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 占城 - 霍小天 第7章 (占城)

  天上人间是霸市比较有名的欢乐地,有令人满意的服务,还有漂亮的妞子,让你从来不感觉到寂寞。

  午时,骆飞轮在□□享受着风****荡的风情后,良久,他才缓缓睁开眼睛。

  半个天前,他一进门要了一个小姐,这个小姐叫“美美”,被他包养了有大半年了。

  而现在,他茫然的看着窗外蓝蓝的天空,漂浮着的朵朵白云。

  身旁美美的呼吸声,说实在话,他现在对这女人开始厌烦了,除了最原始的欲望,他几乎无法与美美的心灵沟通了。

  “妈的,睡得像猪母!把你爹吵的。”

  骆飞轮心中暗骂着,双手却不由自主的搂住她的纤纤细腰,说实在话,她在这里还是比较红牌的。

  他的目光依然茫然的看着远处的白云,但当他的手抚摸着美美滚圆的大腿时,美美**荡的哼了一声。这**荡的一声,把年轻力壮的骆飞轮搞的心里毛毛的。

  他的手指正要滑入美美那美妙方泽之中时,美美一翻身,换了一个睡姿。

  美美的手腕带下一只镯子,白金的。

  这是骆飞轮送她的。骆飞轮看着这只镯子的同时,一丝阴霾闪现在眉头。

  这只镯子本是他为他老婆王美云买的,可惜现在她已经死了,死在自己丈夫的犀利的刀下。

  王美云同样拥有一副漂亮的脸蛋和魔鬼般的身材,和一流的□□功法,她把骆飞轮迷的神魂颠倒,不能所以。

  同时她也不忘利用自己的美貌四处招蜂引柳,不守妇道,让骆飞轮觉得很不爽,无法忍受。

  但不管戴了多少顶绿帽子,骆飞轮也不愿失去她。

  只因为他爱她,入了魔的那种,特别是陷入她的温柔乡,他就像进入了蜜罐的耗子,无法自拔。

  那夜。骆飞轮耐不住腹下燃烧的熊熊****,要求美云和他搞。

  美云却冷着脸一把推开他,讥道:“你一个飞狼帮的四大护卫之一,一年赚多少钱,全都送给了‘鸡’他妈了,却连一只镯子的影子都没送给老娘,现在却还想继续上老娘,哼!门的没有。以后你哪个妈好,上你哪个妈去。”

  骆飞轮顿时气的铁青着脸,她说的是事实,但他却狡辩道:“你是我老婆,天底下那有老公上老婆要钱的?”

  “靠!你上小姐给不给钱?”

  “给……”

  “怎么?找鸡给钱,你说我们结婚后你他妈的给过老娘什么!”

  “……。”

  骆飞轮一言不发,穿上衣服就出去了。

  第二天一大早,在回家路上,骆飞轮一面从怀里掏出白金镯子来看,一面浮起笑容,喃喃的道:“不管怎样,这下你该高兴了吧,娘们。”

  谁知,在离家不远的拐角处,他见老婆王美云打扮的花枝招展匆匆的走出了家门。

  直觉告诉骆飞轮她出去不弄好事,于是他躲在一棵树后,等她走过去后再悄悄跟踪。

  王美云到了大街上,便上了一辆“迪”,这使骆飞轮更加感好奇。

  他也拦了一个“迪”跟在后面,东绕西转,穿街走巷,又由小巷转出时,居然来到了荒郊一酒楼。

  靠!浪仙楼,咋到了老子的地盘上了?

  骆飞轮心中疑惑:“奇怪?阿云来这里干什么,难道是找我?……。”心想着,一面加快脚步跟在身后,这时他看到王美云被一个高大的男人带进去了。

  “奇怪,怎么不见了?”骆飞轮进入酒店后竟然没看见王美云的人影,心中一急,便快步搜寻起来。

  当他找到他们开房的客房时,骆飞轮已经猜到他这个妇人是来偷汉子的。

  气急败坏的骆飞轮和服务员要来房卡,便悄悄打开方面窥探

  哇靠!房间里果真是那对狗nan女。

  那个女人赫然是王美云。

  她已经脱下衣服,丰美浑圆的大腿泥鳅一般在□□扭动。

  而一个男人正站在她身旁,****的身体贪婪的盯着她。

  骆飞轮的双眼快要喷出火来,心如刀绞,心头的怒火如喷发的火山。

  那个男人流着口水,贪婪的舔了舔舌头,猛虎一般扑向王美云。

  两只猪手在王美云白嫩如玉的皮肤上,疯狂的摸来摸去,鼻息入柱!

