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 占城 - 煮文岛 第2章
(占城)
  霸市驼峰路猛男大奔有一个住宅,一个独立的小院子,院子里的花草正争芳斗艳,一只懒猫正在墙角酣睡。

  大奔一进入自家屋内,便迫不及待把沐雪一把抱起,一脚拽开卧室的门,狠狠的把水灵的沐雪扔在软绵绵的大□□,伸出五指狠狠的按在了沐雪的挺翘的“秦岭”上。“哇塞,很有感觉。。”

  不料这沐雪力量奇大,一下子就拨开了他的手,道:“大个子!猴急什么?要搞我,不是说有条件呢!”

  大奔心中暗骂道:“臭娘们又给我老子耍什么花招,在老子家里老子什么也不怕,不给老子好好配合,老子霸王硬上弓,射杀美天鹅。”于是,大奔便问:“什么条件老子都答应你,老子好歹在黑道上混过两天了!”

  沐雪见大奔如此自信的表情,嘻嘻一笑道:“你认识薛浪吗?”

  大奔道:“不敢说认识,我道上混过几天,还知道。”

  “那帮我做了他!”沐雪望着大奔的脸,忽一字字的咬牙切齿道。

  闻言,大奔一怔道:“你说要杀了他?”

  “不错,就是那个混账王八蛋龟儿子驴生的马压的骆驼奶大的。”

  “你没病吧!”大奔确认眼前这个“小妹妹”的“壮语”道。

  “你才有病!”

  “那你什么话也敢说呀,你知道薛爷是谁吗,飞狼帮的老大。手下帮众几千!资产过亿。连我们市长都不敢动他,听说他上面有人。”

  沐雪叫道:“就算天王老子也怎么了,你就说你干不干?”

  大奔反叫道:“你的脑子是不是进水了,可老子的没有。”

  “如果你是软蛋!那你滚蛋!你没资格搞老娘!”沐雪哼了一声道,说着从□□一跃而起,欲走。

  不料大奔眼中的狰狞完全显露而出,大叫道:“到手的□□老子可能让他飞了吗?”

  说完,猛的想沐雪扑去。

  怎知,沐雪早有防备,转身就是一脚,正中大奔的下身,毫不费力就把这个“软蛋”踢的滚在地上杀猪一般哭爹喊娘的嚎叫。

  而沐雪叹口气道:“又是一个孬种。”

  说完,跨出“孬种”家的门,没了人影。

  浪仙楼的包间里,有位青春美少女在包间的窗口东张西望。

  包间墙壁上的壁挂式空调徐徐的冷风,吹把她的秀发吹的飘扬飞动,甚是动人。

  她不时的望望窗外,目光在窗外的停车厂上不停的搜寻什么东西似的。

  忽然她手中的“苹果”“滴滴滴”响了起来。

  她欣喜的连忙接起:“喂!先生您好,……恩,我是我是,……浪仙楼鸳鸯阁。……恩我等您。”

  少顷,浪仙楼鸳鸯阁的门伫立着一个穿着警服的帅气小伙子,轻轻的敲了敲房门。

  门开。

  一张极美的脸蛋呈现在这个帅气的穿着警服的小伙子面前。

  那小伙子一怔,暗道:真美,比我老婆美十倍!但他似乎想到了什么犹疑了一下。

  少女见状,双眸一闪,掀起了裙子朝小伙子招了招手,道:“帅哥,我又不是老虎,你怕我吃了你呀!”

  小伙子目光在少女白生生的大腿上瞄了几眼,咽了一口口水,忽然干咳了一下道:“姑娘,你好美啦!”

  “小哥,……进来还有比这更美的事了!”

  这一声娇滴滴的呼唤,使小伙子心中一荡,如失了魂似的,不由自主的走进了包间的房门。

  “小哥,坐吧!”少女拉着那小伙子坐在包间软绵绵的宽大的仿佛床一般的沙发上。

  “好好好,不客气!”小伙子镇定了一下心神笑笑道,目光盯着少女如花似玉的脸蛋看个不停。

  “小哥,我脸没洗干净吗,你干嘛盯着看呀!”

  “啊!没有没有。”小伙子赶忙把目光移开。

  少女却嘻嘻的一边笑,一边有意无意的掀起裙子,露出一双洁白光滑的玉腿。

  那双玉腿,说多白嫩就有多白嫩,看得小伙子直咽口水,心里仿佛长了毛似的,下腹突然撑起个帐篷。

  “姑娘,我们要点什么喝的?”

