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乌庆队长 - 探天记 - 霍小天 第30章 乌庆队长 (探天记)

  擎天和少年分别在身上掏出一块腰牌,抛向迷雾,腰牌一转眼消失不见。

  擎天拿的自然是恶龙城死鬼身上的腰牌。

  “擎天大哥,这是迷雾法阵,腰牌会自动被卷入谷内辨识,辨别清楚之后,谷中之人自会放开阵法让我们进去。”孤云见擎天瞧着那腰牌消失的方向有些出神,便解释道。

  “哦!”擎天点点头。

  “擎天大哥,这次来天阴谷,想必大哥也是和我一样,一则参观藏石洞,二是交易一些物品吧!”

  擎天苦笑下道:“不瞒兄弟,在下两样都不是。”

  “咦!那你是来干嘛?”少年孤云眨了眨眼睛,有些不明白所以的望着擎天。

  “我是来闯‘藏石洞’的。”擎天的望着迷雾有些兴奋的说道。

  “啊!不会吧!”孤云惊诧的下巴都快掉地下了。

  “怎么?不可以吗?”擎天用一种不解的眼神看着孤云。

  “大……哥,难倒你不知道闯这‘藏石洞’九死一生吗?”少年惊愕的说出了上面一句话来,脸上写满了“不可理解”。

  擎天苦笑了起来。

  “孤云兄弟,在下遇到一些麻烦,必须闯这‘洞’提升修为,哪怕是龙潭虎穴,在下也是非闯不可了。”擎天两手一分,脸上露出坚毅的表情。

  “原来这样啊!”孤云一脸的惋惜之色,连声为擎天叹息,摇头。似乎擎****身藏石洞,是可以肯定的事。

  “妈的,看来这‘藏石洞’果然是凶地,谁都不****胰ゴ场惫略频奶鞠⒑捅砬椋们嫣旌懿凰底圆欢纤妓髯拧

  这时擎天二人前的浓雾突然间翻滚起来,他们起先甩进迷雾的腰牌,悠然飘落在他们跟前,二人一喜,分别将腰牌揣入怀中,这时,迷雾中突然分出了一条小道,小路的另一端隐隐的可以看到高大的阁楼,似乎很远。

  “好了,我们可以入谷了!”少年孤云高兴的冲擎天拌了个鬼脸,就兴冲冲的先冲了进去,消失在了路上。

  而擎天则站在原地端详了小路一会儿,才迈步走了进去,体内的元气被他立马调动起来,以防不测。

  就在擎天进入迷雾的那一瞬间,不远处的树林里闪出一个身影,风姿摇曳,冷艳动人,她怔怔看着擎天进入迷雾,眼神黯淡,随即一言不发的化为一道白光而远去。

  这条路似乎很长,走了一盏茶的功夫,迷雾渐渐消失了,一个满是奇花异草、亭台楼阁的绿色山谷出现在眼前。

  擎天眼前一亮,暗自嘀咕: “竟然这片美?”,先前,他还以为这天阴谷和别的山谷一般罢啦,无非空山寂寂,寒鸦万点……不想竟然有这般精致。

  天阴谷三面靠山,非常敞亮,唯一的出口就是擎天进来被迷雾封锁的山谷。

  整个山谷面积似乎很大,在西门靠山之处,有一大片高低错落的阁楼,此时正有各式打扮的修士出出进进,忙碌不已。

  而在阁楼前面,则有一个非常宽阔的巨大圆形广场,里面有许多炼体士像小商贩一样,在广场内摆着货摊。人来人往,讨价叫卖声不绝于耳,热闹之极。

  见此情景,擎天不禁深吸了一口气,能一下子见到如此多的修真之人,还是让擎天有些精神恍惚。这就是传说中的天阴谷集市?这里的人似乎以炼体士为主,修仙者偶尔才的见。

  擎天轻晃了下头,让自己清醒一些。他不断提醒着自己,不要让恶龙城和灵隐门的人认出,别还没到藏石洞,就被人发现灭了。

  想到这里,擎天回头望了一眼已彻底消失的来路,抬腿向内走去。

  擎天刚走了几步,就听到远处有人在叫他。

  “这边,擎天大哥!”

  擎天闻言向呼声处望去,就见孤云站在一名大汉的身侧,向他不停的招手示意。

  擎天微微一笑,快步走了去。等走到那大汉身旁时,孤云向擎天介绍道:

  “这位是乌旦佣兵城的乌庆队长,和我大哥是至交,擎天大哥认识一下。”

  擎天一听少年此言,不禁仔细看了乌庆队长一眼。

  只见这大汉身材瘦高,身穿青衫,背上背着一把宝剑,颇有些佣兵气概。只是他一双小眼睛滴溜溜转,一看就是极其圆滑之人!

  接着,少年又对大汉说:“擎兄是我在谷外刚刚认识的,我们却很谈的来,乌庆大哥以后可要多照顾几分!”

  大汉这时也把擎天打量了一番,突然间他眯起了小眼,对擎天说道:

  “擎天小弟好面熟啊!”说完便在回想着什么。

  擎天一听乌庆队长此言,心里咯噔一下。暗道,乌干、乌青、乌庆,莫不会是三兄弟?靠!……难倒此人已经得到恶龙城的消息,要堵截自己……!

  这时,孤云对乌庆道:“乌大哥,我和擎兄一见如故,想去‘藏石洞’去参观一下,就不陪你了。”。

  乌庆闻言,脸一黑,道:“你说什么?去‘藏石洞’参观?那万万不行,你大哥已经来信,说你竟敢瞒着家里人,自己就偷跑出来。让我看好你,万万不能靠近藏石洞。”

  “大哥,别这样,又不是我去闯那藏石洞,你担心什么?”孤云垂头丧气的道。

  “哼!谁知道呢,你们现在这些少年,脑子一热,什么败家事做不出来!和我回去,我还有事让你做。”乌庆说出此话时,微微斜瞥了擎天一眼。

  “靠,此话分明是暗示自己脑子热,败家。”擎天在一旁冷眼观瞧,自然听出了这乌庆的话里意思,同时他也猜测肯定**略瓢阉巢厥吹氖虑楦嫠吡宋谇煺獗疲灾劣谒饷此怠

  “嗨!你妈,老子又不是找不到,老子自己走!”擎天愤愤的想道。

  “既然孤云有事做,那在下就先一人转转了,以后有机会,再和孤云兄弟把酒言欢。”擎天一抱拳,向孤云和乌庆说道。

  “哎呀!别走啊,我们一块……”

  “擎天兄弟自己还有要事要做呢,你就别给人家添乱了!”

  孤云见擎天要走,急忙出言想要再说些什么,却被乌庆一把拉住,抢先把话给截住了。

  擎天见此,冲着孤云灿烂的笑了一下,就转身继续朝内继续走去。

  而少年孤云,则如同被押赴刑场的囚徒一样,苦着一张脸,跟在乌庆身后,慢慢向着楼阁方向移动。他当然不知道,乌庆快速从怀里掏出一张画图,望着远去的擎天,脸上显出狰狞的面容。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