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昏散章 - 凝涕与低语 - 霍小天 黄昏散章 (凝涕与低语)

有时感觉稚弱的生命仿佛黄昏林梢上一抹残夕,流溢着轻悠闲淡,悦耳的音乐似的,让我久久感动不已。有时也感觉自己疲惫的脚步虽过端抱怨生命的繁琐,但每当黄昏的树林边少女美妙的歌喉唱响傍晚,如散落于草丛间的小草花,那忧郁的眸子犹如天际的星,又使我感动不已。

我时常怀疑自己羸弱的嘴唇边飘忽着少年的轻狂与叛逆,执拗的脚步厌恶于物欲横流车水马龙的街道,更不喜摇着浑浊的脑袋,张牙舞爪蹦跳于灯红酒绿的舞池;也不安“哥俩好呀!”猜拳行令于酒气横飞污浊的气氛。

——也许我是过分偏激,是生活中所谓的****,或是****中的****,让人不屑一瞥。但有时我总感觉自己是一个英雄、天才,藏躲于安谧的智者,幻想自己总有“一举成名天下知”运筹帷幄叱咤风云的那么一天……

也许这些都是信口由辞,不值得随意玷污谁洁净清闲的耳朵;也许这些都是稚气少年的由衷诳语,只能博得世故者的蔑然一笑。——也就罢啦!

但,每个黄昏,轻风柔柔拂弄我浮躁的思想,使它在这美丽的黄昏总有呼唤的冲动。于是微笑解放了禁锢的喉舌;思想解放了幽禁的想象,郁愤的肌体张开吞云呐雾的嘴巴,释放出心灵深处“鬼魅的幽灵”。呵!我看见了,在那银白的夜空,飘满云,有着我闪亮的眼睛。

——我渴望着去追寻,寻觅一片阳春白雪般寂寞的天空。

远处一声清脆的鸣笛自远至近洒落在这黄昏静默的天空,响彻了我的耳朵。天边那一抹彩霞恍惚间走出了我的视线,消失于灰色的冥冥。我独伫于古城的墙角,弥望着那这轨动的列车由远而近,然后又由近及远奔向茫茫的远方。它是载着这夏的黄昏,沿途撒下夜昏暗的影子。这或许是夜歌优美的前奏。

远方弥漫的烟雾欲来欲浓。暮色垂下了她正日编织的黑丝帘。柔和地,如那从银灰的归翅间坠落的些许慵倦,又如喧闹如潮的蛙声里飞出的丝缕浮躁。我的心就这样瞬间纠缠了几分思乡的雾星儿。于是那天才傲然的脚,耸耸宽阔阳刚的肩膀,径直朝河边蛐蛐鸣叫的草房子走去……

我忽然想起诗人的这么几句:

——黄昏的猎人,你寻找什么?

狂奔的猛兽寻找着壮士的刀,美丽的飞鸟寻找着牢笼,青春不羁之心寻找着青色的眼睛,我呢?

对,你呢?

你曾有一些弥漫着些许伤感情调的往事,每个往事如同一怀苦涩的酒,沉浸于你寂寞的心田,偶尔泛起圆圆柔美的涟漪。也如同那七月夜晚柔和的微风,飘过了浮躁抑郁的树梢,又飘过了那寂寞的孤单的高楼。而高楼上渺茫的歌喉又仿佛我渺茫的思想似的。……

诗人说:我曾有些寂寞的光阴,在幽暗的窗子下,在长夜的炉火边,我紧闭着门,而它们仍然遁匿了。

呵!就遁匿吧!让所有的寂寞孤单遁匿,遁匿于天涯海角,遁匿于九霄云外。那时就算青春从岁月的扇上剥落,我也无怨无悔。因为我已携着我心中旖旎梦之手,沉浸于寂寞的海洋里,做了一条直面海啸勇敢的游鱼……

是的。

呵!黄昏被夜吞噬于黑色的眼睛里,夜风悄悄袭来,少女的歌又悄悄爬上静谧的山岗,天际有几颗闪亮的星……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