公交,他也跳上一个迪,慢慢的猫捉老鼠似的。……

  一直到跟到东山,沈天看见附近全是低矮的平房,那少女才回头冲沈天作了个鬼脸,闪身进了一个巷子。

  沈天心里不免纳闷:“哇靠,她到底要把我带到那里去?”

  少女沿着巷道狂走,突然一转,眼前出现一个庄园,庄园里有许多高低错落的房子。

  好一片田园风光。

  而那少女仍然蝴蝶一般在前面飘着了。

  已经跟踪到这里,沈天自然不想半途而废,只好继续跟下去!

  谁叫我们沈少艺高人胆大。

  沈天望着这少女的纤纤细腰和滚圆的屁股,迎面吹来夹着青草味的凉风,走在田间小径,他体内沸腾着一股欲望。

  他多想飞奔上去把她推到在这田野里,释放他体内无边的****。

  可是他知道路边的野花看起来很美丽,很诱人,但当你采摘它的时候,说不准就从草丛中窜出一条毒蛇,要了你的命。

  我们的泡妞沈大少爷在这方面还是蛮有经验的,可不是一个随便的人。

  此时,少女停下脚步,回过头来,撩起了裙子,露出了雪白的大腿,对着沈天猛抛媚眼,又露出了那种勾魂的微笑。

  那少女的笑,依然那么媚!。

  沈天停下脚步陶醉在少女微笑和少女雪白的大腿之中,少女眨眨眼睛对他说话了。

  “沈天,对吧!”

  “啊!你认识我啊。”沈天对少女能叫出他的名字感到意外。

  “大名鼎鼎的沈疯子,谁不知道!”

  “靠,一定是赵机那个烂B告诉你的吧!”

  “你说了?”少女又给沈天抛了一个媚眼不答反问道。

  “哇靠,你引我在这里来到底有何屁,有何事,如果有屁,那就快放,如果有事那就快干,我还忙着了……”沈天向着站在距离二丈远的少女,看了一眼,朗声道。

  “嘻嘻,屁吗,到没有,事儿嘛到还有……”

  沈天把耳朵竖了起来,准备洗耳聆听。

  “嘻嘻!我想泡你!”少女邪笑说:“你觉得我是不是一个帅妞?”

  “帅!”沈天毫不考虑地道:“帅得教每个男人发狂!想撕烂的你的衣服,狠狠的蹂躏。”

  “那你是不是也发狂了?”

  “是,我恨不得现在就把你推倒,把你剥成****的羔羊,就地正法。。”

  “嘻嘻!那就跟我来吧!”

  “靠,这么开放,……那,那,那不会是个个陷阱吧?”

  少女回头说:“怕了?知道你是个胆小鬼,快快夹着着尾巴回去吧。”

  “靠,春风吹战鼓擂,喝上二两谁尿谁!”

  少女带着沈天走进一间农房。

  这间农房似乎根本不应该叫做农房,而是一个泡妞的最佳居所。

  房子里有一张很大的床,无论你在上面怎么滚也估计滚不到地上。

  □□铺着厚厚的床被,粉红色的,看起来非温馨,很容易把人体内的邪火点燃!

  带着沈天进人房间内的少女,正是罗沐雪。

  那个满怀疯狂的报仇念头,四处寻找“凯子”替她报仇的沐雪。。

  这次,她经过周密的调查,居然猎中了沈天。

  他对沈天充满了信息,她决定先牺牲色相,只要沈天肯答应她的要求。

  沈天人已在飞狼帮,刺杀薛浪的机会相当大。

  因此,她使出****的美人计,诱使沈天这个鱼儿上钩,她知道她拥有这个资本。

  沐雪解开衣衫,媚眼如丝,把双手放在胸前雪白的丰梨上,躺在柔软的□□。

  她深情的望着沈天,希望沈天像饿狼的一样扑上来,把她疯狂的撕碎。

  而沈天呢?望着沐雪滚烫扭动美人鱼一般的身体,怔怔地看着。

  他喉咙里“咕噜”的咽下一口口水,心跳如潮!却迟迟没有扑上去,眼睛一眨不眨的欣赏着眼前这绝美的娇躯。

  这时,沐雪忍不住说话了。

  “天哥,妹妹在等着你上哩!”

