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的遐想 - 凝涕与低语 - 霍小天 夜的遐想 (凝涕与低语)

  翠绿的的灯罩罩着乳白而软绵绵的灯光,仿佛也罩着我软绵绵的思想。在无数个这样的夜里。我总把自己如蟒蛇般的身体懒懒搁置于柔软的床铺上,听任浮躁与渺茫的空气把我淹没。而那缭绕的烟雾笼罩着我的整个面孔,颓红的眼睛里漂泊着满是青春的荒芜,就像冬雪,弥漫于静谧的天地间。

  月光冷冷的,隔着玻璃窗户,我仿佛看见了夜婀娜的身姿正向屋檐下走来。万家的灯火此时悉都熄灭,鬼魅的夜风掠过树梢,他此时正眯着眼睛****着夜性感且美丽的身体。

      我反转身子透过窗户,看见夜已伫立窗前,欣挑的娇躯披着一件黑缎的睡衣,很像一朵夜间开放的昙花,娇媚,令人怜爱。

      她那优美的身体那么诱人,那一股子妩媚仿佛一双迷乱了理智的手,疯狂搔拔我蠢蠢的欲望。而我似乎失去了心灵的理智,信由邪恶的思想随风飘荡。

  夜色如风,软软的灯光,如夜魇疯狂的眼神,不断亵渎夜的美丽。我从枕下摸出珍藏已久她的照片,意欲从恍惚的记忆中搜寻她娇媚的影子,寻找心灵的慰藉。

  终于,浮躁的思想在茫茫的天际唤回疲惫的记忆,软悠悠的灯光下,显现出她纤纤身影的美丽。那么款款的走着、笑着,依然那么挺脱、俏丽。

  啊!是她呀!——对于她,我又是多么的熟悉啊!

  甜美的笑靥如三月阳春绽放的桃花一般娇美;雪白的牙齿颗颗仿佛精雕细琢的碎玉,晶莹闪亮,泛着光泽;那薄而红润的嘴唇如鲜艳的蓓蕾,散着醇醇的芬芳,撩拔着我浮躁的思想;黑而亮的长发垂肩而下,仿佛是从天上泻下一川瀑布,如烟如雾;最是难以遗忘于记忆的是那一双美丽的眼眸,黑而通明,一汪清澈的池水似的。 

  她轻启雪白的牙齿,微笑着问我:还记得我吗?

  思想深处一个深沉的声音回答:

  怎么会忘记你呢?忘不了的,永远忘不了。你是我的记忆,你款款的脚步,永远是我做不完的美丽的梦。

  记忆中,每个梦里,她那温柔的脚步总在不知不觉中萦绕我耳边。而我每一次睁开眼睛在每一个黑暗的角落搜寻她如花的面庞,都总在忧伤失落的叹息中怅然喟叹。

       可是每当我关上沉沉的记忆的大门,准备把所有往事,情感一并抛于九霄云外,谁料她那轻盈的脚步又如一曲飘逝的歌,在耳边奇妙地响起,噔噔噔……不停敲打我鼓胀的耳膜。 

  我再也不敢关上记忆之窗,我怕,我怕那扇窗关闭的一刹那间,她又如风悄然消逝在沉沉的夜色中。而我,却再也捕捉不到她的一缕沁人心脾的发香。

  她的脚步越来越近,近得几乎可以触摸,亲吻。我沾满欲望的手却来不急触摸,她那幽香而滑润的柔荑瞬间在我脸上沾触。那一刹那的,如闪电。我的心也顷刻如电击了似的,慌然抖了起来,迫不及待用我强健的胳臂拥住她那纤细的腰肢,拥住我所有的思念,然后用我炙热的嘴唇留住她。

  如水的温存中,我感觉到她柔软滑润燃烧的脸紧贴着我寂寞的胸膛,如丝巾拂揉般的温柔,如清风吹拂般的舒爽。我能感觉到我的心在狠命的跳,仿佛要跃出胸膛的束缚,跳出三界外似的。 

  我也明知这只是一个幻,但海一样深的思念与情感,以火箭离开地球的速度在这之间架上一座虚美的桥梁,而我总在每个深深的夜晚伫立于桥畔,举头追寻她如花的容颜,以及清澈如溪的身影…… 

  夜已经很深很深了,深得几乎可以能触摸到晨的脉搏。而我却没有丝毫的倦意。我总思索着一个上苍给我设置的难题,现实与梦想与感情之间,我该做出怎样的选择?……

  生命轨迹的海洋中,我如一只迷失了方向游鱼,面对远处澈蓝的苍穹,默默坚持我疲惫的脚步。而面对她渐行渐远的绝代风华,我却再也读不懂了……。

        难道就这样了吗?……在现实的天空我一定要把你的容颜遗忘? 我——不——知——道。 

  我不知道明天黎明的曙光是否可以照亮我难以明了的心,让我遗忘了所有灰色的记忆。但我坚信明天的太阳一定能给我温暖与力量。那样即使在暮色苍苍的黄昏,我也一定能拥抱生命旅途中属于我的迷人之夜。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