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石村 - 探天记 - 霍小天 第1章 石村 (探天记)

  石村,位于砀魔山脉边缘,地属北越国定陶郡管辖。四周高山连绵,森林茫茫无边。

  清晨,朝霞初现,灿若碎金,沐浴在村民的身上暖洋洋的。

  一群孩子,十多岁的样子,嘻嘻哈哈的走在村后的山道上。他们拿着斧头、柴刀迎着朝霞开始他们一天的任务,砍柴。

  就在这群小孩中最后面有一个孩子,十五六岁的样子,身躯很弱,头发杂乱,不过眉目到还清秀,此时他正捧着一张羊皮卷边走边看着,边看边还小声的念叨,一副聚精会神的样子。

  “快看,二杆子又开始念口诀了!”走在最前头的石龙,此时停住脚步,指着最后面的那个小孩,向其他小孩挤眉弄眼。

  “嘿嘿!龙哥,二杆子还在做他的那个修仙大梦啊!”胖墩石阳附和道。

  “二杆子灵根都没有,能修个球!”矮子石强看着“二杆子”,脸上显露出不屑的表情。

  “没灵根?”石龙听石强这么说,忙好奇问道:“你怎么知道二杆子没灵根,他在到老爷庙去测了?不是测一次要一两银子吗?他哪来的?”

  石强笑道:“龙哥,这个用屁股想都能想到啊,偷偷****进去的呗!”

  “啊!****进去的?”侯强这么说,石龙更加惊讶,“那个‘老杂毛’不在吗,怎么没发现他呢?”

  “嘿嘿!龙哥,那天‘老杂毛’山上采药去了,他孙女周巧儿看门,二杆子抓住机会就****进去了,不过他还是灰溜溜的出来了。”

  “怎么?测灵石没发光吗?”石龙似乎对这事很上心。

  “我老早就说了,二杆子不可能有灵根,就他那灰怂样,怎么可能有灵根。”石强继续不屑道。

  “哈哈!那二杆子就没气死?”

  石龙从小的梦想就是做一个高高在上的修仙者,光耀门楣,没想到他十岁的时候他父亲花了一两银子在“老爷庙”让“老杂毛”给测试了一番后,发现他根本没有灵根。没有灵根就不能修仙,这让他失落了好一阵子。

  石龙原本就是一个嫉妒心很强的之人,他没有灵根,所以他希望全村的孩子都没有灵根。如他所愿他“率领”的这帮孩子,程度不等都测试过,都没有灵根,只有和他经常作对的二杆子没有测试过,今日一听他也没有灵根,石龙这下完全放心了。对这个“死对头”更加不屑。

  “龙哥,这事也我也知道。”一旁的高个子石毛,忽然偷笑起来。

  “怎么个情况?说!”石龙道。

  石毛转头看着后面跟上来的二杆子,捂着嘴笑。

  “快给老子说。”石龙瞪了一眼石毛,笑催着。

  “哈哈,二杆子……二杆子进去的时候是偷偷摸摸****进去的,你猜,他出来的时候是怎么出来的?”石毛笑的有点捂不住嘴。

  石龙微微冥想了一下,笑问道:“不会是大模大样走出来的吧!”

  “就是!哈哈!”

  “我靠!这孙子就不怕‘老杂毛’灭了他?”

       老爷庙的“老杂毛”在整个定陶郡是很有名气的,就连郡守老爷对他一向礼让三分。

        “老杂毛”是修仙者,石龙亲眼见过“老杂毛”把一块磨盘大的石头一掌拍碎。

        他身上还有一个奇奇怪怪的似乎是“法宝”的东西围绕着他……。

  “嘿嘿,我的哥哥,后面更精彩,哈哈!二杆子不亏是二杆子,他出来的时候,周巧儿自然很凶的拦住了他,质问他。没想到我们二杆子屌都不屌,他嘿嘿笑了两声,猛的把周巧儿抱住,狠狠的在周巧儿的脸蛋上亲了两口,然后一溜烟,刮了。”

  “哈哈!”听到二杆子竟然做出如此“二杆子”之事,这些小孩都轰然大笑开了。

  “二杆子”此时自然听到了这些人的笑声,他停了下脚步,把羊皮卷小心的折叠起来,踹在怀里,然后抬起头来。

        看着这些“**”都咧着嘴看着他笑,他的脸上先露出灿烂的微笑,然后忽然对着这群人吼道:

  “石毛!我没睡你妹吧?是不是你又把老子亲巧儿的事给这群烂**捅给了,我靠你妹。”

  “二杆子”骂人的时候不知什么时候手里攥了一把土,走近几步后,他忽然一把甩到高个子石毛的脸上。

    甩的石毛满嘴的土,满脸的土,眼睛都睁不开了,“烂**,老子弄死你,你再给老子往出捅话,你以为老子没听见?”

