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非闯不可 - 探天记 - 霍小天 第27章 非闯不可 (探天记)

  “嘶!”

  撕开了仙子的衣衫,雪白的肌肤呈现在擎天眼前,让擎天两眼冒光。

  不过看到一个血红的爪印印中仙子雪白的肌肤中时,擎天倒吸了一口凉气。

  怜香惜玉的表情一闪而逝后,暗自庆喜自己没有跟采药队去犀牛谷。否则凭自己这点本事,恐怕现在尸骨无存了。

  “咳……那个,伤痕在稍微在上面……想要止血敷药……似乎要把匈罩……取下来。”

  望着这将仙子娇躯上露出半边雪白的山峰,擎天忽然冲着脸颊略微有些绯红的仙子,尴尬地苦笑道。

  听着擎天此话,仙子的身体明显的颤了一颤,深吸了一口气,竟然缓缓地闭上了美眸,修长的睫毛轻微的颤抖着,声音却是颇为平淡:“解开吧。”

  “好吧……”脸上表现出一幅正人君子的模样,心里擎天乐的都快跳起来了,“给美女宽衫解带喽……嘻嘻!”

  ……

  很快就敷好了药,美美的过来一把眼瘾后,在仙子沉睡之际,擎天闭目、抱守元一,开始修炼凝元体功法,控制腹田的那集聚不少的元气在身体里运转起来。

  这两日的历练,擎天明显的感觉自身元力不断强劲。

  现在要做的就是让这元气运转自如,不断滋生稳健、强劲的元力。元力就是战斗力,充足、强劲的元力是他战斗的保障。

  不知过了多久,擎天运功缓缓醒来。

  一睁开朦胧的双眼,他就看到一个妙曼无比的身影,正站在洞口处,背对着他向外眺望着什么。

  “你醒来了?”这时那曼妙的身影没有回头,但却轻声的问了他一句。

  “仙子,你也起来了,好多了吧!……。”擎天略带关心的语气说完这话,准备站起身来的时候,脸上突然变得难看之极 。

  他发现自己的身体,此时一动不能动,哇靠,这是怎么回事?擎天脸上直冒冷汗……。

  “不要乱动,你已经被我定身了。”

  这时,仙子回过头来了,秀丽之极的脸庞,眼中寒光微射,直入擎天心肺,让他感觉极其不自然。

  “我问你一句,你答一句,倘若有一句假话,你懂得!”

  这是嘛意思?擎天愕然了。这个妞子要干嘛,这仿佛是在准备拷问劳资啊?……

  “你到底是谁?”仙子冷冽的目光,看着擎天,想从他的神色中看出些许端倪。

  擎天眼睛疑惑的看着仙子,暗道仙子是不是重伤之后,脑子坏掉了,怎么连“恩人”都不记得了……“仙子,我是擎天呀,仙子你不记得了吗?……”

  “哼,我当然知道你叫擎天,但是你真的是甲修吗?”

  “怎么不是了?仙子一测便知啊。……”擎天一脸糊涂之色。

  “你现在是甲修不错,但你是否是在压制自己的修为?”一招削了仙侠初阶的厉金,让仙子不得不重新审视这小子的阶别。骑修?兵王?……

  “压制修为?”擎天闻言,笑了,“仙子真会开玩笑,你意思是我闲的蛋疼,屁颠屁颠跟在佣兵队伍后面和那些野兽戏耍来着?”

  擎天一句“蛋疼”,让仙子白皙的面容上飘起几朵红晕。

  “是男人你就承认,瞬削仙侠,你觉得你一个甲修能办得到?你自己不觉得你在说谎吗?”仙子自然不会被擎天反问所饶,反激擎天。

  靠!仙子这么一说,擎天心头这下终于敞亮了。

  原来自己情急之下碰巧削了仙侠厉金,让仙子起了怀疑之心,这才上演了这么一出“美女拷英雄”……。呵呵!擎天暗笑,这妞子,疑心病真重……

  “仙子,这叫人有失手,马有失蹄,要怨就怨厉金那烂逼太大意,而我太出其不意了。”擎天不恼,反而脸上露出笑荣。

  “但我明明发现,厉金在被你扬中之后,人呆神迷,似乎没有魂似得。”仙子皱着眉头问道。厉金是该死,但死在一个甲修的手里,实在难以让人置信。

  “那谁知道了,可能是他吓呆了吧!命该如此吧!”擎天自然也不知道其中的原由。他当时一心想救仙子,没想其他的。再说了这是他情急之下经常玩的把戏。

  “你真的没有骗我?”这小子的话虽有些粗俗,但似乎不像在说假话。

  “天打五雷轰!”擎天发誓。

  擎天发了毒誓,仙子怔了,暗自思忖礼品卡,皱着眉头,叹了一口气道:“但愿你说的都是真的,别怪我多疑,要怪就怪你那一招太匪夷所思了,无论谁见了。……”

  话毕,她将手一挥,擎天感觉春风拂面,就恢复了自由。站起身来,擎天舒展了一下手臂,笑嘻嘻对仙子道:

  “我真的没有骗仙子,我也不懂什么暗技,当时为了救仙子,情急之下就扬土了,我经常把这一招叫:扬土****,很管用的。仙子,踩那乌干的时候,你不是见我也扬土了,把那孙子吓的屁滚尿流吗……。”

  “扬土****?”褚柔仙子一脸黑线,在炼体界和修仙界,她似乎从没听说过有这么一门战技或灵技。再说,在犀牛谷口,她的确见这小子在情急之下扬土自保的情形……当时众人都以为这小子施的是暗技来着……现在看来,这小子是惯用这手法,……但是为什么厉金一接触到那土灰,目呆神迷了呢?仙侠阶别的修仙岂是一名小甲修能近身的?