  “真让我上?天上真的掉下来个林妹妹给我上吗?”

  沈天心中突然涌起一股莫名其妙的恐惧。

  他心中在想:“天底下只有白痴,绝对没有白吃,这一定是个陷阱,我又不是没见过女人,色字头上一把刀,三十六计走为上计,溜!”想毕,转身就跑。

  “砰!”脑门撞到低矮的房门上,也顾不得痛了,沈天一溜烟就要跑出农房。

  怎知,还没有开了门,沐雪已经裸着身体挡在他的前面。

  如此情形,沈天忽然装出一幅凶狠的样子,扬手作打。

  哪知沐雪忽然扑过来抱住他,娇嗔地说:

  “天哥,你打,你打,你爱打就打吧!打死我也不怨你不恨你!”

  沐雪的眼里透出柔媚动人的泪光,她身体里的散发的缕缕奇香,不断刺激着沈天的鼻子。

  沈天凝聚在他手臂上的力量,悄悄被这种柔情所溶化,手臂不由自主的垂落了下来。

  “你想怎么样?说!”

  沐雪幽幽地道:“天哥,我没什么要求,我只要你抱紧我,我就心满意足了!”

  “啊!”沈天的心开始颤抖,越觉得不可思议,道:“哇靠,抱你,你为什么不找别人,单单勾引我?”

  沐雪心里偷笑,口里却说:“人家还不是觉得你英俊潇洒,玉树凌风,而是是幽默大师的徒弟吗!”

  男人都喜欢被女人跨,沈天听她如此说,很受用,心中之气消失了不少。

  只听沐雪又娇滴滴说:“做人干嘛要这么死板,那多苦哟!你说对吗?天哥!”

  “恩!”沈天觉得这的确是个大实话,做人干嘛那么死板正经,有****送在口中不吃,那只能说明自己比****还****。

  试问哪个男人愿在女人面前说自己有毛病,是****?

  呼吸突然变的急促的沈天,猛的揽住沐雪的细腰,把她狠狠的扔在那宽大的□□,饿虎一般扑向身下洁白的羊羔……。

  “嗯嗯!大哥抱紧我……”

  沈天走出农房的时候,哼着小曲惬意的往回走,小径上垂柳如荫。

  沈天边走边品味着刚才的事。

  嘻嘻,太****了,这妞子真水嫩了,仿佛一只乳鸽让他吃了个美……。

  “嘻嘻,宁在花下死,做鬼也风流,以后碰上自动送上门的,千万不能犹豫,……。”沈天对自己差点没有失去这个尤物暗自庆幸着。

  就在这时,树上窜下一条人影。

  “谁?”沈天喝问。

  从树上纵下的人,低沉地说:“找你算账的人!”

  沈天一听这声音,冷惊道:“你是骆大哥”

  “小子,招子还蛮亮的吗……”

  骆飞轮阴笑着,缓缓走了出来,冷冷地说:“你小子一来,我就觉得你有问题。”

  “这话怎么说?”沈天怔怔道。

  骆飞轮又说:“我要你现在招供,招出你混进飞狼帮,对薛爷不利。。”

  沈天闻听,不仅一笑道:“骆大哥,你这是胡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呢?你有什么证据说我对薛爷不利。。”

  “你听着!”骆飞轮冷冷地说:“罗沐雪你认识吧!。”

  “认识,刚刚我们还约会了,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

  “他爹叫什么什么名字,你知道吗?”

  “当然知道啊!”

  “她认为他爹是薛爷害死的,对吧!”