  而王美云不断地扭动着她那美臂,不一会儿便软得没有了一丝力气,只剩下嘴里发出的爽快呻吟声,而这呻吟声越发刺激骆飞轮的神经。

  “婊子养的——”

  如此光景,是男人都无法忍耐。骆飞轮自然已经愤怒到了顶点。

  他攥出匕首,赤红着双眼,一脚踹开房门,凶狼一般冲了进来。

  压在王美云躯体上的男人,还没来不及回头。

  他的头颅便像西瓜一般滚下床去,鲜红的“瓜汁”流了一地,触目惊心。

  匕首上的血一滴滴滴下。王美云的望着喷了她一身的鲜血,尖叫了一声。

  骆飞轮像野兽般矗立在床前,眼睛里仿佛滴血,然而他却笑出来的声音,可是比鬼哭还要难听。

  王美云对冲进来的丈夫,先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等那汉子的头颅滚下床去,喷出一片鲜血时,才开始有些惊慌。

  再看见丈夫疯狂而可怕的笑声,她终于完全清醒了过来。

  “老……老公……”她的眼神中充满了惊恐,坐起身来手足无措的用被子掩在身体,并且拚命的缩着双腿。

  而骆飞轮只是狠狠地瞪着她,并不说话,可是他手中的匕首此时放出来冷冷的寒光,这把匕首跟了他很多年,饮了很多鲜血。

  王美云害怕了!她想到了死。

  她还是比较了解自己的丈夫,那个在霸市响当当的飞狼帮‘黑道高手’,在家却懦弱顺从如羔羊怕老婆的男人!

  她害怕了!她想纵身逃走!可是骆飞轮的匕首闪电一般,毫不犹豫的劈了下来。

  王美云被劈中后,一脸惊恐的,缓缓的倒下了,鲜血染红了整个房间。

  骆飞轮的思绪又回到美美手腕上的白金镯子上,他静静地凝视着,不断回忆着,思索着,观望着。

  良久——

  骆飞轮的脑海里,不不仅想起与老婆王美云在一起的缠绵时刻。

  她,二十多岁,一头如瀑布的黑发,身材苗条而性感,最主要是有一对坚挺的大奶子,能猛然间加速男人的心跳。

  每每和他缠绵,她就总会如蛇一般紧紧搂住他,呼吸急迫与贪婪。

  并把她那丰满鼓胀的大奶子,毫不羞怯地贴紧在他的胸脯上磨着又磨着,让人****而沉迷

  当他进入她的身体时,她会肆无惮忌的浪叫,如温柔的锤子把他的魂敲破,把他的猛虎般的力量榨干。

  ……

  身旁的美美朦朦胧胧转醒。

  骆飞轮旋即回过神来,道:“你醒了?”

  “嗯!”美美慵懒地嗯了一声,眼皮也没有抬起来。

  骆飞轮搂住她的身体,方才回忆燃起的熊熊****,正想烧在美美身上。于是他伸手爱抚着美美的滑腻的娇躯……

  就在他****高涨熊熊大火燃起,准备进入美美妙美的芳泽之际……

  “还是算了吧!”美美突然双腿一夹,用力推开他。

  “干什么?”骆飞轮****变成了怒火。

  美美冷冷地说:“刚才是最后一炮,也就是说你给我的票子在刚才就已经花光了!你要继续,叫再掏钱,一手交钱,一手交货,概不赊账!”

  一面打着哈欠,一面懒洋洋的穿上衣服,美美看都没看一眼骆飞轮,然后就走了。

  而骆飞轮,只是静静听着,抽了一支烟,然后起身慢慢穿上了衣服。

  “戏子无义,婊子无情,薛爷说的一点也没错。”

  骆飞轮在大街上漫无目的游荡着,街上人来人往,他感觉自己像一个孤魂,他感觉街上所有的来来往往的人都是孤魂。

  沈天回到国贸时,骆飞轮还没有回来,沈天又等了半天他才回来了。

  “沈天,我离开之后,你出去了没有?”

  沈天嘻嘻一笑道:“我上街玩了—会,见了一个老朋友,吃了一大碗肉炒面。”

  “噢!你这里还有朋友?”

  “是啊,我小时候在霸市呆了好几年了,现在还和几个蛋蛋联系着了!。”

  骆飞轮瞅了沈天几眼再没说什么,心里却道:“你是商飞鹏的干儿子,那老小子以前当副帮主的时候没给老子小鞋穿,看老子以后怎么收拾你这个杂碎!”他叮嘱了店主几句,便和沈天离开了。

  回到“城外城”时,骆飞轮让沈天熟悉了下环境,顺便安排了一些杂事,比如修剪花草,厨房帮忙之类等。

  并给他安排了宿舍,和一个叫姬六的老家伙住在一块。

  沈天现在总算明白这里为什么叫“城外城”了。原来这里除了薛浪那座豪华的别墅外,还有很多楼宇,所谓城外有城,住着飞狼帮的许多帮众和薛浪的情妇,以及官方看不到的东东。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