抒情诗人黑不溜秋 - 睡前小故事 - 煮文岛 抒情诗人黑不溜秋
(睡前小故事)
黑熊妈妈刚生下小黑熊,小黑熊就哇哇大哭,哭了整整三天三夜。
黑熊妈妈被哭得心烦了,她照着小黑熊的屁股就是一巴掌:“小东西,哭什么?”
小黑熊不哭了,睁着亮品晶的大眼睛,不解地望着妈妈,他不知道妈妈为啥生气。
黑熊妈妈给儿子想了三十六个名字,还没决定用哪个呢,被小黑熊哭得全没了。
她干脆把小黑熊叫做“黑不溜秋”。
——黑不溜秋。妈妈喊他。
——啃嗬。小黑熊咧着嘴笑。
好。小黑熊高兴,高兴就是不反对,不反对就是同意,看来小黑熊挺喜欢这个名字。
——黑不涸秋,给妈打醋去。
——好咧。
黑不溜秋打回来的,可不是什么醋,而是和醋差不多一样颜色的酱油。黑熊妈妈哭笑不得。
——你打错了,你打的是酱油。
——没错,两个都一样嘛。
——醋是酸味儿,酱油是成味儿,味道不一样呢。

——你又没告诉我。黑不溜秋噘着嘴说。
——好啦,好啦,怪妈妈没告诉你。
黑不溜秋这才乐了。
——黑不溜秋,把院子扫一扫好吗?
——好咧。
他拿着大扫帚,东一把,西一把扫开了。
呸呸呸。小木捧儿、小石子儿满天飞,落在黑不溜秋的嘴里了。哎哟,尘土迷住他的眼睛了。他使劲儿揉眼睛。黑不溜秋满身是汗,可他心里挺高兴,他等妈妈表扬呢。
——妈妈,看我扫得怎么样?
——黑不溜秋,你倒是扫了没有?
——扫了半天,瞧我满头的汗。
——不错不错。
黑熊妈妈的气儿不打一处来。黑不溜秋把东边的叶子扫到西边,南边的尘土扫到北边,全部转了个儿,等于没扫。黑熊妈妈想批评儿子几句,但一看儿子累坏了,又不忍心。
黑不溜秋的七婶、八姑、九姨来走亲戚。她们摸着他的头说:“哟,这么高了,挺结实的。”
黑熊妈妈很高兴。她对儿子说:“黑不溜秋,去给我掰一些玉米回来,让你姑婶姨尝个新鲜。”
——好咧。黑不溜秋挎着篮子奔玉米地去了。他想:妈妈让多掰一些呢。他把篮子一扔,顺着玉米行儿叭叭叭掰过去,叭叭叭掰过来,几个来回,天快黑了。
黑不溜秋摇晃着脑袋:嗯,差不多了。
他回到家,发现亲戚全走了。
黑熊妈妈黑着脸,怒气冲冲地说:“黑不溜秋,你能干得了啥?你说给我听听,这些玉米呀,你一个人吃去吧。真不争气。”
黑熊妈妈的话,可伤了黑不溜秋的心。
他把门一关,低声哭了。
——黑不溜秋,你哭什么呢?
他觉得屁股底下一痒,钻出来一个小人儿。小人儿是一片梧桐叶,梧桐叶又像一只巴掌印儿。
——妈妈说我什么都干不了。
——黑不溜秋,你能干的事儿太多啦。你是一个抒情诗人。记住,诗能给你快乐,你能给别人快乐。
小人儿不见了,黑不溜秋摸了摸屁股,巴掌印儿还在。
黑不溜秋说:我是一个诗人,从明天开始,我要做诗了。阳光每天都是新的……

 

上一篇 返回 下一篇