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 占城 - 煮文岛 第8章
(占城)

  次日。

  沈天在一幢楼台上打扫,背后的楼道里传来“蹬蹬”走过来的脚步声,沈天心道一定是个女人,而且是个穿着高跟鞋的女人。

  “喂,你是新来的?”

  声音如银铃一般,宛若天籁。

  沈天闻言一怔,拿着扫把恍惚间一转身,一甩,竟把阳台的一个洒水的桶打落在楼下。

  “啪!”地一声。水桶掉落在院中,摔得粉碎。

  下面立即传来了叫骂:“谁他妈的不看好自己的尿桶!差点砸了老子的头,看老子上来不揍死你这个龟儿子!”

  沈天一听是李文霸的声音,刚想发作,但又忍了下来,他望着少女,装出一副可怜样,弱弱地道:“姐姐,我是个新来的乡下人,粗手笨脚地,你可得替我说说话!”说完他盯着眼前这个少女仔细瞄了起来,仿佛刚打落水桶差点砸人的事根本与他无关。

  这少女大约十七八岁的样子,模样极其俊俏,穿着一个迷你短裙,裸露白嫩的大腿,一双水亮的高跟鞋把她衬托的愈发亭亭玉立。此时,她那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正看着沈天,仿佛在看一个宝。

  俄而,她探头向下说:“李大哥,你早上是不是没有刷牙,满嘴臭味,水桶是我不小心撞下去的,你是不是还想上来揍我呀?”

  “啊!是大小姐你啊,我还以为是沈天呢。”李文霸陪笑道:“对不起,大小姐!你就当我放了个屁!”

  少女又注视了沈天一会,说:“你让我想起了我小学时的一个同学。”

  “是吗?”

  沈天笑道:“如果我有你这么一个漂亮的小学同学,一定是上辈子修的福分。”

  “呵呵,油嘴滑舌!”

  “真的,人家不是说,‘有缘千里来相会,对面哪怕手牵手’。”

  “你还挺会用词的,我听我爸说你念书不多呀!”

  “嘻嘻,是滴,小学五年级毕业,自修‘家里蹲’大学毕业!”

  “你还蛮幽默的!”

  “是滴,别人都这么说我的!”沈天做了个鬼脸,一点也不谦虚的道。

  “嘻嘻,有意思,……要不在我房间里坐坐?我闷死了,整个星期天没人陪我说话。”那少女吐了吐舌头,显出有可爱的样子,邀请沈天。

  “谢了,我老娘说看,男女授受不亲,千万不能共处一室,否则会出麻烦的。嘻嘻,改日我们去压马路怎么样?”

  “压马路?”

  “就是逛街呀!”

  “哈哈!你真可爱,比我们班那群呆子强多了。”

  “嘻嘻,别说我可爱,小心我那天可怜没人爱,我把你来爱。……”

  “臭屁啊你!”

  沈天和那“大小姐”说笑了一会,他打扫完毕就往楼下走,他发现少女站在阳台上不断地瞅着他,仿佛看情郎一般。

  而沈天则边走边嘟嚷着:“操他妈的李文霸的板板,要不是那妞子替我说话,今天不被那个孙子骂个狗血淋头才怪呢!狗杂种,找机会看老子怎么修理你!”

  沈天哼着歌下了楼在又上了一栋楼,在一个急转弯处他竟然和另一个三十多岁的打扮的极其风**的****,撞了个满怀。

  沈天吓了一跳,惊叫:“靠,姑娘,撞大运了?”

  那****刚想发作,但听沈天如此说,立马变的不生气了,朝他抛了一个媚眼道:“小子,你真会说话!”

  “嘻嘻,我其实挺呆的,但一看到漂亮的女人就便的伶牙俐齿了。”

  如此夸赞,那****被逗的花枝乱颤,“咯咯”直笑。

  “小兄弟,你知道我是谁吗?”

  沈天自然知道这女人是薛浪的情妇,花蕊,不由仔细打量这女人。

  这女人约莫三十岁左右,瓜子脸,长得十分妩媚(薛浪看上的娘们哪个是次货),酒红色的头发高高挽成一个发髻,身上是一袭粉红的套裙,光滑得小腿山裹着的丝光长袜发出了诱人的光泽,尤其是那对大奶子,高耸挺立,简直让人担心这对奶子会随时会蹦弹出来。

  沈天本以为这女人会大发脾气,因为,他的恰巧撞在那两个高耸的奶子上了。

  “我是新来的,这里上上下下少说也有好几百人,你不介绍我怎会知道?”

  “你听过薛爷的五太太吗?就是我!”那****冲沈天妩媚一笑说。

  闻言,沈天故意吓得后退,说:“五太太,……我,我有眼无珠,看见漂亮的女人就乱说话,您多包涵!”

  再次被沈天“夸奖”花蕊似乎很受用,又给沈天抛了一个媚眼道:“听文霸说,你是商飞鹏介绍来的!”

