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 占城 - 煮文岛 第6章
(占城)

  霸市北郊,观音寺,来上香拜佛的多是女人,据说这里的求子观音异常灵验,有求必应。

  就在沈天和赵机走近观音寺前时,忽然看见后面驶过来一辆豪华轿车,停在他俩前面,下来一位年轻娇艳的女人。

  沈天和赵机一看那女人,一愣。

  “哇拷,怎么会是她?”

  二人互望一眼,心中纳闷不已。

  赵机道:“她来干什么?”

  沈天道;“管球她来干嘛,一会如有机会就地推到正法掉了!”

  赵机道:“嘻嘻,说的也对,我对她早有想法。”

  沈天从怀里掏出一个地图,给赵机指了指低声道:“老赵,那个宝物藏在后院的一个密室里,我们见机行事。”

  赵机想了一下,点点头,和沈天一同踏入寺院的正门。

  他们在院子里转悠了半天,趁人不注意,身形一闪,鬼祟的往后院走去。

  “喂!站球住!你们要到那里去?”背后突然传来喝止的声音。

  沈天驻足回头,一个穿着蓝布衣的中年人,跑了过来,凶狠的瞪着他们,可能是管理寺院的“伙计”。

  沈天指着自己的鼻子,道:“你是和我们说话着吗?”

  那中年人道:“废话,不和你们说话,我和鬼说话?”

  沈天道:“我到这里走走不行吗?这是你家的,写你的名字着吗?”

  那中年人见沈天说话流了流气,骂说:“你他娘的进来的时候没看到‘不能进’几个字吗?”

  沈天也骂道道:“你他娘的就不知道老子没念过书吗?再说了,‘不能进’,你进来做什么?”

  “碎子儿!”那中年人见沈天午觉蛮缠的狡辩,不想和他过多的纠缠,便恶狠狠的道:“小心神给你全家降下灾难!”

  沈天气道:“靠你妈,老子只是走走,你就这样诅咒你大,你这个人未免太他娘的了吧?”

  “啥?你敢骂老子……”

  “骂孙子你算是小意思啦,我现在想把你丢到厕所里,厕所里的蛆都看见你恶心,想把你扔进猪圈里,猪儿子都不愿意和你称兄道弟!所以我现在想一巴掌把你打到墙上最好抠都抠不下来!!!

  那中年人被沈天这么一骂,顿时气的,“啊!啊!”直叫,挥拳向沈天砸来。

  “想打老爷,老爷还要揣你个老母呢!”说话中,只见沈天右脚一伸,一脚正中中年人的下部穴道。

  “嘻嘻,老爷不仅想揣你老母,还想揣你的蛋……”沈天话语未了,中年人“噗通”一声,便昏死了!

  沈天和赵机将他拖到草丛中,然后迅速闪进后院。

  他们快步闪进一间高大的房子,沈天在兜里掏出一个小小的铁片,轻而易举的就把锁开了。

  房子里阴森森的,有几卷毡房子堆放在墙角,和一个破烂的朱红大木箱子,木箱子一边的墙上露出一个暗阁,里面空空如也。

  沈天和赵机慢慢走了过去,看了个仔细。,

  “哇靠,有人来过,好像打斗过,机关就在这个木箱子里。”

  沈天和赵机对望了一眼,沈天一面思索,一面观察着现场,忽然在一块木屑上凝神看起来。

  “哇拷,好快的刀!”

  “能将木屑用刀削成如此,一定拥有高超的武功!……看来我们这次遇上硬点子了!”沈天静静的思索着。

  “那会是谁了?”

  难道是薛浪派人来过,放眼霸市,只有他有这个实力。

  就在这时,沈天发现在窗外有人影闪动,脚步声连连。

  “哇拷,有埋伏!我们被算计了!”

  “不会是那个老王八害你吧!”

  “极有可能!”

  赵机紧张的心都跳了起来,紧紧站在沈天后面。

  这时从门外进来三名蒙面杀手,一身黑衣,幽魂一般。

  沈天回头对赵机叫道:“老赵,你如果想看老热闹,最好闪远一些些,小心鸡血淋透。”

  赵机迟疑了一下,然后很快的退到一边去了。

  “哈哈……”突然,房子外传来一阵鬼魅似的笑声。

  紧跟着,又进来一个蒙面的杀手,看来这个杀手大概是前面进来的三个人的首领。

  沈天瞄了他一眼,笑道:“哇拷,我说这位大比,我知道你很迷恋我,但也不要用这种没品味的笑声来引起我的注意嘛!?”

  “老子不是来迷恋你,老子是来送你上西天见如来佛祖的。”

  首领杀手话毕,拔出匕首,其他三人见状,也各自抽出匕首。

  赵机在一旁吓得直发抖。

  沈天静静看着,然后轻松的道:“米粒小虫,竟敢在太岁头上动土!活腻了!”

  “嘿嘿,随你怎么说都成,反正今天是非杀了你不可!”