  “对呀,事实也是如此。”

  说到这里,骆飞轮目****光,冷冷地又道:“小子,罗沐雪为爹报仇的事情,黑道皆知,要不是薛爷不让人动她,她早死过无数次了,嘿嘿,那妞子长的的确不错,我无数次都想先奸后杀了。……所以,你和她有一腿,肯定为她做事,从而混进飞狼帮准备刺杀薛爷,对吧?”

  “对你妈的头!”沈天忽然变的很火。

  “哦?”骆飞轮对这个一向言听计从的小子的这句言语,大感意外。

  “嘻嘻,事到如今,也不妨告诉你,罗沐雪报仇的那件事,虽然又残酷,又难办,但比起我的动机来,可是差得一万八千里呢!”

  “你是为了什么?”

  “你想听吗?”

  “嘿嘿,只要你如实招来,我想我会放你一马的,但惩罚是免不了的!”

  “哇靠,放我一马?你以为老子是白痴?真麻烦!”

  骆飞轮闻言,怒火中烧,嘴巴一闭,不再说话,他知道,再多话也是废话,眼前这个小子欠揍。

  身影闪动,骆飞轮忽然一个飞脚就向沈天的胸膛提来,似乎要把他踹个稀巴烂,教训一下他怎么尊敬尊老爱幼。

  他原以为沈天根本躲不了,哪知沈天身形一动,闪得更快,身体微微向后一扬,便躲过了这一脚。

  “哇靠,要动手也不先放个臭屁。”沈天呱呱的叫。

  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骆飞轮显然看出来沈天不弱。

  “小子,果然不是吃素包子的,有两下子吗,无需再装小屁孩了吧!”

  “靠,我什么时候说过我不能打了?告诉你无妨,我不仅能打,而且能把你打个稀巴烂!”

  沈天也不废话,握手成拳,大吼一声,右拳狠狠砸向骆飞轮的面门。

  “打狗拳法——”

  骆飞轮见沈天来拳汹汹,不敢小瞧,他知道这小子是“拳霸”商飞鹏的干儿子,肯定得到过“商”的指点。

  但骆飞轮也不是软脚虾,也不是“狗”,岂能被他打着,闪身微微一躲,便躲了过去。

  哪知,沈天这一右拳是虚拳,而真拳是他的左拳。

  “打驴拳!”

  见识到沈天的“真假左右拳”,骆飞轮大惊失色,自己也算是打架的祖师,没想到这小子这么厉害,自己竟然抵挡不住他一招。。

  果真。

  “砰”的一声巨响。

  骆飞轮如驴一般被沈天一拳打飞。

  然而,骆飞轮的身子还未落地,一把毒针像骤雨似的射了出去。

  这一手,他不知道要了多少人的性命和救了自己多少命,而且他希望这一次不是救自己的命,而是要对方的命。

  但,这一次风向似乎变了。

  骆飞轮的身体落下,顺着劲道在路边草中一滚,忍者疼痛,定睛看时,哪里还有沈天的踪影。

  树影婆娑,弯月当空,这厮哪里去了,怎么凭空消失了?

  骆飞轮这个老江湖居然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难道被我射死?……不对呀!怎么一点惨叫声也没发出呢?……”

  骆飞轮跪伏在地上,左顾右盼,找寻沈天的踪迹,这时他的身后传出一个砸舌头的声音。

  “啧啧,我真不知道你是怎么做薛爷的护卫的,就你这身手,给我倒夜壶我还嫌你恶心..。”

  原来当骆飞轮被沈天一脚踹飞时,沈天也跟着他飞掠过来,在他落地翻滚一瞬间,沈天就站在他的身后了,沈天的动作比骆飞轮快,骆飞轮自然没有看出来。

  如果刚才骆飞轮把沈天当成刚走上道的小屁孩,那么现在他已经把沈天当成生平劲敌了。。

  “小子,不要得意的太久,你知道我最厉害的绝招是什么吗?”

  “还有什么厉害的招,我看你最厉害的招就是刚才那招‘驴打滚’!哈哈!”

