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 占城 - 煮文岛 第4章
(占城)

  “城外城”上午来一位中年人,瞧他满脸兴奋的神色,似乎很是期待和被访主人见面的样子。

  不过不久,薛浪总算回来了,他来到客厅望了一眼这位访客后,一怔,立刻满面笑容的迎了上去。

  “薛哥!”

  “哎呀,这不是商老弟,好多年没你的音信了,今天是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原来,这中年汉子名叫“商飞鹏”,是飞狼帮的原副帮主,当年和薛狼一起打“天下”,后来他厌倦了这种打打杀杀的“江湖生涯”,金盆洗手了。

  薛浪又问:“商老弟,这两年来,你都在干些什么?我都不知道你去哪里了。”说着,薛浪和那中年人拥抱了一下,落座。

  商飞鹏笑了笑,说:“自从兄弟洗手之后,就一直躲在南方一带,大哥也知道,干我们这行的,只要走上道了,就没有退出一说,虽说兄弟宣称洗手了,但昔日的仇家还是很多,为了给老婆孩子一个“安心”,兄弟便隐名埋姓了,这些年还算过的逍遥自在。”

  “真实羡慕老弟啊,大哥我这些年一直想退下来,可惜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啊!”薛浪望了一眼窗外,忽然喟然道:“我们昔日惹下的仇家太多了,只有不断壮大飞狼帮,才能对寻仇之人有所威慑,否则一旦势颓,我们都必将死无葬身之地啊!”

  商飞鹏附和了一声,也感叹道:“是啊!想当年,兄弟跟随大哥‘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横扫霸市,兄弟现在退出,说实在的有点对不起大哥,所以时常自责不已。”

  “商老弟,不必自责,当年你退出,虽说是你自愿,但也是大哥我的意思,兄弟是何出身,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如果继续留在帮里,所实在话,大哥我有点不放心,当年有人便开始怀疑你了,包括上面的人也找过我好几回,调查你的事情。所以你退出是万全之策,也是皆大欢喜之事。”。

  “唉!人生总是有很多无奈之举,……,嗨,不说这些事了,对了,大哥你这些身体还好吧!”

  “哈哈,还好,虽比不上当年健步如飞,一人单挑数十个大汉,但十数个大汉还是不放在眼里。”

  “看来,大哥,这些武功一点也没落下。”

  薛浪笑着道:“商老弟的武功才厉害,我们这些老兄弟之中,你的武功可是最好的。当年道上人称“拳霸”可不是盖的呀?”

  “谢谢龙哥!”商飞鹏说:“如果有来生,兄弟依然跟随大哥一起快意恩仇,闯荡江湖。”

  “呵呵!”薛狼和那商飞鹏谈笑了一会,忽然话锋一转道:“……兄弟你这次来是……”

  听薛狼如此问,商飞鹏笑了一下直言不讳道:“这次来是请大哥帮个小忙。”

  薛浪心中一楞,道:“你说吧!”

  只听商飞鹏道:“我有一义子,八年前年霸市地震收留的,是一对北籍夫妇的儿子,那是小孩十岁,现在已经十八岁了,从小调皮捣蛋,所以……”

  不等他说完,薛浪便说:“你是想叫那孩子留在我的身边调教?”

  商飞鹏苦笑道:“大哥知道,我一向害怕麻烦,而且明年可能要移居海外,这孩子不听话,有些担心。所以我就想到大哥你。有你罩着他,我想他会很快成长起来的。”

  “既然是你的义子,大哥我当然义不容辞?”薛浪问:“孩子带来了没有?”

  “带来了,大哥,我叫他在外面等着了。”

  “快把他带来让我看看。”少顷,骆飞轮带进来一个少年,个子高大,相貌清秀,特别是那双长得比常人都大的眼睛,闪动着智慧的光芒,一看就属于聪颖一型的。

  他身上一套蓝色运动服,显得异常精神。

  商飞鹏叫道:“沈天,你还不见过薛爷!”

  沈天打量客厅中人,虽然早已经判断出了薛爷是哪一位,但装作茫然的说:“干爹,我没见过什么世面,我可看不出那一个是薛爷啊!”

  商飞鹏苦笑道:“你就不能猜一猜!”

  沈天道:“我听说当爷的都高高在上,不可一世,我看这里的人都很随和,个个和蔼可亲!”

