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祭 - 凝涕与低语 - 煮文岛 花祭
(凝涕与低语)
(秋月的一个清晨,我踽踽来到一个落英缤纷满目萧瑟的花圃,摆好香炉,往香炉里填些腐湿的泥土,然后点燃三柱香,默祷片刻后,先后插入香炉,对天发问)

第一柱香

你可曾听到花朵碎裂的声音?

那薄如羽翼赋有质感清脆如缪司歌喉发出的息叹。

诗人眼睛里难以言说人间冷漠世人视若无睹默默在园圃空气中传播的感喟。

那寒风中颤抖着犹如露宿街头乞丐瑟缩着的躯体微弱的脉搏似的悸动。

你可曾听到呢?

花儿!世人已辩不清你悦耳的声音最后的音韵。这个清晨只有我为你哭泣!深深的哀泣。

花儿!你****的肢体在这萧瑟的秋天已被遗忘了。你曾经生机盎然,你曾经绿意辉煌,可如今,灯火阑珊,万物俱寂,连同你娇美的颜容,寂寞了渺渺!这难道是上苍的旨意吗,花儿?

花儿!不要伤悲,诗人的眼睛里满含着泪水,他会为你歌出世界上最美丽的诗篇,宛若天上美丽的彩虹,你的美将万古流芳,永垂不朽。


第二柱香

你可曾听到花儿哀吟的细语?

那灰色的如春天渺茫的雨露飘渺漂浮在微冷的空气中。

是一种内心碎裂所传出的绵软如蠕动的波浪的形状的流体。

是所有怜悯做有悲痛所有寂寞所有感叹所有无奈所有淤积的梦呓的宣泄。

你可曾听到?

呵!冬天到了可花儿却没有衣裳没有面包没有朋友没有火炉没有寓所没有有没有没有一切化为泡影。

她曾经可是你温柔的朋友那漂亮的小手拂摸过的娇美的脸庞而今她的憔悴不能满足你欲望的眼眸你如弃草芥一般抛弃于她让她如何不伤痛了心肠啊!

或许世人温暖的眼神只是一种瞬间流逝的形式或许你与她之间的缘分只是欢爱云雨的虚空包装或许世间绝无仅有真挚的情与爱与诚与美与善。

呵也就罢了从此你就是你你你她就是她她她她不是你你你你不是她她她她只是一只轻盈就要飘逝的蝴蝶。

第三柱香

你可曾听到花朵远离的脚步的声音?

那促促悉悉辗转远逝的影子无处找寻,望穿了眼,却已无法挽留。你却毫不悔恨那袅娜的身影就像你烟花瞬间的美丽消失了世间,你哗然的欢笑间,睡意哝哝的床头边,你悔恨了。

呵!是世间的最美丽曾握于你的手指间,你蔑然不屑一顾,把所有的神思皆丢弃于污染的空气中,把自己的身体悬浮,然后用酒精凝固你闪烁的眼睛,烟丝缠绕了你吐着白沫的嘴巴,你彻底化为虚无,像雾一样。于是丢弃了她,面不改色的,就像仍垃圾一般。

呵!花儿的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一般流下来,她望了望这个萧瑟的世界,迈着沉重的脚步向远方走去。

(我从花圃中走出来才,灿烂的暾阳高悬于苍穹,微风拂弄着浓密的林叶,我听见河对岸有一群孩子异口同声的唱着:朝花夕拾杯中酒,寂寞的人在风雨之后,醉人的笑容……)

上一篇 返回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