  沈天嘴上嘻嘻的讥讽着骆飞轮,心里却暗暗警惕着了。

  因为他忽然想起了姬六对他说过的话,“骆飞轮是个暗器高手,他身上暗藏着许多见血封喉的‘小齿轮’,对战时让人防不胜防,很阴险……”。

  沈天虽然没见识过,但此时心里毫无小觑之意,他知道骆飞轮能成为薛爷的护卫,肯定不是盖的。

  “嘿嘿,杂碎就是杂碎,你干爹商飞鹏当年是杂碎,你依然改变不了这个杂碎的命运。——小子既然你逼我施绝招,那就说明你要去阎王那里报到去了。嘿嘿,看过我的绝技的人,几乎没有活过当天的。”

  “哎!”沈天忽然感叹道:“我终于知道你老婆为什么总爱给你带绿帽子了,原来你只会吹牛不会吹逼啊!”

  老婆偷汉子是他这辈子感觉最耻辱的一件事情,没想到这小子当场就给他抖出来了。

  “你!”骆飞轮被沈天的这句话彻底激怒了,“是姬六那个老混蛋讲的吧?他还告诉你什么了!”

  “嘻嘻,他还告诉我他问候过你老婆!那娘们儿****的功法一流……哈哈。”

  “畜生……”

  骆飞轮的眼睛变的通红,神情发狂,身子突然向前一滚,两手齐扬,沈天看见大概有数十个指甲大的小齿轮像蜂王一般向他周身□□,速度之快,迅雷不及掩耳。

  对于骆飞轮的这绝杀,沈天早有防备,他的上衣不知何时被他脱了下来,毫不犹豫向那些飞旋过来的齿轮罩去。

  “簌簌簌簌!”衣服被小齿轮飞快的撕成碎片,散了一地,齿轮的回旋之力也被削弱了。

  而这时,沈天又不见了踪迹。

  “操!”几乎抓狂的骆飞轮如野兽一般咆哮着,搜寻着……。

  “别动!”

  一把黑油油的手**突然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抵在骆飞轮的鬂间。

  是沈天。

  他嘻嘻的端着枪,笑嘻嘻的看着骆飞轮满头的冷汗。

  “我厉害吧!”

  “厉害!”

  “不过你也挺厉害的。”沈天望了望被骆飞轮的小齿轮撕成碎片的上衣,也吸了口冷气,如果毫无防备,自己这会儿就是那些碎片了。

  “没你厉害!”

  “嘻嘻,过奖了!……你知道我最厉害的绝招是什么吗?”

  “不知道!”

  “告诉你无妨,我最厉害的绝招就是骗人。”

  “骗人?”

  “嘻嘻,是滴,你没发现我手里的这把**是玩具枪吗?”

  “啊?……”

  骆飞轮刚反应过来,要出手,沈天忽然抬起左脚结结实实地踹在他的右胸上。

  一点也没留情,肋骨断了七八根。

  “啊——”

  骆飞轮的血从口鼻中喷出,脸色苍白,面容扭曲,可怖之极。

  抽搐了一阵,他忽然喊出一声“阿云”,头一偏,就嗝屁了。

  沈天看着死翘翘的骆飞轮,似乎有些感伤的道:“忘记提醒你了,我还有此绝招,就是我的左手比右手厉害,左脚又比右脚厉害,我一般很少出左脚,出了左脚别人肯定死翘翘!”

  “妈的个巴子,羊皮褂子!”

  沈天骂骂咧咧拍了拍身上灰尘,很潇洒的走向大道,这时,发现一个少女骑着摩托,飞奔而来。

  那摩托似乎跑得太快,一下子煞不住,急得哇哇大叫:“快闪,快闪……”

  沈天也被这突发性的事,慌忙左闪右闪,结果还是撞上了。那少女一撞滚下摩托来,摔在路边的草中。

  她一面呻吟,一面骂道:“你没长眼睛呀!”

  “有啊!”

  “有怎的还撞上我,眼睛是不是长在脚下……”

  话还没骂完,少女就惊叫起来:“哎呀,沈天,怎么会是你?”