  商飞鹏自然知沈天的小聪明,指了指身旁的薛浪,道:“这不是薛爷吗?你都快二十岁的人啦,怎么老是不开窍,少条筋似的,开窍的话,早就给老子带回来的媳妇了,你看隔壁邻居家张平,不是去年过年带回来个媳妇。再看看你。都老大不小的了!……”

  沈天这才向薛浪鞠个躬,傻呼呼地说:“薛老爷子,我是个乡下人,没见过世面,你可不要见怪!”

  李文霸、骆飞轮二人,不由掩口而笑,暗道这小子有点意思。

  薛浪点点头,道:“这小子相貌奇秀,是块料子,很机灵!嗯,很好!”

  商飞鹏说:“就是年龄还小,还没有开窍,您多包涵,多多调教,我虽是他干爹,教他武功他不学,让他念书,他只贪玩,这些年他只在外面乱混,不学无术,近几年在霸市谋生计,所以我就把他带来见大哥你了。”

  “还好,我见第一眼就喜欢上了,仿佛看到了当年的我。嗯,不错,不错!”

  商飞鹏笑了笑,说:“他怎么能和薛爷比”

  “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江山代有才人出吗,……。你叫沈天?认不认识字?”薛浪忽然盯着沈天的眼睛和蔼的笑问道。

  “是的薛爷,我叫沈天,我们本来北面来的,我老子是个捡破烂的,斗大字不认识几个,所以我老娘让念过几年,因为我们语文老师长的漂亮,我经常给她写情书,最后被她请回家里了!我老爹嫌我丢人现眼,就再不让我念了。后来那位漂亮的语文老师非常思念我,又把我请回学校了,后来我爹妈就在地震中回姥姥家了。……”

  不等他说完,李文霸和骆飞轮二人,已被沈天逗笑了。

  薛浪又问:“你觉得霸市这个地方怎么样?”

  沈天精神一振,道:“薛老爷子不怕见笑,我对霸市这地方不怎么感冒,却对这里的姑娘很感冒,一个个青春靓丽看的人眼睛的都直了,一次我为看一个漂亮的妞子,由于太专心了,跟她回到她们家里了,她爹把我当成贼了拿起扫把我轰出来了,嘻嘻……”薛浪听了,不禁想发笑。

  谁知沈天嘻嘻一笑,又说:“而且我发现这里的人忒逗,一次我去面馆吃面,等了好久面都没来,我就喊道:‘师傅,我的拉面怎么还没好啊!’师傅说:‘小伙子别急啊!师傅正拉着呢!马上就拉好了!’过了一会儿,师傅端上来一碗热气腾腾的面说:‘小伙子,快吃快吃!这是我刚拉好的,你看!还冒着热气呢!’我晕!”

  此时,不但李文霸和骆飞轮忍不住,连薛浪也大笑了起来。

  “你小子真逗,我很久没听到这么搞笑的笑话了。”薛浪笑毕说。

  商飞鹏一听,便道:“让您见笑了,这小子就这怂样!没正经的!”

  “沈天,你想在这儿做些什么工作?”

  “薛爷,我除了不会向女人一样生孩子外,无论大活脏活、累活,我都能干,您尽管使唤。”

  “好吧,年轻人吃点苦没有关系,所谓吃尽苦中苦方为人上吗,我和你干爹当年不禁吃过苦,而且吃过亏,……你就先随便熟悉熟悉环境,过些日子熟了,我在另做安排。”

  说完,对骆飞轮吩咐说:“飞轮,带他出去做几套像样的衣服,再买几双鞋子。”

  “是!”

  商飞鹏目的已达成,便坚持要向薛狼告辞。

  薛浪道:“你一定要走,我也不勉强,不过,大哥随时欢迎你回来,我们一起打天下。”

  “多谢薛哥。”商飞鹏婉言相拒。

  商飞鹏道了一声谢,便起身往外走,走时不经意的瞄了沈天一眼。

  沈天说:“干爹,希望你能常来看看我,就让我送你一程吧!”

  在飞狼帮的大门外,商飞鹏语重心长地道:“沈天,要说的,我已经说了几十遍了,总之,一切小心。”

  “干爹,你就不要再浪费口水。我做事,你放心。”

  “就算干爹废话了,也还要再说一遍,如果有紧急重大的事,千万记得要和干爹联络。”

  “知道了。”

上一篇 返回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