    “二杆子”说着一脚就朝石毛踹去,却被石龙给挡住了。

  “二杆子,你不要狂?老子在这里轮不上你打人。”

    石龙把二杆子推了一把,恶狠狠的道。

  “我没睡你妹吧,石龙,老子又不是没名字,你叫老子‘二杆子’!”

      “二杆子”反把石龙推了一把,然后道:“老子告诉你,老子的大名叫擎天,知道不?”

  石龙听“二杆子”这么说,忽然笑了,哈哈大笑。

  “二杆子”看见石龙笑他,很不**的骂道:“草泥妹,笑啥哩?”

  石龙道:“老子自然笑你了。”

  “二杆子”道:“老子有什么好笑的。”

  石龙笑的更欢,他向众小孩挤了下眼,对“二杆子”摊手道:“一柱擎天不好笑吗?”

  众小孩顿时又哈哈大笑开了,而且一个个都笑的前俯后仰。

      “二杆子”的大名的确叫“擎天”,不过大家通常不叫他擎天,要么叫“一柱”,要么叫“二杆子”。

  擎天在平时自然不许别人这么叫他,谁这样叫他,他就打谁,打不过,他就使坏。

    比如石龙,经常嘲笑他,有一次,他晚上悄悄的就把他家的烟囱给堵上了,害的石龙家几天做不了饭。

  比如石强经常叫他“二杆子”,擎天哪天找了个机会给石强倒了一身臭大粪。

  擎天那天之所以敢轻薄“老杂毛”的孙女周巧儿,也是有原因的。

    擎天的爹妈在擎天八岁的时候就都死了。擎天自从成了孤儿,便饥一顿,饱一顿吃百家饭。生活虽然恓惶,但他的心里和石小龙一样从小想成为一个威风凛凛的修仙者,可他又不知道自己有没有灵根,因为要修仙,只有体内育有灵根才能行,才有门派收留。擎天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又没有银子去“老爷庙”找“老杂毛”测灵根。

  所以他就投其所好,在紫灵大山里整整找了两年找到了“老杂毛”需要的“聚灵草”,他知道“老杂毛”需要这草练功。

  然而待他兴高采烈的捧着这草,交给“老杂毛”的时候,老杂毛看了半天瞪了他一眼,骂他道:“真是的狗杂种、二杆子,这是狼毒花,毒草,你想害死你祖宗啊。”

  擎天自此就在心里记下这“仇”,所以逮住机会就把“老杂毛”的孙女轻薄了。算是报仇了。

  “老杂毛”放出话来,要把擎天“碎尸万段”,擎天远远的躲开了。

  妈的,谁骂老子“二杆子”或者“一柱”,老子决不饶他。

     擎天咬着牙,一拳就向石龙揍去,石龙虽然比擎天大三四岁,但是擎天一向不怕他,也是村里唯一敢和他单挑的孩子,尽管大多次都输了,但是擎天越输越勇、越猛。最近几次“挑战”,擎天有好几次都占了上风,这石龙隐隐感到不安,妈的,老子的“霸主”地位你也敢挑?笑话。

  石龙见擎天一拳朝他面门打来,他向后躲了躲,指着擎天鼻子,又指了指不远处一座高耸入云,树木丛生,怪石嶙峋的石岭道:“有本事上摩天岭打去。”

  擎天道:“谁不去谁是孙子!”

  “好!”

  话毕,擎天拔腿就朝山上跑去,快如一阵风,瞬间就不见人了。

  石龙等见此脸上都露出羡慕的神色,擎天的腿脚是他们方圆几十里最快的。擎天曾和邻村的一条追风犬赛跑过,把**匪Τ鲆焕锏亍

   众人都不知道这小子为什么这么厉害,最后下了个结论:天生技能。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