  “是的,五太太,商飞鹏是我干爹。”

  “噢,其实我和你干爹情同兄妹,嘻嘻,他老早还追过我,如果不是薛爷横刀夺爱,我早成你干妈了,嘻嘻……如果你不建议,你现在可以叫我干妈……”

  花蕊忽然她伸出纤纤玉手,在沈天的胸脯上按了一下,极其妩媚的道。

  “啊!叫你干妈?”沈天抹抹汗,略一思忖说:“也不是不可以,我本来有一个干妈,再认一个干妈也能行,人家不是说干妈多了不愁钱花吗?”

  “嘻嘻,如果你认我做干妈,以后一定少不了你钱花!”

  “不过……”,沈天忽然诡秘一笑。

  “不过什么?”

  “不过人家还都说物还是稀少了为贵,多了就和鸡屎没什么两样,我觉得称呼也一样,有一个干妈就觉得亲,如果再多一个就不稀罕了!”

  “你什么意思?”花蕊面色有些冷。

  “我的意思是……不应该叫你干妈,应该换个称呼好一些……”

  “你觉得换成什么比较好??”

  沈天定了一下,忽然瞟了一眼花蕊的大奶奶,说:“——奶妈。”

  “啊!”花蕊一愣,见沈天盯着自己胸前一对奶子乱瞄,他自然领会了沈天所说为何,她妩媚一笑,脸蛋微红,故意问道:“这是何意啊?”

  见花蕊没有生气,沈天忽然叹了一口气,继续胡诌说:“你应该知道,我娘死的早,她死的时候,我还没吃够奶,所以我从小有一个夙愿,就是找个奶妈,给我奶吃。”

  沈天又瞄了瞄花蕊那对大奶奶道:“你愿意做我的奶妈吗?”

  在风尘中早已是老油条的花蕊,见沈天如此调戏她,****中烧,又给沈天抛了一个媚眼柔声道:“好啊,今晚妈给你门留着,等你来吃奶!”

  “一言为定!”说完,憋着满腹笑意,沈天扛着扫把连忙离去!

  然而沈天拐一个弯后又碰上一个人,竟然是总管韩笑。

  韩笑冷笑地望着沈天,让沈天不觉的浑身鸡皮疙瘩,沈天觉得飞狼帮中,韩笑最可怕,就像他的名字一样,皮笑肉不笑,暗藏杀机。

  沈天走近他,一笑道:“韩总管在啊?”

  “哼!”

  沈天不知道这个“哼”代表何意?

  但沈天知道刚才这个鬼孙子在****花蕊,看来这个鬼孙子也不是什么好鸟,以后要防着点。

  沈天和“姬六”同住一屋。

  最初姬六不理他,认为沈天就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屁孩,未料三五天后,他们就无话不谈了,特别是姬六得知沈天是原副帮主商飞鹏的干儿子,更加巴结沈天,认为这个臭小子“钱途不可限量”。

  再者,姬六是飞狼帮的一员“老将”,他和现在年轻一辈都不怎么合得来,否则不会落得现在这个“闲杂人士”的差事。

  而且他深知,这些年轻人肯定会和沈天过不去的,缘由是沈天的干爹当副帮主的时候没少给他们小鞋穿,所以毫无疑问他现在和沈天是一条战线上的人。

  这天晚上,姬六又睡不着了,沈天出去买了些小菜回来,姬六从枕头底下摸出一斤酒来。

  “兄弟,今晚咱们哥俩再好好喝一回!这酒叫‘闷倒驴’,谁先倒下,谁就是马户怎么样!”

  沈天自然不会和他客气,一口答应。第一他也是好酒之人,第二每次当马户的肯定不是他。

  几杯‘闷倒驴’下肚,姬六便红光满面,话就多了。

  “沈天啊,老哥哥知道喝不过你,不过这些天和你在一起,是老哥哥最高兴的日子!”

  沈天眼睛一眨一眨的道:“能和老哥哥这样的老江湖一起把盏,是我沈天的造化。”

  “嘿嘿!”姬六笑着指指沈天,心里很受用,灌了一口酒又道:“沈天,你知道老哥哥我过去是干什么的?”

  “肯定不是小脚色。”

  “呵呵!”姬六又灌了一大口酒,说:“我原来是飞狼帮的一个堂主。”

  “啊!老哥哥果然是个大人物,只是……现在怎么混的这般田地了。”

  这句话说到姬六的心里,使的姬六不免唏嘘哀叹了一番。

  “哎!所谓过河拆桥,兔死狗烹,卸磨杀驴!”姬六叹了一口气道:“十年前,霸市黑道混乱不堪,群帮疯争,飞狼帮当时是一个小帮派,只有那么几个场子,几乎被逼入绝境,眼看就要灭帮,薛爷在危难之际,启用了你干爹商飞鹏,你干爹推荐了我组建了一支奇兵‘暗杀堂’一年之间暗杀了霸市数十个重要人物,使得飞狼一跃成为霸市三大帮派。……”

  “老哥哥那可真是为飞狼帮立下了赫赫战功啊,可谓飞狼帮的功臣啊!”