  “靠,这话我听多了,可惜每次对我说这话的人,现在都不能再说话了。”

  “废话少说,来吧!”刹那间,四个蒙面人全都向沈天逼近。

  沈天双目盯着这些人,心里却在暗暗想着:“这些人是不是在这里故意拖延时间,好照应劫了宝贝的人转移?”

  因此,要对付这些杀手,一定要快,不然就等着挨揍。

  沈天叫道:“哇拷,要杀要打,快他妈的一点,我可忙得紧,有正事干了!”说时,只见刀光一闪。

  “啊——”

  惨叫声中,一个蒙面人“咚”一声倒在地上。

  而沈天的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把二尺长的亮锃锃的“圆月弯刀”。

  那家伙昏倒在地上。这时,其他三人大吼一声,匕首挟着犀利的冷风劈刺而至!

  沈天闪身,拔刀,刀光乱舞。

  二个杀手顿时被砍在地。

  沈天笑道:“不用怕,还没死,你们的头袋还在脖子上呢!”

  两个杀手摸了摸脑袋,见脑袋真的还在,直叫娘。

  最后一个杀手,也就是那个首领,被沈天狂乱刀法惊住了,站在那里不敢轻举妄动。

  “靠,剩下你一个傻比了,来吧,你说我切你还是捅你?”

  “哼,小子,别臭屁!”那首领杀手向前缓缓走去,二人相距不到三尺时,突然他左手一扬。

  “嗖……”

  三支飞镖闪电般的射向沈天咽喉、心脏、下部。

  一旁的赵机见状,惊叫:“小心!”

  沈天也暗暗吃惊,叫道:“妈的个比,玩阴的老子也不吊你!”

  他一弹而起,弯刀乱舞,“唰唰唰”几声,顿时,只见满天碎叶的衣物,而那三支飞镖早不知道被震飞到哪里去了。

  再见对方身子光溜溜的慌忙向门外窜出。。。

  沈天向楞在一旁的赵机,笑道:“老赵,我这招一刀‘斩驴跑’的刀法还过的去吧!”

  赵机见杀手跑了,抖一抖身子,说:“还马马虎虎!”

  “操!这还马马虎虎?????”

  “靠,要不你以为你那是降龙十八刀?”

  “不是降龙十八刀,起码是风云第一刀!!!!”

  “靠,越说你越以为自己是张三丰了!”

  “操,少溜嘴,有点常识行不,张三丰玩的是太极,又不玩刀!”

  “靠,不玩刀,他们家菜是怎么切的,他们家的柴是怎么劈的,他不饿球死了?”

  “日,又给老子开始胡诌了。。。。。。。。”

  两人在房子上呆了片刻,终于拷问出来杀手的来历,于是便走出房子。

  谁知,他刚转过一个小径,突然传来一阵女人银铃般的笑声。

  沈天不由又驻足,竖耳倾听,轻声道:“老赵,有女人在****了!”

  “嘻嘻,我也听到了!”

  “嘻嘻,看看去呢!宝贝丢了,我们去寻个开心。”

  “嘻嘻,走走走,我到忘了这里妞子很多啊……”话声未了,赵机拍了一下脑袋,叫道:“啊哈,我想起来了,莫不是‘她’呀!”

  “哇拷,这个笑声可能就是那个女人发出来的。”说着,沈天很快的向发出笑声的方向摸了过去。

  “咯咯……”

  沈天躲躲闪闪的藏在一个独立的禅房门前,听见里面哗啦啦的水声,仿佛洗澡的模样。

  这时女人的笑声,就从里面传了出来,沈天吓了一跳。

  “沈疯子,有本事进来呀,偷偷摸摸站在门口流口水多没劲……,不是给你说了嘛,大姐只对你一人‘开放’呀……嘻嘻,真是一个呆子。”

  沈天闻言,想了想,一言不发向后退去。

  “疯子,有没有发现什么新奇的?”赵机这时也跟了上来,见沈天一脸愁容,惊奇的问道。

  沈天道:“靠,你又猜对了,就是那个可口‘点心’在洗澡。”

  “果真是她?”

  “刚才门口你不是见到了嘛。”

  “真搞不懂她来干什么,……而且还洗澡?这里可是佛门重地,我看改称‘洗浴中心’得了。”

  沈天皱眉道:“这个女人阴魂不散缠上我了!”

  “嘻嘻臭美吧,这么美的妞,在她胯下死,我做鬼也不怕!”

  “操,这个女人你最好不要招惹,惹上了她你还真快做鬼了!上次一个瘪三想泡她,你猜最后怎么着了!”

  “怎么着了?”赵机两只眼睛像星星一般,盯着沈天看。

  “泡在河里了,捞出来的时候剩半条乌龟命了。”

  听沈天这么说,赵机结结实实的被吓了一大跳!“啊?不会吧,她、她,不是看上去又美丽又温柔?”

  “操,天下哪有那么好的女人,如果有这样的女人对你,你一定要记住,她一定别有所图。”

  赵机已被搞糊涂了,抓了抓头,忽然眼光一闪,扬了扬手中的‘蟑螂’,道:“疯子,要不我们给她拍个****门,吓吓她一下!”

  “嘻嘻,不错的注意。”沈天奸笑道。

上一篇 返回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