  小伙子心里虽然邪火乱窜,但脸上却马上镇定下来了。

  少女闻言,朝小伙子抛了个媚眼,一笑道:“小哥,你人真好,我正渴着了,那就给我来一杯冰红茶吧!”

  “好嘞!”小伙子在拿起墙上的电话马上点了一杯冰火茶和一杯可口可乐,以及一些零食。

  不到一分钟,服务员便送了进来,然后闭上门走了。

  少女抿了一口冰红茶,一双水晶般的眼珠子,则在小伙子俊美的脸上滴溜溜的转。

  那小伙子被看得有点不好意思,笑了笑道:“姑娘,我的脸没洗干净吗?你干嘛盯着看呀!”

  少女闻言,嘻嘻一笑,装作一羞,忙把目光投向别处嘻嘻的不说话,只是甜甜的笑着。

  小伙子鼻中不时闻到少女身上散发出的香味,同时偷偷瞄了少女玉腿一眼,然后悠悠的喝着可乐。

  “我今天是不是走桃花运吧!上午在路上巡逻,见她孤单一个人走,便送了她一程,没想到她却要了我手机号码……,嘻嘻,模样真美,越看越美,……就是不知道是不是做那一行的,应该不像,面色也能看出来……”

  小伙子暗暗的想,那雪白的一双玉腿,实在是要命的诱惑,他恨不得能够摸上一把,咬上一口。

  “姑娘是哪里人啊?”

  “本地人。”

  “一点都不像啊,你的皮肤真好,和南方的姑娘一样水嫩。”

  “嘿嘿,北方的姑娘也有水嫩的呀。”

  “恩恩,就是就是,像姑娘你就很水嫩!桃子一样。”

  “桃子?嘻嘻,小哥是不是喜欢吃桃子呀!”

  少女的一双玉腿故意又动了一下,小伙子飞快的瞄了一眼,又干咳了一下道:

  “呵呵,喜欢。”

  “那这么说小哥喜欢我了!”

  “呵呵!姑娘长的如此漂亮,一定有很多追吧!我当然”说到这里,小伙子突然嘿嘿笑了起来。

  少女好奇的问:“小哥你笑什么?”

  “我笑……”小伙子忽然帅气的面庞上多了几丝轻薄的笑,道:“你是个水灵灵的桃子,我都不禁想摘了吃掉啊!”

  “啊!小哥你好坏啊!”少女啐了一声。

  小伙子见她如此说,顿时感到有点心神荡漾,勾的腹中邪火几欲快喷出来了。

  他心中暗想:“这小姑娘真是天生尤物,那一颦一笑,像朵鲜花在奔放,雪白的肌肤,动人的一双玉腿,嘿,那看不见的地方,又不知是多么的迷死人……”

  想到这里,又朝她腿上死命的盯,暗叫:“啊,简直是上帝的杰作,白得像刚出笼的馒头,又白又滑腻。”

  “我还没有请教你的芳名呢!”

  “我叫沐雪。”

  “啊,沐雪,沐雪,如沐春雪,好名字……”

  “呵呵,还行吧。”

  “我叫杨玮琦。”

  “小哥的名字也很好啊。”沐雪笑道。

  “谢谢!”

  杨玮琦的心里此时感到有点飘飘然,能和这样****的姑娘聊天,真是太有感觉了。

  沐雪又道:“小哥你不仅有□□的雄风,而且有电影明星的帅气,身板结实,一定很有力量吧,嘻嘻,我们女孩子就是喜欢有力量的男人……”

  “啊!真的!”杨玮琦对沐雪几句露骨的赞美,心里“怦怦”的跳,妈的,我老婆也没这么夸过我,这妞子的话真中听,爽,我喜欢。

  杨玮琦享受少女的赞语,魂魄差点出窍。迷离着双眼,他咽了一口口水,嘿嘿笑道:“妹子你也很水灵,很美丽,很动人,仙女一样,是我见过最动人的姑娘。”

  “是嘛?”

  沐雪吃吃的笑,露出一口洁白的贝齿,她挪动了一下屁股,坐得跟杨玮琦更近了些,柔顺的秀发不时抚在杨玮琦的脸上。

  杨玮琦的心几乎跳了出来,呼吸也感到急促,腹内的邪火马上就要像火山一样的喷发了。

  沐雪心里在笑。窃笑。也是很阴的笑。

  她的眼中掠过一丝诡异,突然道:“小哥,你是□□,知道霸市黑道最有名气的人是谁吗?”

  杨玮琦闻言一愣,这小妮子问这个干什么,考我吗?于是毫不思索的脱口答说:“飞狼帮的老大薛浪呀。”

  沐雪闻言一愣,顿了顿,又道:“你认识飞薛浪吗?”

