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 占城 - 霍小天 第9章 (占城)


  沈天知道他“奶妈”住在“蕊园”,薛爷的太太每人都有一栋小楼。

  左转右拐,沈天很快就找到了“蕊园”,也很快进了别墅。

  小楼里面的宽敞和豪华是沈天所没有想到的。

  一楼是一个装修豪华的大客厅,真皮沙发,楠木茶几,大屏幕背投彩电,高保真环绕立体音响,把整个客厅装扮地很富有现代气息。

  诺大的客厅此时却只有一个人,女人,斜躺在绵软的沙发,媚态十足。

  “你来了!”这个女人显然看到了沈天。

  “来了!五太太!”沈天笑答道。

  “呵呵,你不是要叫我‘奶妈’吗?”

  “我还未吃过奶哩!”

  花蕊打了一个哈欠,嘻嘻一笑说:“那上二楼把,去我的房间参观参观吧。”

  “嘻嘻,去夫人的闺房啊,那里有奶喝吗。”沈天嘻笑道。

  “少贫嘴了,你走不走啊?”花蕊娇嗔道。

  “当然走!您前面带路的干活。”

  花蕊白了他一眼道:“小不正经的家伙。”

  说着,她就领着沈天上了二楼,路过一个房间时,花蕊说:“这几天我姐姐和姐夫来了,暂住这里。”

  “哦,是吗?那我是不是也得进去拜访拜访。嘿嘿!”

  “拜访?人家夫妻俩正在里面睡觉,你去拜访什么?”花蕊说着就瞪了沈天一眼。

  沈天自然是说说而已,但突然他停顿了一会,侧头靠门似乎在倾听着什么?

  “你站在那里鬼鬼祟祟的干什么啊?”花蕊走到前面回过头来见沈天还站在那房门口没有挪步,不由嗔道。

  沈天神秘一笑,向花蕊招了招手,小声道:“你过来。”

  “干什么啊?”花蕊嘴中虽然在嗔怪,但也是按捺不住好奇心,走到沈天的身边说:“干什么?”

  沈天坏坏一笑,伸出两根手指在嘴边“嘘”了一声,然后小声道:“你听听看是什么声音?”

  “?”花蕊凝神屏气,细细一听,果然清晰的听到里面阵阵女人的呻吟声和男人的喘气声,而且两种声音越来越大。

  “讨厌死了,快走吧。”花蕊脸如火烧,自然知道哦啊里面在“干什么”,她使劲把沈天掐了一把道:“小屁孩就是小屁孩,尽学坏,小心打屁屁。”

  “那打吧!”沈天忽然撅起屁股道。

  花蕊见沈天这幅德行,道,“看我不打的你皮开肉绽,哭爹喊妈!”。说完,抬脚欲踢他的屁股,吓的沈天拔足狂奔,大叫“奶妈!奶妈!

  花蕊的房子粉红色的,粉****的墙,粉红色的窗帘,粉红色的床单,粉红色的拖鞋,连同床灯和枕头都是粉红色的。

  “看来我只能坐你的床喽。”沈天见房里没有沙发凳子之类的,笑道。

  “如果你愿意坐地板那我也没什么意见。”

  “呵呵,那我还是坐在床 上吧。”沈天笑道。

  “嗯。”花蕊说,“我去给你冲杯咖啡吧。”

  “我是来吃奶来了,不是来咖啡来了!”

  闻言,花蕊妩媚的看了一眼沈天,没有说话。

  她怔了怔,脸色红晕的轻轻的走到窗前,把窗帘拉上,将房间的灯开地暗暗的,紧接着房间里飘起一股淡淡的香味。

  如此光景,沈天的脸突然烧的厉害,腹下某个部位不断的茁壮成长着。

  花蕊变的极其妩媚起来,一双清澈的眼睛放射着万般柔情一眨不眨的注视着沈天。

  渐渐他感觉到沈天的眼睛变的朦胧起来,眼前出现两片红润欲滴的嘴唇,和两团白得耀眼的奶子……。

  第二早,沈天照例拿着扫帚去打扫庭院,不过今早他打扫的是五太太花蕊的小楼。

  不久,他看见五太太花蕊在小楼的花园边上脖子扭扭屁股扭扭,舒展筋骨,做健美操。

  沈天心里毛毛的,不敢抬头,做了贼似的。

  当他扫完前院直起身,准备走出院子的时候,忍不住瞧了一眼他的“奶妈”花蕊。

  太美了!

  花蕊穿着一件白色的纱质短裙,白色的纯棉T恤,薄薄的衣服下挺拔的双峰随着身体的扭动轻轻颤动着。

  她短裙下浑圆的小屁股向上翘起一个优美的弧线,修长白嫩的大腿光裸着,全身上下都散发着一股无比性感的气息。

  沈天又觉得血脉膨胀,顿时又想到“奶妈”雪白的馒头。

  “我靠!”看毕,沈天只觉得控制不住下腹的邪火,慌忙转过身就要离开。

  谁料,一声娇滴滴的声音传了过来:“沈天,扫完地了吧!过来给我揉揉肩。”

  “哎!好嘞!”

  沈天听到了这句话,兴奋的快跳到天上去,心情一下子变的愉快起来。

  他立刻放下扫帚,奔奔跳跳的来到花蕊夫人的身边儿。

  “五夫人,早上好!”

  沈天咧着嘴,嘻嘻的望着花蕊。

  “沈天啊,你怎么还这么称呼我?”花蕊忽然娇嗔的瞥了一眼沈天。

  “啊!那……”

  沈天的神情有些不自然起来。

  “奶你也吃过了,其它的……还要我提醒吗?”

  “奶……妈!”

  沈天吐出的这两个字感觉只有自己能听到。

  “没听到!”花蕊俏脸微红,嗔道。

  “奶——妈!”