  思来想去想不明白,轻摇头,仙子走出了山洞,擎天屁颠屁颠跟出来。

  站在洞口,仙子忽然犹豫了一下,俏脸微红,背着擎天,低声昵喏道: “你,是第一个……看过我身体的男子……而且你是故意看的……刚才就算对你的惩罚,你可有怨言?”

  擎天闻言,一脸坏笑,说出一句让仙子有点意外的话来。“仙子这么美,我好喜欢,只恨方才没有看够啊。”

  “你……”如此轻薄之语,仙子娇躯微颤,忽不动声色的说道:“你就不怕我杀了你吗?”

  擎天淡笑了一声,神色如常的道。“如果怕死,我就不救仙子了,得罪了恶龙城和灵隐门,仙子你说我以后还有好果子吃吗!为了仙子,上刀山下火海,我皱一下眉头,就不是男人。”说完这话,擎天直咂舌,哥哥的,劳资说的虽然未必是真心话,但是喜欢你是真心的,仙子,如此表白,你应该有所心动吧。

  “男人?”仙子暗笑,这小子毛还没长齐了,还男人?油嘴滑舌……,不过,这小子奋不顾身救她倒挺她令人感动的……在仙侠界这个薄情寡义的世界,有多少真心或者真情?……

  心里如此想,仙子嘴上却冷冷道:“这个人情我褚柔不会不还的。”

  “算了,反正仙子也救过我一次,我们就算扯平了。”起先要不是褚柔提醒,躲过巨狼狮的冲击,他说不准早就挂了。

  “得了便宜还卖乖?”褚柔冷哼了一声。

  “嘿嘿,仙子,我们不谈这个行吗?”擎天一副自来熟,走到褚柔仙子跟前,满脸殷勤之色。

  “你想怎样?”

  “嘿嘿,仙子的内伤我估计五六天才能复原,要不我们结伴同行,如何?”

  擎天的想法是,如果有这个仙侠级别的仙子做后盾,他历练起来就不用再担惊受怕乱窜,有危险的时候,仙子出手帮一把,他就能集中精力直接狂斩一千猛兽,顺利晋级战士,岂不妙哉!

  说实在的,十日内完成晋级,虽然他有信心,但是根本就没底。砀魔山麓,危险重重。这两日他已经深深的感受到刀口山舔血的艰辛了,尽管他的资质超群,但那又如何?

  擎天大大咧咧的表情,让褚柔一窒,这小子脸皮真不是一般的厚,不过总算还不讨厌,不然她早一巴掌就把他拍飞了。

  “我还有事,你自行历练去吧!”褚柔一口拒绝了擎天。

  “嘿嘿,别呀仙子!”擎天想死缠烂打。

  未料仙子冷冷的一句“住嘴。”让他不得不“住嘴”,彻底打消这个不切实际的念头。

  “那,天阴谷你了解吗。”没能留住仙子,擎天有些失望。他突然笑容满面的打听起“天阴谷”,他想仙子阅历丰富,知道的肯定比他多。

  “问这干嘛?”仙子依然面无表情。

  “听说天阴谷有一个‘藏石洞’,可以快速提升我们炼体士的修为。我想去……”擎天眨眨眼睛,道出这个褚萱儿告诉他快速提升体修功法的捷径之法。

  “你想要去‘藏石洞’?”褚柔脸上露出惊讶的表情,听出这小子所想。

  “不妥吗?”

  “那不是你该去的地方,进去的人没几个活着出来的。”褚柔仙子又冷冷道。

  “啊?”

  见擎天一副无知的样子,褚柔眉头一皱,暼了他一眼,见这厮脸上尽是黯然之色。不知为何,她忽然出奇的给他讲起了“藏石洞”的传说,把擎天听的一愣一愣的。

  半日后,在一座叫做石秀峰的山头上站着一对修士,俯望着远处大雾弥漫的峡谷口,神色飞扬。

  “仙子,藏石洞真的有那么可怕吗?”说话的正是擎天,凭着他的厚脸皮,大献殷勤,半日功夫,褚柔仙子竟然一扫昔日冷艳的表情,对他不似先前那般冰冷,而且破天荒亲自护送他到此。

  “告诉过你了,整个大泽十六国的兵王以下,包括兵王,能从藏石洞里走出来的,就那么几个人,你现在后悔还能来得及。”

  “有点恐怖了。”擎天心中虽然惊骇不已,脸上却显出不惧的样子。暗道:“不是还有人走出来……”

  “我在王城认识一个将军,介绍你去当差,凭你的资质,不出几年,绝对名镇王城。”这是褚柔仙子半日来第五次反对擎天闯“洞”,对擎天发出“建议”了。

  “仙子,我还是想闯一闯,非闯不可的。”

  坚毅的眼神下一丝黯然在眼角掠过,仙子褚柔自然不晓得,小擎天之所以这么做,完全是为了一个人。那个人在他的心中至关重要的。

  出于男人的尊严,擎天没把“石瑶儿”的遭遇告诉褚柔,更没有邀她去帮忙灭“老杂毛”,他知道只要他开口,褚柔肯定会帮他的。……。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