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乡 - 凝涕与低语 - 霍小天 望乡 (凝涕与低语)

        苍茫的群山将红红的夕阳完全揽入胸怀爱慕。袅袅的炊烟就像一个个披着青衣的姑娘在鳞次栉比的房顶上喧然舞动,仿佛我的乡愁似的。

        每每此时,弥望着天边迷茫的云烟,记忆就如一瓢相思的大理河水浇上我心头,那颗潮湿而又浮躁的心顿时如少女的眼泪哗然喧泄开来,打湿了我疲惫的脚步,与思想的翅膀。

        无奈的现实总剥夺我自由的情感,就连渺渺的乡愁都不放过。物欲横流的城市,车水马龙的街道,仿佛我人生的一门必修课似的,压得我感到生命的茫然与诚恐。

        每当疲惫的脚步安眠于昏黄的灯下。生命的色彩仿佛被什么涂抹了似的,每一片颜料都搀杂着岁月的沧桑与无奈。这时候,寂寞与孤独爬上我疲惫的眼眸,乡愁仿佛一首很伤感的情歌,咿咿呀呀在远方渺茫的高楼上飘摇而下,一片片如失落的树叶。

        王维能把如酒般浓郁的相思用美绝的文采拔撒于高山大海,在历史的长河流传久远,就算岁月淌过一千年一万年,当你摸开她一片小小的角落,依然可感可触。而我却只能在茫茫苍苍的落日黄昏,用心灵深处迷惘的泪眼偷偷拂拭记忆深处尘封的乡愁。可又怎奈我思乡的口袋里装满了累累伤痕。

        漫漫的人生旅途中,或许暂时的分手与离别是一个很平常的故事情节。然而现实的无奈,总让每个躲在母亲怀里的孩子时时产生生的恐慌。但也许只有世事的无情,才能更使背着行囊,独在异乡的客子感到生命的弥足珍贵。

        可是每个孤单的时候,我总感到乡愁仿佛童年稚嫩的小手折叠的纸飞机,稚嫩的小手折叠的纸飞机,在岁月匆匆的脚步声中变得愈来越模糊不可辨认了。每次我试着去慰藉她哀思的眼睛,却看见风浊的岁月皱着沧桑的眉头不停的向前奔跑,奔跑,把一个个春冬秋夏无情的抛于脑后。而此时我却只是昏黄,迷蒙,灰色,冷漠的眼睛。

        穿过茫茫的树梢头,在这黄昏的迷蒙中我仿佛看到了故乡的山梁,那里有火红的高粱和葵花阳光般的脸。山坡上的风也渐渐的冷了起来,此时温润的东南风也远逝了它款款的脚步。

        山坡下的那院子也仿佛是清晰可见的,枯井,石磨,老黄牛。还有墙根嫩绿的荒蒿,也不屈不挠的生长着,仿佛每个坚强的黄土人似的……

        一切一切都如梦一样触动着我那颗童稚而又敏感的心,拨动我如潮水般的乡愁。可我已走过岁月所赋予我的童贞;失去了奔跑于如牛背的山梁,或与山崖对话的季节,也再不是那个蹲在房檐下歪着脑袋贪恋琉璃蛋儿的暮春少年了。然而,每每此时我又多么怀念我已失别了的故乡,与快要遗忘了的童年。

        如今,它虽宛如一页蒙尘的纸笺,但在我记忆的深处,这份美丽我一直珍藏,珍藏着。

        静静的夜,思愁牵动我空白的思想,往事便如天上闪烁的星辰悄然闯入我的眼帘。

        在那暮色苍苍的窑洞里,村头蜿蜒曲折的小路上,还有长满野草杂花的田野里,这份仅有的美丽与纯真仿佛母亲温柔的手。每当想起母亲,乡愁就又仿佛很温馨似的,它温柔地抚拭着我飘泊的灵魂,和我的思想,给我春天般的温暖。

        在那些阳光灿烂的日子里,我独自缓缓踱步于微风习习的河畔,任凉爽的清风撩拨我空白的思想,任潺潺的流水声搅弄我苦闷的耳朵。然后我掂起脚,用我纤弱的身体丈量头上深邃的苍穹,也用我眼睛的虔诚与渴望拜读蓝天撒下的朵朵白云;抑或折一只小小的纸船,任它顺着柔美的波浪漂泊流浪,带走我所有的情愁……

        大理河畔的鲜花很美,美如少女哀伤时倾诉的眼睛,她仿佛我寂寞时妙好的知音,可爱的伴友似的;大理河畔的浪花也很美,忧郁中总是唱着欢欣而又快乐的歌,翻腾,跳跃,流动,奔逝于苍茫的远方,让我迷往。……
                 
        袅袅的炊烟已经飘进了夜色温柔的怀抱沉沉的入睡了,能听到她睡梦中模糊的呓语……。(美丽的星辰,正向归巢的飞鸟诉说一个个古老的传说……)

        我仰望着苍穹,从星辰茫茫的眼睛里,已看到了生命的沧桑所在。而从生命的沧桑中,我看到在青春的花瓣上乡愁撕开一瓣瓣甜美的笑靥,那笑靥有一双仿佛暾阳灿烂闪亮的眼睛。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