  沈天叫出这两个字后,到处在地上找老鼠洞,想尽快钻了进去。

  “嗳!”花蕊娇滴滴的应了一声,深情的看了一眼沈天,道:“好了,以后你就是我的干儿子,这是给你的见面礼。”

  说完,花蕊不知何时手中多了一叠“人头”,递给了沈天。

  沈天接过那一叠“人头”,感觉头也大了,他从来没见过这么多钱,妈妈的,早知道那两字值这么多钱,就多叫几声了……

  见沈天木楞的样子,花蕊瞪了一眼沈天的道:“怎么,嫌少啊!”

  “不,不,不,……我是想,奶妈你不是叫我给你****一下吗?”沈天眨眨眼睛,盯着“奶妈”娇美的脸蛋结巴道。

  “算了!你回去吧!!”

  沈天应了一声,似乎又不大想离去。

  “怎么?难不成你还想讨点奶尝尝?”

  “啊!”

  沈天看到花蕊娇躯乱窜的“雪白的馒头”,心中不由“噗噗”乱跳!

  最后只好依依不舍地离开了。

  回到房门口,正碰见姬六,姬六笑问:“沈天,我看见你去五夫人哪里打扫了,怎么扫这么长的工夫,嘻嘻是不是五夫人留你吃奶了?”

  沈天不由红了脸,似乎自己真吃过奶似的,急忙解释。

  姬六戏笑道:“吃就吃了,还解释什么,解释就是掩饰!”

  沈天无言。

  这天。

  骆飞轮碰到沈天,对他说:“你订做的衣服人家做好了,你找时间自己去拿吧?”

  沈天即道:“骆大哥,好的!我找时间去!”

  “小子,这段时间你干活蛮勤的,好好干。”

  “一定,骆大哥!”

  “恩,把树浇完,你就去拿衣服去吧!早去早回。”

  沈天干完活儿,就上街了,他在离“城外城”不远的一个面馆要了一大碗蛋炒面。

  不一会儿,炒面端了上来,沈天剥了几瓣蒜,就着蒜“呼啦呼啦”的就把一大碗炒面解决了,这时服务员又给端来一大碗紫菜汤,说免费送的,沈天又“咕啦咕啦”几口灌完。

  放下碗,一抬头,突然看见有个青春靓丽的少**,坐在他对面,猛盯着他看。

  那眼神又娇又柔又媚,仿佛他是大明星似的,几乎钻进他的心里去了。

  少**的身上隐隐约约地散发出一股香味,沈天闻得是飘飘然。

  他的心“噗通”一跳,暗道:“好水灵的妞子!!!”

  只见少**瞟了一眼沈天,便款摆着婀娜多姿的腰,云朵一般飘飘的走了出去。

  “嗳!你不找我签名吗?”沈天喊了一声,立刻起身跟了上去。

  哇靠!谁不知道我们沈大少爷是个****,自认为比李德华还长的帅几分。

  沈天出店门后那少**忽然失去了踪影,他叹了口气,刚要走,忽然耳后响起一个娇媚地声音:“帅哥,是你在‘喊我吗?”

  这句话又叫沈天心中狂跳一下。“哇靠,跟老子来玩捉迷藏啊!!”

  他欢喜的转过头来,准备仔仔细细观赏这个水灵妞子的风采。

  怎料,那妞子如风一般,又走的老远,回头冲沈天笑了笑,身影消失在人群中。。

  “操!她该不是想泡我吧?”想到这里,沈天便毫不犹豫快步对着少女的背影追去!

  谁知,他走没两步便被一个脏不垃圾的少年拉住。

  “沈少,是你啊,请俺吃饭吧!上回你说的。。。”

  沈天一看,惊叫道:“哇靠,赖七,怎么会是你?两年没见了,你死哪里去了。”

  这叫赖七的少年,笑得很邪,说:“嘿嘿,没想到吧,快请客,俺快饿死了。”

  “靠,饿死了,你就来找老子,你怎不去讨饭,这一带你不是乞丐头吗?……怎么,被赶下来啦?!”

  “你才被赶下来呢!……你少废话,你就说你请还是不请!”

  “当然请啊,不过我请你吃奶!”沈天忽然手指往路旁一商店指去,:“你到那边吃去。”

  赖七朝着他的指头一看,面色不由变了,说:“叫俺去吃奶,不太好吧?”

  原来,赖七看见商店里有个卖货的妙龄女郎,胸前双峰如山峰一般大,颤巍巍的,手里捏着一叠毛钱。

  沈天不耐烦地道:“哇靠,你不喝奶,难不成想吃满汉全席,撑不死你!”

  “不,不是,俺看见那里面有卖糖,卖小吃的,哪有卖奶的!”

  “你眼睛没瞎吧,没看见那妞子胸前那一对大奶子?”

  “啊!那,那……俺到想吃……就怕人家不让俺吃……”

  “有奶吃,干吗不让你吃,我刚刚才吃过呢!花了十块钱,很好吃哩。”沈天说完砸吧了下嘴,似乎回味无穷。

  “真……真的!”赖七喜道。

  “当然啦,哥们儿什么时候骗过你,呃,这是十元钱,你过去买!”

  “那好啦!”于是,赖七便从沈天手里接过十元钱,战战兢兢走进商店,在大奶女郎面前递上十元钱,盯着女郎的双峰,低声说:“大姐,俺要吃奶奶。”闻言,那女郎先是一愣,紧接着从赖七手里拿过十元钱,便朝他脸上狠狠地甩了一记耳光。

  “狗杂种,要吃奶,回去吃你姥姥的去!”

  赖七被打得眼冒金星退出商店,回头大叫:“沈天——”

  此时,哪里有沈天的踪影。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