  原来这少女正是沐雪。

  沈天也楞了一下,想到刚才农房里翻云覆雨的事,有些不好意思。

  “你骑这么快,要干什么?”

  “我刚才听到惨叫声,所以跑来看看。”

  “看到什么了没有?”

  “看到有人干了坏事想溜啊。”

  “哇靠,你说是刚才我们房里干的那坏事?”

  “切,臭屁,……刚才那声惨叫是你发出的吗!”

  沈天面色一变,淡淡地道:“我没有听见什么惨叫啊,猫叫到是听到几声。。”

  “别臭屁,你果然有两下子。”沐雪忽然扬了手中的望远镜,笑着说:“我总算没找错人。”

  “靠,你不去搞特工真是屈才了。。”

  沐雪上前依偎在沈天身边,娇声说:“天哥,我一切的希望就寄托在你身上了!”

  沈天闻到她身上逼人的体香,心中又“噗噗”的乱跳,全身血液又开始沸腾起来。

  沐雪似乎也感觉到他身上的变化,低声娇柔地说:“我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你知道那会儿还是处女!这会儿就变成了女人……”

  沈天面红耳赤结巴道:“我我我我我我我……。”

  沐雪暖昧说:“别‘我’了,你以后对人家好就行了。”

  沐雪说完那炽热绯红的脸上漾着幸福愉悦的笑容,一双明眸里还充满了温馨和柔情,先前的幽怨和悲伤消失殆尽,一种崭新的风韵显示出她的俏丽和青春。

  “嘻嘻,你也够浪的,差点把房子都给叫塌了!”

  “你好坏!”沐雪的小粉拳向沈天招呼起来。”

  沈天任她在自己的胸脯上轻打了几下,忽然道:“你真的要杀了薛浪吗?”

  “是的,这些年来,我无时无刻想要他死,杀父之仇,不共戴天。”

  “你真的认为是薛浪害的你爸爸吗?”

  “毫无疑问,我爸爸亲口对我说的,将死之人其言也善,他不会骗人的。”

  沈天点点头,思索了下道:“我不敢说我说能办到,但我答应你了。”

  “嘻嘻,我就知道你不仅在床 上是个男人,床下也是男人,……天哥你的身手真好啊!”

  “呵呵!你指的是床 上还是床下?”

  “臭屁,当然是床下啊!”

  “嘻嘻,自学成才,没办法。”沈天不无得意的说。

  “快到吃饭时间了,这样吧,我请你吃饭。”罗沐雪看了看时间说。

  “嘻嘻,你这么一说,我到觉得饿了,刚才都快被你榨干了。”

  “走吧,别臭屁了!”沐雪笑着对他说,笑的是那么妩媚,花儿一朵朵。

  沈天帮沐雪把摩托扶起,坐上,沐雪发动摩托如离弦之箭绝尘而去。

  沐雪将车开的飞快,沈天问:“我们准备去哪吃饭啊?”

  “你想上哪?”沐雪反问了一句。

  “呵呵!我随你,你说去哪就去哪,我听你的嘛。”沈天笑着说。

  “嘿,还没过门就听老婆的话,真是乖老公,……嘻嘻,那好,我们就去聚富大酒店,怎么样?”

  “聚富大酒店?不用那么奢侈了吧,就随便找一家饭馆好了。”

  “呵呵,那怎么行呢?今天是我们第一次见面,我们该好好庆祝一下?再说了,我们不差钱,你应该知道我爹生前可是霸市第一富豪,他给我留下的财产我八辈子都吃不完。”

  “嘻嘻!吃不完有我了嘛,你是我马子,我近水楼台先得月,天天和你搅和在一个锅里!”

  “嘻嘻,那就得看你的表现喽!”

  “嘻嘻,我是最会表现自己啦,不信你在这里摸摸,它又想你了!”

  “死鬼!”

  两人说说笑笑,很快就到了聚富大酒店了。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