  “哎,好汉不提当年勇,……而且有一次,在围剿鹰帮时,薛爷受了重伤,是我背他杀出重围,送回帮里治疗的。”

  “那您不是对薛爷有救命之恩吗?”

  “救命之恩比不上‘叛徒之罪’啊!”

  “这是什么意思?”

  “就在飞狼帮一战定天下,围剿鹰帮成功后,有人告我和商飞鹏夺位谋反,事态闹大了,商副帮主自动脱帮隐居,我也请辞堂主之位……薛爷也把这事压了下来,不在追究了。”

  “是那个他妈的大舌头干的好事?”沈天暗道,原来干爹是被逼“隐居”的。

  “这事一直是个迷,薛爷不说,我们也不想问。不过这些年霸市飞狼帮一家独大,到也太平,我日子也过的挺舒坦的,无所谓了!”

  沈天眨了眨眼睛,道:“老哥哥就没暗查背后的‘大舌头’?!”

  姬六想了想,即道:“这件事过去了,薛爷不说,我也自然不想提了,追求起来,牵扯甚广,不是一般的麻烦。”

  “哦?”沈天暗自思忖了一下,忽然又问道:“老哥哥,韩总管你了解不,我总感觉他鼻子插葱,怪怪的!”

  姬六见沈天提及“韩笑”,轻蔑一笑说:“别提他了,这个孙子是薛爷大太太娘家的亲戚,平常目中无人,欺软怕硬,纯粹一个乌龟王八蛋!”姬六越说嗓门也越大,仿佛受过韩笑的极大的气似的。

  沈天忙道:“小声点!老哥哥,被韩总管听到了,小心克扣你的工钱!”

  “靠他妈,我怕个锤子!”姬六猛灌了一杯酒,忽然朝门望了望,靠近沈天的耳朵,声音压低:“沈天,我告诉你一个秘密,这孙子……没蛋蛋。”

  “没……蛋蛋?”

  沈天有些好奇,什么是没蛋蛋?

  “没蛋蛋就是性无能,那方面不行。”

  “啊!不会吧,我前些天还见他盯着五太太的胸脯看个不停,不像是没蛋蛋之人啊!”

  “靠!没能力吃奶,不代表不爱吃奶,对吧?”

  沈天想了想,认为姬六这话还蛮有道理的,于是极其认同的地点点头,又问:“老哥哥,四大护卫怎么样呢?我看他们挺拽的,今天我差点就被李文霸那个死胖子给骂了。。”

  姬六夹了一筷子菜喂到口里,咀嚼了几下,才答道:“别惹他们,这四个小子都有几把刷子,黑道中也是响当当的人物,是薛爷最贴心的护卫,李文霸别看他是个胖子,以前是南边的一个恶霸,一身硬功夫极其了得,有趾高气傲的本钱;骆飞轮是个暗器高手,他身上暗藏着许多见血封喉的‘小齿轮’,对战时让人防不胜防,很阴险;齐云飞的轻功了得,飞檐走壁,如传说中的燕子十三,神出鬼没;呼啸这个人是退伍的特战军人,很少见他出手,据说对武器特别精通。”

  闻言,沈天两眼透出震惊的光芒,叫道:“哇塞,这飞狼帮简直是卧虎藏龙之地嘛!”

  “那是!这些年霸市黑道一直波澜不惊,飞狼帮把各路宵小踏的死死,连龙市长都对薛爷礼让三分呢!”

  “薛爷的确有这个资本!飞狼帮十三堂谁不知道。”

  姬六点点头,又说:“其实飞狼帮最厉害的是现在的副帮主史魂,据说四大护卫联合起来才能和他打个平手。”

  “啊,这么厉害?”

  “不错!”姬六打了个冷颤,说:“碰到他你最好闪远一些,这人阴险的很,他手中的人命数不胜数,****如麻。”

  “你说同为副帮主,我干爹厉害,还是他厉害?”

  “这个我说不上来,你干爹当年被誉为‘拳霸’,霸气十足,黑道上谁不敬佩。而史魂这人的功夫很邪门,……总之两人一正一邪。”

  “薛爷一定能震的住他吧!!!”

  “那是肯定的,你知道薛爷的祖上武功最厉害的是谁吗?”

  “薛仁贵!薛丁山!!!”

  “算你小子还有点见识,薛爷便是薛仁贵第不知道多少代的直系传人,传男不传女的家传‘薛家密功’‘薛家兵法’薛爷烂熟于心,应用的出神入化。”

  “看不出来,薛爷手下还有两下子嘛!!!”

  “靠,不是两下子,是三下子。我亲眼见过史魂一次和薛爷切磋,薛爷十招就把他打趴下了。”

  “哇靠,这里厉害!!!”

  “薛爷现在老了,年轻的时候那股闯劲,就像一头狮子,骁勇无比。”

  沈天和姬六聊的热火朝天,快到半夜的时候,沈天说要外面“放水”出去了,其实他去“问候”他的“奶妈”了,这件事他是万万忘不了的。

上一篇 返回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