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狐狸吃大饼 - 睡前小故事 - 煮文岛 小狐狸吃大饼
(睡前小故事)
一只小狐狸跑到窗台上晒太阳。

阳光把窗台晒得暖烘烘的。小狐狸把蓬松的尾巴当作围脖儿,绕到脖子上,直立着身子,踏着碎步,在窗台上跑来跑去。小狐狸的额头上渗出了许多汗珠。

“真热!”小狐狸自言自语。它想把脖子上的尾巴拿开,可是尾巴黏在脖子上怎么也拿不开。小狐狸急得在窗台上团团转,大叫:“救命啊,尾巴勒死我了!”

一枚钉子看见了,连忙滚到小狐狸身边,抬起尖尖的、直挺挺的腿,碰了碰小狐狸,嚷道:“你不是只真狐狸,你身上黏糊糊的,好像是只糖狐狸。”

小狐狸并不否认:“我就是一只糖狐狸啊!”

“那你可不能晒太阳。瞧,你的身子都快融化了!你再晒下去,你的鼻子会晒塌,嘴巴会晒瘪,腿也会晒软,你就站不起来,你的尾巴会黏在身上的!”钉子抬起笔直的腿,猛地扎了一下小狐狸脖子上的尾巴尖,把尾巴尖钉在窗框上。钉子说:“我已经钉住你的尾巴了,你往右边翻两下身子,尾巴就理出来了。”

“多翻几下不行吗?”小狐狸问。

“翻两下正好,假如你翻了三下,你的尾巴就会变长。”钉子说。

“记住了!”小狐狸说。可是它刚一翻身,就把钉子的话忘得一干二净。它一下子翻了二十八下身子,然后“嗖”一声,从窗台上飞出去了,那个尾巴尖还钉在窗框上荡来荡去。小狐狸“哇”一声哭了起来,直立在原地的钉子也摇摇晃晃的,吓得站不稳。原来,小狐狸的身子不见了,全变成了尾巴。

钉子晃了晃扁扁的脑袋,马上想出了个好主意:“小狐狸,回过头,把尾巴一口一口地吃进肚子里。我叫你停你就停!”

“尾巴一定很难吃吧!”小狐狸不情愿地回过头。可是,还有什么法子呢?只有尾巴,没有身子,还像只狐狸吗?小狐狸舔了舔尾巴:“啧啧,原来我的尾巴这么甜啊!”小狐狸大口大口地吃起来,吃得吧唧吧唧响。钉子大叫起来:“停,停,不要吃了!”可是小狐狸没听见,谁知道它是真的没听见,还是因为尾巴很好吃,不愿意停下来呢!小狐狸一口气把尾巴吃了个精光,连钉子脚底下黏着的一點儿糖屑,小狐狸也吧唧吧唧地舔得干干净净。

哈哈,鼓鼓的肚子,圆圆的背,就像个圆滚滚的皮球!这哪里是狐狸?这么丑!小狐狸连忙滚到阴凉的地方,一屁股坐在小凳子上。

“我再也不愿意站起来了。”它愁眉苦脸地说。

可是,坐冷板凳多没劲啊!“呜呜……”这时候,厨房里传来一阵哭声。小狐狸站起来,沿着墙壁,轻手轻脚地走到厨房,细细一听,那哭声是从柴堆里传来的。

“是谁在这儿哭呢?我变得那么丑,还有谁比我更伤心?”小狐狸围着柴堆转了一圈,它看见两条竹片在打架,一条黄竹片“啪”一声把满身黑斑的竹片打成两截。

“你怎么这么凶呢?”小狐狸批评黄竹片。小狐狸又跑到黑斑竹片身边,摸了摸它的伤口问:“你痛吗?刚才是你在哭吧?”

黑斑竹片爱理不理地回答:“只有傻瓜才哭鼻子!我们都是柴火,等会儿就要被塞进大灶里烧了。趁现在还活着,我们要痛痛快快地玩。”

小狐狸钻进柴堆,看见一截松木在睡大觉,便摇醒它,问:“刚才是你在哭吗?”

松木挺着大肚子,揉着惺忪的眼睛说:“我睡都睡不够,哪还有时间哭?等会儿我就要被塞进大灶里烧了,趁现在还活着,我得舒舒服服地睡个痛快。”

这时候,传来了老竹根哽咽的声音:“是我,我在这儿哭呢!”

小狐狸爬到老竹根面前,问:“你为什么要哭呢?谁欺负你了?”

“请你把我带走吧!”老竹根说,“我不想被烧成灰,我还要长竹子呢!”

小狐狸在老竹根的头顶蹦了三下,过了一会儿,一列长长的老鼠队伍走进了柴堆。老鼠们蜂拥而至,把老竹根举到头顶,抬进了花园。

小狐狸在墙边挖了个深深的洞,把老竹根埋进去,还堆上了一层厚厚的土。

清晨,小狐狸爬到老竹根的头顶,吹了一声口哨,轻柔的春风便从山外飘过来,围着老竹根打转。

春雨也听到了小狐狸的口哨声,从老远的天边悄悄地落下来,滋润老竹根。看啊,地上裂开了一条缝,两根金色的竹笋钻了出来,张开两片嫩黄的叶子。两根竹笋沐浴在温暖的阳光下,身上布满了晶莹的露珠,折射出五颜六色的光。两根竹笋飞快地往上长,小狐狸帮它们脱下金黄的风衣,又鼓励它们换上翠绿的长衫。没多久,它们变成了竹子,直挺挺地立在花园墙边。

小狐狸抱着两根竹子,抬头看,吃惊地叫起来:“一个绯红的大饼正挂在竹梢上呢!竹子,快把大饼扔下来,让我尝尝。”

“这……不太好办。”年轻的竹子们摇摇头,“还是你自己爬上来取吧!”

小狐狸一口气爬到了竹梢,“嗖”一声钻进了云堆。

小狐狸把它那四条短短的腿抬得高高的,“啪啪啪”地向绯红的大饼追去,踢了大饼一脚。大饼不怕痛,没吭声。小狐狸又扑上去,把大饼抱在怀里。“啊,好烫!”这个大饼一定是刚从锅里逃出来的。小狐狸把大饼举在头顶,打算让风把它吹凉再吃掉它。小狐狸从竹梢走到大山边,走了大半天。它摸了摸大饼,咦,大饼怎么还是滚烫的?可小狐狸的腿酸了,肚子也饿了,它不管大饼烫不烫了,打算把大饼吃掉。

先吃哪儿呢?先吃大饼的小嘴巴吧!不行,吃了它的嘴巴,大饼还能讲话吗?吃它的鼻子吧。也不行,大饼没鼻子就闻不到味道了。吃它的眼睛更不行,没有眼睛就看不见东西了。那就吃它的耳朵好了,可是没有耳朵的大饼哪里还能听到声音?

“你究竟要吃我的哪一部分呢?”大饼嘿嘿地笑着,“恐怕你一时半会儿也拿不定主意。要不,你就住在天上想一想吧!”

“待在天上很寂寞,我没有事情做!”小狐狸挠了挠头。

“做个顽皮的神仙吧!”大饼说。

“顽皮的神仙都很丑吗?”小狐狸问。

“不,它姓糖,很甜。”大饼回答。

“大饼,你甜吗?”

“我不叫大饼,我姓红,叫红太阳,我很烫。”大饼笑了。

上一篇 返回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