  杨玮琦毫不思索的点点头道:“黑道的人要在白道上生存,肯定要和我们这些□□结识,我和他一块吃过几回饭,怎会不认识他?”

  “哦!”

  沐雪轻应了一声,心中暗喜,那娇艳的脸蛋,泛着浅浅的红晕,真是美呆了。

  杨玮琦故意右手动了一动,趁机在她玉腿上碰了一碰。

  哇操!真他妈的又嫩又滑。。

  而沐雪一点反应也没有。

  杨玮琦胆子更大了。

  他舔了下嘴唇,把右手轻轻的放在她玉腿上,这次,沐雪一把把她的手抓住。

  “咳,小哥呀,这个人真不老实呀!”

  “我……我…………”

  杨玮琦吓了一跳,“我”了半天,说不出一个所以然来。

  不过,旋即他又心花怒放了。

  因为沐雪并没有把他的手推开。

  沐雪轻轻给他抛了一个媚眼,轻挑的道:“小哥,你一会儿可以轻点呀,不要吓坏了人哟!”

  “会的,会的……啦啦………………”

  杨玮琦兴奋得有些语无伦次。

  他对沐雪的“厚爱”,感到受宠若惊,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了,饿虎一般向沐雪扑去。

  但他没把沐雪推倒,却感觉沐雪手臂力量立刻阻止了他,嘻嘻的道:“小哥,我还有话没说完呢!”

  “恩恩,那快说,春宵一刻值千金呀!”杨玮琦有点迫不及耐了。

  “小哥,想和我一刻春晓,不过我有个条件。”

  “只要能让我一品芳泽,什么条件;我都答应。”杨玮琦神色迷离的答道。

  “真的?”

  “当然了,天上的星星我也给你摘,地上的龙人我给你买。”

  哇操!美色当前,要他脑袋,他大概也会一口答应。

  杨玮琦早巳按捺不住了,他一把搂住了沐雪,对着她的樱唇就是一阵狂吻,同时一双手在沐雪的胸前不停的搓揉,真他妈有感觉!

  沐雪被吻得几乎透不过气来,她却很轻轻的就推开他,她手臂劲儿奇大。

  “猴急什么,我还没说出条件呢!”

  “说吧!”

  “杀了薛浪那老不死的……”

  此话一出,杨玮琦险些摔在地上,疑道:“小妹妹不是在开玩笑吧!”

  “谁跟你开玩笑,我可是很认认真真的。”

  沐雪伴了媚态的道:“你只要杀了姓薛的那老不死的,然后我就是你的人,到时你爱怎么,就怎么样?”

  杨玮琦考虑都没考虑,即道:“你脑子是不是进水了,且别说薛爷是武术界的高手,他身边的保镖,都是个个精壮孔武,据说还有**,我想你要接近他比上天堂还要难哩!浪仙楼就是他的产业,你应该见过他不少次,但你能杀的了他吗?”

  “没那么多废话,你就说你干不干?”

  “干?这种胳膊拧大腿的事,脑子卡壳的人才会干,我是□□没错,但这年头□□都很坏的,不会做脑袋卡壳的事情的,比如我。”

  “哼,又是一个孬种十足的家伙。”沐雪突的起身骂道,一副欲走的样子。

  杨玮琦叫道:“沐雪姑娘,小哥我还没品芳泽呢?”

  “回去打品你妈的芳泽去吧!”沐雪走了起身。

  “臭娘们!给你脸你不要,那就不过要怪老子不客气了!”那杨玮琦帅气的面孔突然变的阴邪无比,一伸手就要去抓沐雪的水嫩的胳膊。

  不料他刚触及到沐雪的肌肤,感觉一滑,胳膊仿佛变成了一只滑溜的泥鳅,一瞬间便溜出来他的手掌。

  杨玮琦一抓不中,反应也算快,大步上踏老鹰抓小鸡一般扑了过去。

  他感觉他已经包围住了沐雪,身体一沉就要把她就地正法。

  怎知,沐雪突然在他怀中娇躯一扭,一矮,如脱兔一把钻出了他的怀抱。

  由于杨玮琦扑过来的力量过大,一个狗啃泥扑在包间的地毯上了,他一个驴打滚刚要爬起,谁料沐雪尖尖的高跟鞋鞋尖如尖刀一般飞速的踢到了他的腹下。

  “啊!”一声惨叫,杨玮琦感觉自己似乎废了,疼痛的嘶叫起来。

  “废物!”沐雪摇摇头,气呼呼的骂了声走掉了。

上一篇 返回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